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强势联手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三十四章:强势联手

“轰!” 一道刀光如同长虹掠过,狠狠砍向前方大门。刀光气势汹汹,速度极快。但是在临近大门的时候,刀光速度却越来越慢,如同陷入泥淖之中。空气中仿佛有无穷阻力,不停消磨着磅礴刀光。终于,在距离大门还不足一米的位置,这道刀光被消磨殆尽,消散于无形之中。 出刀之人身体仿佛受到重击,竟然往后倒飞出去。他狠狠砸在台阶上,张口吐出一口鲜血。 “废物!” 龟田一和冰冷的目光从这名忍者身上扫过。而后,他向对面几人赔笑道:“诸位,这凌霄宝殿的阵法太过于强大。看样子我是无可奈何了。不知道诸位还没有其他办法?” 在龟田一和的左右,各自站着一拨人。加上龟田一和代表的倭国忍者,一共有三波人围在凌霄宝殿门口。这三波人各自守住一个方位,均是满脸警惕看着其他两方势力。 龟田一和继续呵呵笑道:“大家来港城遗迹,为的都是凌霄宝殿的宝物。这里的阵法太强,看来咱们都无法单独破开阵法。既然这样,咱们三方合作如何?大家一起联手破开阵法,里面的宝物咱们三家平分。要不然等其他势力赶来这里,咱们能分到的可就更少了。” 一个皮肤黝黑,拄着拐杖的干瘦老人阴阳怪气说道:“跟你们倭国忍者合作?就连我们婆罗沙的三岁小孩都知道,倭国忍者的承诺就跟放屁一样不可信。” 龟田一和闻言皱起眉头,用狐疑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号称是婆罗沙太上长老的颂帕善的老人。不知为何,这个老人一开始就对倭国忍者表现出了巨大的敌意。此前刚刚见面的时候,颂帕善甚至悍然出手,用蛊虫将一名宗师忍者化成了尸水。 龟田一和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颂帕善说道:“颂帕善大师,你这话恐怕有失偏颇。我敬你是婆罗沙的太上长老,所以对你百般忍让。如果长老再咄咄逼人,可就别怪我们倭国忍者不客气了。” 他话音落下,身后几名倭国忍者腰间的武士刀悍然出鞘。一片森然的刀光纵横交错,杀意凛然。 颂帕善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不用忍让,尽管出手。我正好可以替查猜和黑齿大人报仇!” 颂帕善吹起口哨。四周突然响起了窸窸窣窣的声音,就仿佛有雨点落在屋顶上。 空气很快传来一股腥臭味。 “两位请息怒!” 上官文山突然往前一步,对两人拱手笑道。他先转向龟田一和,满脸赔笑道:“龟田君,你千万息怒。别忘了咱们这次来港城遗迹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龟田一和仿佛想到了这一点,顿时露出释然神情。他向上官文山拱拱手,笑道:“多谢提醒。” “颂帕善大师,请你也千万三思。这里是港城遗迹,多消耗一丝力量,自己的胜算就会少一分。我想这也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颂帕善冷哼一声:“我更想看到倭国忍者去死!” “铿锵!” 原本已经入鞘的武士刀,此时又被拔了出来,泛出森然寒意。 龟田一和皱起眉头,冷冰冰说道:“颂帕善大师,我们并未得罪你吧?你何苦对我们穷追不舍,咄咄逼人?” 颂帕善手中的龙头拐杖狠狠杵在地上,质问道:“我问你,欧阳凯是不是你们倭国忍者?” 龟田一和点点头:“没错。欧阳凯是我们的上忍。但是他已经被贼人害了。” 颂帕善冷哼一声:“我只恨他死得太早。要不然我们婆罗沙必定会抓到他,令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会让他知道,杀害我们婆罗沙门人的下场究竟是什么!” “他杀了你们婆罗沙的人?” 饶是龟田一和的脑子,短时间内也没有恢复。他想了想,对身后一名手下问道:“欧阳凯杀过婆罗沙的人?” 这名手下也有些疑惑,不解道:“应该不会啊。他是跟我们一起来到港城的,期间并没有单独出去过。如果他杀了人,我们肯定会知道的。” “哼!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他杀了我们婆罗沙门主的义子查猜!这是对我们婆罗沙的侮辱!” 龟田一和的脸色也有些难看。他略一沉吟,沉声说道:“欧阳凯已经死了,现在死无对证。再说了一命换一命,事情也算是了结了。颂帕善大师,你们可不要太过分。” “过分又如何!” 颂帕善的拐杖中,竟然钻出了一个蛇头。这条毒蛇从拐杖中爬出来,盘踞在颂帕善的肩膀上。 两边气氛瞬间变得紧张起来,几乎一触即发。 “我有一个提议。大家先将各自的恩怨放一放,出去再解决如何?” 突然,一个温润的声音响了起来。他看起来年纪不大,不过三十来岁而已。说话的时候不急不缓,听在耳中十分舒服。更让众人惊讶的是,身为港城洪门门主的上官文山居然站在他的身后,不敢有所逾越。 颂帕善冷哼一声:“你说放下就放下?我们婆罗沙凭什么听你的?” “就凭我手中这把刀。” 破军声音落下,手中长刀竟然发出一声龙吟。高亢的声音在众人耳边缭绕,竟然让众人体内气血翻涌,几乎要控制不住。 颂帕善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好强!” 破军继续淡淡说道:“如果有谁不同意,我不介意两方联手先灭了他。港城遗迹是大事,我不想有任何差池。” 龟田一和干笑两声:“破军先生说了算。” 颂帕善也只能冷哼一声:“我也没意见。” “很好。” 破军这才满意点点头。他往前一步,走到凌霄宝殿门口。他伸手向大门摸去,但是空气中却仿佛有一道无形的阻力,令他的手根本无法前进一寸。 凌霄宝殿中的大阵似乎感受到了危险,骤然运转起来。阵法中有光芒流动,化作一道道剑光刺向破军的手臂。 “哼!” 破军发出一声冷哼,右手赫然握住了一道剑光。与此同时,他猛地收回了手臂,将那道剑光狠狠扔在地上。 这赫然是一柄锋利的匕首! 破军缓缓说道:“诸位看到了吧。这座阵法中的每一道光芒都是一件宝贝。至于能拿到多少,就看大家各自的本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