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铁甲卫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二十七章:铁甲卫

前方是一个小洞穴。面积很小,不过一个房间大小。洞穴中阴寒潮湿,而且还有一股腐烂的臭味。在洞穴最中间,赫然放着一枚巨大的白色蛇蛋。周围随意丢弃着很多老鼠尸体,看样子是被吃剩下的。 有些老鼠尸体被咬掉一半。内脏从尸体中流出,很是恶心。 “呕。” 柳青扶着林大宝的肩膀干呕起来。片刻后她脸色恢复了一些,对林大宝沉声说道:“这是那条大蛇?” 林大宝脸色凝重点点头:“看来这条大蛇比我们想象中的还要厉害一些。寻常毒蛇只需要蜕皮就能完成进化,但是它还需要从蛇蛋中重新孵化。这就意味着它进化的难度更高,但进化之后的实力也更强。” “而且由于它是在遗迹中进化的。天时地利,恐怕实力会更上一层楼。” 柳青的神情也变得更加严肃。她想了想,往后退了几步,沉声说道:“你让开。我用箭将这枚蛇蛋毁掉。” “好。” 林大宝闪到一旁,望着柳青。柳青取出那把长弓,左手扣在弓弦上,拉弓如满月。一道道灵气呼啸而至,在她手指上汇聚成一支小小的羽箭。羽箭上光芒缭绕,看起来很是不凡。 太叔常的声音在林大宝神识中响起:“我说怎么觉得这把弓箭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当年铁甲卫的制式装备。” 林大宝心神一动,问道:“什么是铁甲卫?很厉害吗?” “呵呵,是当年最常见的一个兵种,同时也是级别最低的兵种。不过在灵气浓郁的年代,每一名铁甲都至少要道境以上修为……” 太叔常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林大宝打断。他惊呼道:“什么!道境高手只能充当最低级的兵种?” 道境修为,在现在已经是绝对高手。至少明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强如昆仑小队,目前也就只有林大宝一名道境而已。此前赵燕关是天赋最强的人,但是也没能突破到道境。 至于苏梅,则不在衡量范围内。她的实力太过于神秘,连林大宝都没能搞清楚。就算是苏梅现在突然出现在遗迹中,然后徒手把遗迹拆掉,林大宝都不会感到意外。 “少见多怪!” 见到林大宝惊讶的模样,太叔常心中很是得意。他老气横秋说道:“现在灵气匮乏,所以你们才觉得道境修为是高手。但是几千年钱,道境修为只不过是堪堪踏入修行门槛而已。铁甲卫的参军门槛是道境修为,当年这可是巫皇大人亲自定下的规矩。” 林大宝微微皱眉:“才踏入修行门槛就去参军,那岂不是很危险?这么多的道境,最后都成了炮灰吗?说到底,最后死的都是穷人。看来这位巫皇大人也是一位冷血霸道君主。” 听到林大宝的话,太叔常的语气马上变得凝重起来。他沉声说道:“你错了,这恰恰是巫皇大人为了替穷人谋生路,才制定出的政策。很多穷人就是依靠祖巫草突破到道境,然后去参加铁甲卫赚取军功,最后出人头地的。这是穷人改变命运唯一的方法。” “而且巫皇大人还下令,每一名铁甲卫都会配一把长弓、一把长矛、一副盾牌。只要能好好修炼,利用这些武器,是有很大机会在战场上保住性命的。” “原来如此。” 林大宝微微点头,这才明白当年巫皇的良苦用心。他想了想,又追问道:“既然最低等的铁甲卫都配这么好的武器?那精锐部队岂不是更加厉害?” 太叔常傲然道:“那是自然的。铁甲卫之上就是银甲卫,而后是金甲卫。再往上便是羽林卫、亲卫和御卫。每一个层次对应的武器都不一样。御卫的武器都是由炼器大师根据他们的功法和能力,亲手炼制的。就算是在以前,御卫装备那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 “明白了。” 林大宝再度将视线转移到柳青手中的长弓上。长弓上的法宝已经蓄势待发,光箭上传来的威压也越来越大。终于,柳青松开手指,光箭瞬间射出。 “咻!” 洞穴中的黑暗仿佛被劈开,裂成了两半。白色的光箭拖曳出一道弧线,射向洞穴中那枚巨大蛇蛋。 “砰!” 光箭准确射在蛇蛋上。但是预想中蛇蛋裂开的场景并没有出现。光箭在碰到蛋壳之后马上如星光绽放,四分五裂。 蛇蛋上甚至连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 “这……” 柳青见到这一幕也是微微皱眉。她再度扣住弓弦,一箭射出。光箭准确射在蛋壳同样的位置,然后同样湮灭于黑暗之中。 柳青脸色更加难看。她扭头望向林大宝,迟疑道:“蛋壳太坚固了,我的光箭对它无效。” 林大宝怂恿道:“再射几箭试试。万一能积少成多呢?” “不可能的。光箭根本连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话虽如此,柳青还是再度拉开弓弦。一连五支光线首尾相衔,射在蛋壳同样的位置。这些光箭气势汹汹,威压极大。别说是这枚蛋壳,恐怕连刚刚的南天门都能射出一个窟窿。 蛋壳完好无损。 柳青体内灵气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她摆摆手,疲惫道:“不行了。光箭对它真的毫无用处。林大宝,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你退后一些。” 林大宝向柳青打了个手势。而后他手持青虹剑,小心翼翼走到洞穴之中。他打量了一番蛇蛋,双手持剑举过头顶。他体内巫皇真气疯狂涌动起来,在体内流转一周后,汇聚到林大宝双手之上。青虹剑剑气吞吐,拉出一道剑芒。 柳青见状,忍不住上前劝说道:“连我的弓都无法破开蛋壳防御,你这把剑肯定也是不可以的。咱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不要浪费灵气了。” 林大宝朝她笑笑,摇头。 “破!” 虽然林大宝一声怒吼,青虹剑对准蛋壳狠狠斩下。剑芒瞬间拉长,狠狠斩在蛋壳之上。只听得“咔嚓”一声,蛋壳上出现一道裂缝,而后裂成两半。 一阵阴鸷的声音从蛋壳中传来:“桀桀桀……果然是你们两个。接下来我看你们往哪里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