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两不相欠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二十二章:两不相欠

长矛刺破黑暗,朝龟田一和的后心狠狠刺去。龟田一和早已注意到这边,当下也是怒吼一声,转身接过长矛。 他右手刚刚触碰到长矛,脸上顿时露出震惊神情。长矛传来的力量汹涌而至,几乎将他手臂力量摧枯拉朽般摧毁。龟田一和顿时怒吼一声,身体骤然发力。饶是这样,他身体还是不自觉后退两步,从台阶上踉跄跌下。 “咔嚓。” 长矛余威不减,刺入地面。长矛尾端不停颤动,方才将所有力道卸除。 “好强的力量!” 龟田一和右手一阵发麻,虎口处更是隐隐作痛。他甩了甩手,警惕转身望着不远处这具金色傀儡。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具傀儡的实力很强,已经远远超过他之前遇到的几名金色盔甲。 林大宝缓缓往前走去。他身上的盔甲互相摩擦,发出刺耳的声音。在空旷的天王殿中,这一阵阵刺耳的声音更是无比骇人,如同屠夫的磨刀声。 而他们,就是屠夫砧板上的人他宰割的肥肉。 气氛愈加紧张,仿佛空气中都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寒冰。 “八格牙路。” 一名倭国忍者终于忍受不住这种压抑的氛围,猛地出刀向林大宝林大宝冲去。他虽然是半步宗师修为,但是身法却极为诡异。他身体隐入黑暗之中,只能隐约见到一缕黑影。如果不仔细感知,恐怕连宗师高手都会吃一个闷亏。 “嗡!” 一柄武士刀发出颤鸣,突然出现在林大宝的身侧。武士刀泛起寒光,角度刁钻刺向林大宝的后心。刀锋狠狠刺在盔甲上,竟然无法前进分毫。 “咔嚓。” 一阵火光冒起,紧接着武士刀竟然断成两截。与此同时,一根长矛从这名倭国忍者胸口穿过,将他钉死在地上。 “这……” 龟田一和等人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具金色傀儡。刚刚那名半步宗师致命一击,居然丝毫没有在盔甲上留下任何痕迹。很显然,这具盔甲的防御力大大超过了他们想象。 龟田一和率先反应过来。他怒吼一声,道:“分散开!他的长矛有限,不可能无限投掷。等他长矛用完,我们再一起围攻!” 龟田一和的声音还没有落下,又有两根长矛如同闪电般刺出,将龟田一和身旁两名宗师胸口穿透。 两人甚至都来不及发出惨叫,就已经栽倒在地上。 “想消耗我的长矛?” 金色盔甲中,林大宝露出一丝得意笑容。刚刚进入遗迹的时候,他就将密道中几十名傀儡手中的长枪搜刮一空。此时他手里的存货丰富的很。就算是这些倭国忍者数量再增加一倍都没有问题。 他右手一翻,又有两根长矛出现在手中。 龟田一和的额头上冒出细汗。从他得到的情报来看,这些金甲傀儡的战斗力应该在两阶道境左右。以自己的实力,完全可以轻松应对。就算是宗师境界高手,凭借着丰富的战斗意识,也未必不能战胜这些傀儡。可不知为何,眼下这名金甲傀儡却强得实在是有些离谱。 而且龟田一和总觉得对方身上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气息。 “不要靠近他!” 一名倭国忍者身法诡异,已经来到了林大宝身后。他双手一扬,两柄匕首向林大宝的眼睛刺去。没想到这具盔甲的面甲也有阵法维持,将匕首弹开。 “小心!” 龟田一和怒吼一声,急急提醒道。但是已经晚了,两根长矛已经出现在他胸口,将他钉死在地上。 林大宝举起长矛,尸体重重摔向远方。 “八格牙路!” 龟田一和的眼睛中在冒火,但是是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手下被刺死。 “为什么他的长矛会用不完!” 龟田一和眼睛死死盯着林大宝,心里无限憋屈。明明己方的人多,但是却对他毫无办法。远攻?对方的长矛又快又狠,简直就是杀人利器。近战?就连龟田一和自己都没有绝对把握可以破开这具金色盔甲的防御力。 短短几分钟时间,就有六名倭国忍者被钉死在地上。龟田一和带来的手下总共就这么多。几乎一下子就死了一大半。 “龟田君,我们怎么办?” 一名手下来到龟田一和身旁,急急问道:“它太强了。而且可能还有其他傀儡正在赶来。” “对!还有几名金甲傀儡!” 龟田一和脑袋一片空白。他摆摆手,说道:“先撤退!” “需不需让川木优子小姐……” 龟田一和狠狠瞪了对方一眼,骂道:“还没有到时候!现在还不能暴露优子的底牌!” “是!” 对方重重点头。而后,他挥手喊道:“撤退!” 幸存的几名倭国忍者纷纷松了一口气,飞快转身离开。龟田一和也是深深瞪了林大宝一眼,加速消失在黑暗之中。 “上校,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库季诺夫身后,一名三十多岁的男子沉声问道。此前他狂化成了一头白熊,实力也极强。 库季诺夫满脸疑惑,望着不远处那名金色傀儡。从他出手到倭国忍者退走,确实才过去短短几分钟而已。可偏偏正是这几分钟,让库季诺夫心境起起伏伏,简直像是过山车一样。 “它为什么不杀我们?难道是因为他也太仇恨倭国忍者了?” 一名手下满脸狐疑,喃喃自语道。眼下这名金色傀儡看起来已经不再进攻,而是开始清扫战场。他将那些长矛从尸体上拔出来,略一整理之后就塞了玉扳指中。好不容易变得空旷一些的玉扳指空间,此时又变得十分拥挤。 “我们也走。” 库季诺夫沉吟再三,终于沉声开口说道。就连实力高于他们的倭国忍者都撤退了。而以库季诺夫等人的实力,显然不足以跟这位傀儡抗衡。 更不要说这具傀儡身后可能还有将近十具傀儡。如果它们都赶过来的话,恐怕把整座遗迹拆了都不是难事。 手下依旧有些犹豫:“那这天王殿里的东西。” “呵呵,你要钱还是要命?” 库季诺夫想了想,突然掏出那枚珠子扔给林大宝:“大家两不相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