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二十章:困兽之斗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二十章:困兽之斗

按照太叔常的说法,西方世界普遍流传的“狂化”,是最为低级的法术。这种方法虽然可以快速提升实力,但是对身体的伤害很大。 如果是身体素质不好的人,甚至会被这种狂化反噬,一名呜呼。 林大宝略一沉吟,喃喃道:“怪不得狂化方法只在西方世界流行。西方人的身体素质都很强,能够承受得住狂化之后的后遗症。” 他望向库季诺夫,心中隐隐有些担忧。如果太叔常说的是真的,就意味着库季诺夫身体恐怕早已埋下了隐患。只不过因为库季诺夫身体素质太过于逆天,所以暂时还没有显化出来。 “吼!” 库季诺夫狂化而成的黑熊体型巨大,直起身子甚至有两人高。他一掌拍飞身旁一名宗师忍者,猛地向龟田一和冲去。 两名倭国忍者高高跃起,手中武士刀斩向库季诺夫身体。没想到库季诺夫不躲不避,任由武士刀砍在身上。他身上的黑熊毛发层层叠叠,几乎如同盔甲一般牢固。武士刀砍在上面,居然只能留下几道印痕。 “咔嚓。” 两柄武士刀反而应声折断。 “这……” 两名倭国忍者互相看了一眼,连忙往后退开。一头白狼从旁边冲上来,将两人扑倒在地。 库季诺夫仰头怒吼,两只前爪在胸口拍打。黑熊的脸上竟然露出人类般的讥讽笑容,然后缓缓朝龟田一和爬去。 林大宝微微皱起眉头。龟田一和是道境高手,这一点已经不容置疑。而库季诺夫只不过是宗师境界,在狂化之后才堪堪触及道境门槛。两人一对一战斗,库季诺夫恐怕凶多吉少。 就算是库季诺夫身体逆天,胜负也最多不过是五五开。 而真正让林大宝担心的是倭国第二名道境忍者。此前昆仑小队曾经给他发过情报,提及倭国第二名道境是女忍者。她迟迟没有露面,恐怕是在准备最后的杀招。 眨眼间,库季诺夫已经来到了龟田一和面前。他四肢着地,身体猛地加速往前冲去。整具身体犹如一架巨型坦克,朝龟田一和狠狠撞去。 龟田一和年逾五十,身体瘦巴巴地看起来弱不禁风。在库季诺夫面前简直如同手无缚鸡之力的孩子。 他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身体往后退了一步。他甚至没有拔刀,只是一记手刀往前推出。 众人眼中瞬间出现了五六个龟田一和的身影。这些身影或是高高跃起,或是单腿横扫,或是横刀立马,又或是双拳齐出! 五六个人影各自施展不同的招式,同时攻向库季诺夫。 这几道身影极为诡异,几乎无法捉摸行踪。不过短短数秒时间,库季诺夫身体就被数次击中。这股力量直接贯穿他的身体,冲击体内五脏六腑。 “轰!” 库季诺夫的身体骤然停在原地,竟然无法再前进一步。这几道身影逐渐融合,化成龟田一和的形象。他挡在库季诺夫身前,双手抵住了库季诺夫的两只熊掌。 “砰!” 龟田一和身体微沉,竟然将库季诺夫举了起来,狠狠砸向地面。巨大的撞击力砸在地上,使地面都抖了一抖。库季诺夫马上从地上一跃而起,身体摇晃了一下,方才堪堪稳住。 “吼!” 库季诺夫发出一声怒吼。他显然也没想到龟田一和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会如此之强。恍惚间,龟田一和的身影再度消失。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一头狂化以后的白狼面前,一记手刀狠狠斩下。 “嘤!” 白狼砸向地面。它身体激烈抖动了一下,恢复成一名身材火辣的俄国少女模样。马上有倭国忍者持刀而至,冰冷的锋刃对准她的胸口狠狠刺下。 “砰!” 一块巨石飞来,将这名忍者砸飞。库季诺夫再度奔袭过来,将几名手下护在身后。 库季诺夫是宗师境界高手,狂化之后几乎已经达到道境门槛。可饶是这样,他依然不是龟田一和的对手。其他人如果再被龟田一和偷袭,几乎只有死路一条。 “呵呵。” 龟田一和阴鸷的笑声传来。空气中再度出现数个龟田一和的身影,将库季诺夫包围起来。他缓缓前行,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天照大神曾经说过,狂化只不过是最低端的修炼手法而已。只有你们这些最原始的人种,才会将狂化当成是毕生修炼的方向。” 太叔常的声音在林大宝识海中响起:“这位天照大神是谁?他想得倒是挺明白的。” 林大宝摇摇头说道:“不知道。我只知道这位天照大神是倭国忍者的祖师爷。至于他到底是什么来头,我也不太清楚。” “祖师爷?呵呵,你说他会不会也是一名像我一样的老不死?” 林大宝闻言,脑海中顿时“嗡”得一声,瞬间一片空白。正所谓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太叔常刚刚的话虽然是在开玩笑,但细想之下还是很有道理。 “杀!” 库季诺夫的怒吼声再度传来。他的瞳孔已经转化成诡异的血红色,看起来十分嗜血恐怖。而且他的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两根锋利的长矛,挥舞着砸向倭国忍者。 “砰!” 一名倭国忍者被长矛砸到腰部位置,瞬间变成一团血雾。 “困兽之斗!” 龟田一和冷哼一声,身体再度往前走出几步。几道人影从其他方向,狠狠向库季诺夫攻去。此时他们手中赫然已经握起了兵器,寒光四射十分骇人。 “嗡……” 一柄武士刀刺穿库季诺夫坚硬的皮肤,刺入他的皮肉之中。没想到库季诺夫的坚硬无比,竟然生生将这柄武士刀折断。 鲜血从伤口中飙射出来,瞬间就伤口周围的黑色皮毛染红。库季诺夫吃痛怒吼,就连整座天王殿都微微抖动。 “呵呵,去死吧。” 龟田一和终于拔刀。一道白色刀光从库季诺夫眼前闪过,让他忍不住闭了一下眼睛。等他再度睁开眼的时候,四把明晃晃的武士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