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狂化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六百一十九章:狂化

林大宝也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在这里碰到龟田一和和库季诺夫。 照理说,他们也应该是从南天门过来的。南天门可以直通凌霄殿,到达遗迹核心区域。但是他们居然也放弃了这条路,而是选择从其他路径迂回。 此时龟田一和带人将库季诺夫等人围在中间。双方均是面色不善,看架势随时都要打起来。 林大宝小声询问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太叔常声音在林大宝神识中响起:“这里是天王殿。天宫有四大天王,分别管理四大天门。” “没想到他们运气不错,居然能找到这种地方来。不过天王殿可不是谁都能进的地方。四大天王殿中危机重重,向来都是遗迹最危险的地方之一。” 说话间,台阶最上面的王座突然震动了一下。王座之上一颗龙珠微微震荡,发出一道波纹。这道波纹以龙珠为圆心,如同水波往四周激荡。库季诺夫等人大惊,连忙顺势趴在地上。 “啊!” 一名倭国忍者躲避不及,被这道波纹拦腰斩断成两截。伤口断裂处变得一片焦黑,而后更是无风自燃。白色的火焰从伤口蔓延,瞬间就将尸体烧成了灰烬。 林大宝从地上捡起一柄长枪杵在地上。那道波纹荡过,轻易将长枪斩成两截。 “好强!” 林大宝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道波纹太过于逆天,恐怕连他身上的金色盔甲也抵挡不住。 “吼!” 突然,台阶上的库季诺夫猛地往前扑去。他的身体看起来十分臃肿强壮,但是速度却极快。两名倭国忍者触不及防,如同断线风筝一样被撞飞。两人在空中连忙抽刀,但是却被库季诺夫生生折断。 “砰!” 两人重重摔在地上。地上阵法被激发,无数锋利的长矛从地面射出,将两人身体刺了个通透。鲜血流下,竟然很快被地面吸收,几乎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八格!” 龟田一和身后一名忍者怒吼一声,“哐当”拔出武士刀。龟田一和摆摆手,让手下退到一旁。而他则是阴鸷大笑起来:“库季诺夫上校,你现在气消了吗?如果还不解气,我可以再送你两名名手玩玩。” 说着,龟田一和挥手招来两名手下。两名忍者抛下刀,来到库季诺夫面前。两人屈膝跪下,俯下身子引颈受戮。 “你!” 库季诺夫看了一眼龟田一和,讥讽道:“你们倭国忍者都是脑子有问题的神经病。” 龟田一和摆摆手,两人马上起身推开。他再度大笑起来:“我们从来不认为自己是神经病。我们是为了民族荣誉而战。就算是奉献出我们的生命又如何?我们会回归天照大神的怀抱,我们会在荣耀中永生。” “神经病。” 库季诺夫打开一个酒壶,仰头喝了两口。烈酒下肚,库季诺夫情绪仿佛又亢奋了一些。他嘶吼一声,如同野兽在山林间吼叫:“赶紧给我滚开!要不然我会把你们一个一个撕成碎片!” “让我们走当然可以。只要库季诺夫上校把你刚刚得到的东西给我,我保证马上转身离开。” 龟田一和脸上依旧挂着诚恳的笑容。他不紧不慢说道:“库季诺夫上校,我们现在还没有抵达遗迹中心。如果你现在就被我们清理出遗迹,我想这会是一件非常遗憾的事情对不对?” “你若将东西给我,就可以保留实力进入遗迹深处。而且我可以像你保证,到时候会将遗迹中收获分你一成。” “你想要这个?” 库季诺夫从口袋中取出一颗珠子,冷哼一声说道:“就凭你们这群倭国爬虫,也配从我手中抢东西?东西就在我口袋中,我看你们谁敢上来。” “吼!” 库季诺夫身后几名同伴也是发出怒吼声。数道声音混杂在一起,简直就是震耳欲聋。就连墙壁上都窸窸窣窣落下不少灰尘。 龟田一和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但依旧不急不慢说道:“这么说,我们是没得谈了?” “呵呵,谈判是需要双方地位平等的。你们这群倭国爬虫,有什么资格跟我们西伯利亚白熊谈判?你们这些倭国爬虫的话,我连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相信!” “呵呵,竟然不肯谈,那就最好了。看来我只有杀光你们,然后把这枚龙珠抢过来了。” 龟田一和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他扭头望向身后众人,打了一个手势。所有人会意,马上四下散开,拔出锋利的武士刀。这里足足有十多名倭国忍者,而且全部都是半步宗师之上。就连宗师境界高手,也有不下五人。 林大宝心中惊讶。当初狙杀荒木真司的时候,他一剑斩杀了不少倭国宗师。没想到现在居然又冒出了这么多倭国忍者。看来倭国跟华夏国类似,近半年来武道高手增加不少。 十多名倭国忍者分散开,而后再度拔刀冲了上去。十多人同时高高跃起,手中刀光如同白练斩下。 “吼!” 库季诺夫等人纷纷发出怒吼。库季诺夫身上衣服裂开,身体竟然迅速变大。他皮肤上开始长出黑色皮毛,脸部也诡异地扭曲变化。短短几秒钟时间,库季诺夫竟然变成了一头身体强壮的黑熊,猛地往前扑去。 他身后几人也纷纷怒吼变身。 “狂化了?” 林大宝曾经听理查德提过狂化这件事情。西方人修炼体系与东方完全不同。他们需要激发体内的血脉,进而让这种血脉进化,改造身体。在战斗的时候,他们可以通过这种方法实现狂化,将战斗力提升到最高。 “哼!蛮荒之地!” 太叔常的声音在林大宝识海中响起:“想不到现在还有人使用这种低劣的修炼方法。蛮夷之地,就连道法都没有进步过。” 林大宝微微好奇:“你也知道狂化?” “哼!数千年前,这种方法被我们称为兽化。我们让那些蛮荒之地的奴隶、死囚修炼这种方法,以便提升他们的力量,可以让他们好好充当劳力。这种方法太过于粗糙,会造成身体不可逆的破坏。没想到时至今日,居然还有人用这种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