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古代隐秘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九十六章:古代隐秘

林大宝脸上挂着憨厚的笑容,如同人畜无伤的纯良老农。这名金甲傀儡很快也放松下来,对林大宝点头说道:“可以的。你想让我答应你什么事情?” 林大宝笑道:“港城遗迹太危险了。我得借你身上这套盔甲用用。你放心,用完了我肯定还给你。” 林大宝是五阶道境修为,居然都无法在破开这件盔甲的防御。后来他从六合阵法中感悟到这些傀儡控制力量的方法,将力量集中于一点之后,才勉强在盔甲上破开一丝裂缝。这种恐怖的防御力,可以说堪称无敌。 世间道境高手总共才有几个?要是穿上这身盔甲出去,那岂不是可以横行无阻了?管他什么破军、松本天纲,统统滚到一边。 这名金甲傀儡显然没有想到林大宝居然会提出这种要求。他毫不犹豫拒绝,道:“想都别想。” “不行就算了。” 林大宝“呵呵”干笑了两声,说道:“我打死你,照样可以把你这身盔甲抢过来。” 这名金甲傀儡也是火爆脾气,马上怒喝道:“你不要欺人太甚,某非真的当我怕你?就算你是道境修为又如何,大不了拼一个鱼死网破。” 他身上盔甲“哗啦啦”响了起来,仿佛是在响应他的话。甬道中顿时涌起了阵阵狂风,一片肃杀。 “鱼死网破?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林大宝见状发出一声冷笑。他手中青虹剑发出剑芒,聚于一点。剑气凝而不散,在青虹剑上汇聚出一道星光。这道星光看似十分柔和,甚至还非常漂亮。在这点星芒背后隐藏的威力,却让人不由得心生忌惮。 金甲傀儡的心底顿时“咯噔”一声。此前林大宝就是靠这一招,才勉强破开盔甲的防御。现在自己在他手中,根本就任由他摆布。如果他不停用这一招的话,还真有可能将自己抹杀在盔甲中。 他连忙抛掉手中长剑,对林大宝连声说道:“这位兄弟,我并不是不愿意把盔甲给你。但是我确实是有苦衷的,希望你可以理解。” 林大宝散去剑芒,淡淡道:“什么苦衷?” “这套盔甲是维持我生命的装置。如果离开这套盔甲,我的意识马上就会溃散消失。到了那时候,我就真的死了。” 金甲傀儡声音中满是哀伤,对林大宝苦涩说道。林大宝听他声音不似作伪,已经信了大半。他皱眉问道:“生命装置?到底是什么情况?” “呵呵,我们兄弟八人原本都是死囚。由于实力低微,所以被罚到这里修建灵地……” 金甲傀儡刚刚开口,就被林大宝打断了。他冷哼一声,说道:“编故事也要编得像一点!要是我猜的没错,你应该是三阶道境的修为。这也好意思说实力低微,被罚做苦工?” 金甲傀儡深深看了林大宝一眼,道:“三阶道境算个屁啊?就算是九阶道境,给人提鞋恐怕都没有资格。在我那个年代,只要稍有资质,十多岁的小孩都能突破道境。” “十多岁的小孩都可以突破道境?” 林大宝一愣,连忙问道:“那宗师高手呢?” 对方不解:“什么叫宗师?” “就是道境前面那个境界。” “你说的是炼体?” 金甲傀儡这才反应过来。他回想了一下,说道:“在我们那里,道境才是第一个境界。道境之前,只算是炼体而已,用来巩固体魄。不过很多大户人家的小孩出生就是炼体境界。三岁以后,几乎都可以到达道境。只有达到道境,才勉强具备了修炼的资格。” 林大宝身体踉跄了一下,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在现代社会中,宗师已经是了不得的高手。宗师如龙,这几乎是所有人普通人对宗师的看法。但是按照这名金甲傀儡的说法,所谓宗师境界,只不过跟刚出生的小孩差不多? 很多人苦心钻研武道,一生庶愿就是想要突破到宗师境界。但是没想到这只不过是别人刚出生婴儿的水准? 林大宝丝毫不怀疑对方这话的真实性。当初他修炼巫皇传承,早宗师境界之下,那尊小塔根本就没有现身。而等林大宝突破宗师境界,望到道境门槛的时候,那尊小人才现身指点。此前林大宝一直不明白是为什么。直到现在林大宝才终于弄明白,这分明就是因为宗师境界太过于低下,根本不值得指点。只有达到道境,才算是勉强入门。 饶是林大宝都露出心灰意冷的神情,道心几近失守。 对方注意到林大宝的变化,也是关切问道:“你没事吧?” 林大宝强打精神,苦涩道:“没事。我再多问一句。既然道境只是刚刚入门,那你们那里的强者是什么境界?有多强?” 对方想了想,回答道:“到底有多强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他们被称为王境。在往上,似乎还有皇境和帝境。我们那时候有很多皇,比如说青皇、幽皇……” “还有巫皇?” “你也知道巫皇?” 对方惊讶看了林大宝一眼,道:“没错,我们那个年代确实是有巫皇的。巫皇的实力很强,而且也十分仁爱。在皇境中,他应该是最被万民爱戴的一位了。” 林大宝连忙关切问道:“他后来怎么样了?” “听说是失踪了……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只不过是一名道境死囚,怎么可能会知道这么多事情。” 对方收回话题,没好气说道:“你到底还听不听的解释?这身盔甲真的不能给你。” 林大宝抱歉笑笑:“不好意思,你接着说。” 金甲傀儡这才继续说道:“我们原本是死囚,被罚到这里当苦工。灵地建造结束以后,大部分死囚苦工都死了。但是管事的给了我们一个选择权利。要么就是被当场杀死,要么就是抛弃肉身,将神识寄存在这身盔甲中,成为这里的守灵甲士。” “我选择了后者!所以我的神识是寄托在这身盔甲上的。如果这身盔甲没了,我就真的灰飞烟灭了。” “原来如此。” 林大宝这才恍然大悟。他围着金甲傀儡转了一圈,沉声说道:“如果我有办法可以帮你把神识剥离,让你独立存活下来,你愿不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