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交易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交易

七名金甲傀儡急速往前跃去,已经消失在甬道深处。剩下这名金甲傀儡被林大宝剑光拦住,困在原处。青虹剑的剑光纵横交错,如同一只巨大的铁笼。这名傀儡猛地往前冲去,但是却被剑气击中,身体倒飞回来摔倒在地上。 “吼!” 金甲傀儡怒吼一声,猛地转身盯着林大宝。八名金甲傀儡的气息已经越来越远,很快已经感知不到。少了其他金甲傀儡的力量加持,这名傀儡的气息明显飞快下降,在道境门槛上才堪堪稳住境界。 “吼!” 这名金甲傀儡怒吼一声,持剑向林大宝大步冲来。虽然少了阵法加持,但是这名傀儡依旧还是道境。再加上这身品相不凡的盔甲和长剑,实力仍然不容小觑。 他一剑斩出,甬道中顿时涌起了一阵狂风。这狂风是由剑气汇聚而成,呼啸着向林大宝扑去,在墙壁上留下密密麻麻的痕迹。 “有点意思。”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身上衣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数道巫皇真气在他面前撑开,形成三层屏障。第一道屏障刚刚撑开,就在剑意侵袭下四分五裂,灰飞烟灭。傀儡的剑意虽然被削弱许多,但依旧气势汹汹,轰击在第二道屏障之上。屏障上很快出现一道道裂缝,数量也越来越多。远远望去,这如同一只缠满了丝线的蚕茧。 巫皇真气再度涌动,疯狂修补着这些细小裂缝。但是在剑气的肆虐下,裂缝只增不减。 “咔嚓。” 终于第二道屏障也轰然崩塌。已经为数不多的剑意无力地斩在第三道屏障上。第三道屏障紧紧只是微微颤抖了一番,便将剩余的剑气磨灭,消弭于无形之中。 “原来如此。” 林大宝呵呵笑了笑。他对这名金甲傀儡的实力已经有了大概了解。对方的战斗力应该在三阶道境左右。相比起自己,依旧有着不小的差距。如果没有其他傀儡的力量加成,对方绝对不是自己的对手。 “呵呵,盔甲不错。” 林大宝用挑剔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金甲傀儡,自言自语道:“身材跟我差不多。港城遗迹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危险,穿上盔甲总能多一份胜算。” 话音落下,林大宝的身体已经骤然消失在原地。那柄青虹剑悬浮在他头顶,化作长虹掠向傀儡右胸口。而林大宝身体已经瞬息而至,出现在傀儡头顶。 “吼!” 傀儡似乎感觉到危险来临,挥剑斩向青虹剑。但是林大宝剑气如虹,散发着无尽的威压。傀儡施展出的剑气瞬间变得凌乱不堪,毫无章法。 “咻!” 傀儡的青铜长剑倒飞出去,刺入地面。而青虹剑依旧气势如虹。磅礴的剑气纵横交错,将他禁锢在原处动弹不得。 “借你盔甲一用!” 林大宝伸手抓着傀儡的金色头盔,猛地往外拔去。不料这时,一个晦涩的声音在林大宝识海中响了起来:“请手下留情!” “谁!” 林大宝猛地警觉起来,扭头往四周望去。甬道的一端是几十个被林大宝夺去兵器的傀儡,此时还处于休眠状态。另外一端则是通往遗迹方向,一个人都没有。 “谁在说话!” 林大宝体内巫皇真气涌动,呼啸不止。这个声音再度在林大宝识海中响起:“是我。你对面。” “是你?” 林大宝望着眼前这尊金甲傀儡,顿时惊讶地长大了嘴巴。他一直以为这些金甲傀儡是通过某种神奇的炼器手法炼制出来的,是一尊尊精妙的机器。但是现在看来,这些某非都是活生生的人? 港城遗迹才刚刚打开,怎么可能会有人在里面? 金色傀儡的声音继续响起,道:“没错,确实是我。我有话想跟你说。” 林大宝压制住心中的震惊,沉声道:“你直说。” “我想跟你做个交易。我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你放我走,我可以给你提供你想要的情报。有了我的帮助,你成功的几率肯定会大大提升。” 或许由于常年无人交流,所以金甲傀儡说话的语速很不利索。他一边说一边后退,然后缓缓拔起地上的长剑。他眼睛左顾右盼,似乎在寻找机会脱身。 林大宝轻轻招手,一股巫皇真气再度涌动,又将这名金甲傀儡推到自己面前。对方连忙挥剑斩去,但是这股巫皇真气强大到近乎凝结出实质,根本不是他现在所能抗拒。 没有了阵法加持,他的实力不过是三阶道境而已。相比起林大宝五阶道境的修为,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 林大宝望着他,似笑非笑说道:“那你说说,我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说对了,我可以考虑留你一命。说错了,我会让你后悔出现在我面前的。” 对面沉默片刻,方才缓缓说道:“你是来找九龙拉棺的对不对?你也想让那个人复活?” “九龙拉棺?” 听到这四个字,林大宝心中大震,情绪近乎失守。他万万没有想到,港城居然也会有九龙拉棺。但是九龙拉棺不是在天柱山吗,怎么又会跑到这里来? 林大宝纵然心中万般震惊,表情依旧云淡风轻。他“呵呵”说道:“那你打算怎么帮我?” 对方听到林大宝语气似乎有所缓和,顿时也是松了一口气。他沉声说道:“这座灵地规模宏大,各种机关、密道星罗密布。如果没有我的帮助,你肯定无法找到九龙拉棺。甚至你连灵地的大门都找不到。” “灵地?” 林大宝转念一想,很快就明白过来。这里之所以会成为遗迹,很显然以前是龙脉灵地之所在。龙脉自有气运护体,存世的时间更长。要不然山河变迁、时代更替,一切早就灰飞烟灭了。 “我要如何信你?” 傀儡苦笑了一声,道:“自从灵地破灭,我就一直守在这里,距今恐怕已经有几千年了。你觉得我还需要说谎吗?” “也对。” 林大宝微微点头。这家伙穿着一身盔甲,守护在甬道前面。要说他跟港城遗迹无关,这恐怕才没人会相信吧。 “要做交易可以。” 林大宝想了想,说道:“但是就凭你一句话就想让我放了你,天底下可没有这么好的事。你还得答应我一件事情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