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苏梅的请求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八十三章:苏梅的请求

苏梅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随手递给林大宝。林大宝接过盒子没有打开,而是笑问道:“怎么会突然想到给我送礼物?” 苏梅性格清冷,几乎不食人间烟火。印象中两人认识这么久,她从来没有主动送过礼物。没想到她今天竟然会破例,让林大宝很是意外。 苏梅淡然说道:“也不算是礼物。只是你刚好用得着,我就帮你取来了。你打开看看再说。” 林大宝点点头,这才依言打开。盒子刚一打开,一股清新的沁香铺面而来,让人心旷神怡。在盒子中装着一株翠绿色的小草。小草一共有三片叶子,上面还有一滴晶莹的露珠滚动,十分玄妙。 祖巫草! 饶是林大宝也没有想到苏梅竟然会送来一株中取出,当下也是忍不住愣了一下。而且这株祖巫草看起来很是眼熟,应该就是昨晚在鬼市中拍出天价的那一株。 林大宝迟疑片刻,问道:“这是鬼市中那株吗?” 果然,苏梅点头淡然说道:“是的。我听说你曾经出价想要买下这株祖巫草,但是后来还是被人出高价买走了。既然你有用,我就帮你去取来了。” “这……” 林大宝脑门上泛起几颗冷汗。这株祖巫草是李存超和龟田一和联手买去了,价格抬到了5.5亿元。虽然拍卖物是祖巫草,但是这个价格也已经大大超出了它应有的价值。 后来李存超死了,这株祖巫草应该就落在了龟田一和的手中。没想到现在又会出现在苏梅手中。 兜兜转转,祖巫草又回来了。 他想了想,问道:“这株祖巫草是被龟田一和买走了。倭国忍者的实力不弱,而且我怀疑他们中可能藏有道境高手。你是怎么弄到这株祖巫草的?” 苏梅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恬然笑道:“不是可能,他们确实有道境忍者。不过倭国忍术向来取巧,初期比较厉害。随着境界提升,倭国忍者的潜力会越来越弱。所以他们的道境忍者,其实是比不上我们华夏国的。” 林大宝第一次听到这个说法,当下也是觉得十分好奇。 苏梅继续笑道:“区区一名道境忍者又能如何?我看中的东西,想拿就去拿了。如果有人阻拦,杀就杀了。” “霸气!” 饶是林大宝都被苏梅的话感染,朝她竖起了大拇指。他想了想,还是将祖巫草递给苏梅:“我不能收。” 苏梅微微皱起眉头:“为什么?你跟我需要见外吗?” 林大宝笑道:“当然不是见外。你现在要是递给我一张银行卡,我肯定毫不犹豫就把卡手下了。但是祖巫草确实不一样。它对你的用处也很大,所以我更不能要了。” 苏梅摇头笑道:“或许对别人而言,祖巫草的用处很大。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没有作用了?” 听到苏梅的话,林大宝心中再度震惊。祖巫草是遗迹中才会出现的灵物,蕴含的能量极为精纯。别说是宗师境界的高手,就连道境高手服用以后用处都极大。就连林大宝自己,现在也保持每天都要服用一株祖巫草。只有这样,他才能够为修炼提供足够的灵气和能量。 毕竟现在灵气匮乏,连宗师境界都极难成长。而对灵气需求更大的道境,修炼的难度自然也就更大。 但是苏梅究竟是什么境界?居然已经看不上祖巫草的灵气了? 苏梅似乎看出林大宝心中疑惑,于是淡淡笑道:“我跟你们的修炼方式不太一样。你不要想太多。” “行吧,那我就不客气了。” 林大宝这才将祖巫草收起。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祖巫草。但是这是苏梅的一番心意,林大宝自然也不能辜负。 见到林大宝的动作,苏梅才微笑点头。她迟疑了片刻,欲言又止道:“大宝,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苏梅的性格向来都是极为大气,几乎不会犹犹豫豫拖泥带水。见到她现在的模样,林大宝也觉得有些不解:“有话就说。吞吞吐吐可不像是你的风格。” “等等。” 苏梅突然冷冷瞥了眼窗外。窗外马上“咔嚓”一声,似乎有东西裂开。与此同时,胡振申镇定的声音传来:“八叔你是不是老糊涂了?怎么又把东西给摔了?走吧,我扶你去倒垃圾。” 院子中,胡振申拉着八叔落荒而逃,速度比昨晚逃命时候还快。 林大宝见状笑道:“他们俩就是比较八卦,人其实不坏的。” “我知道。要不然你见到的可能就是他们的尸体了。” 苏梅收敛笑意,望着林大宝正色说道:“我想跟你说的是,你这次能不能不要去港城遗迹?” 林大宝没想到苏梅提出的竟然是这个要求。他沉吟片刻,正色问道:“为什么?” 苏梅摇摇头:“我有我的理由。这次港城遗迹十分危险,我担心你会出事。” 林大宝的眼神锐利,如同两柄锋利的匕首。他的眼光注视着苏梅,即便强大如苏梅,都觉得身体有不适传来,就连血液流动都变得缓慢。 林大宝抱歉笑了笑,收回目光说道:“苏梅,你是不是知道一些什么?” 苏梅摇摇头:“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推断出来,港城遗迹十分危险。而且由于某些原因,我不能进入港城遗迹。所以当你遇到危险的时候,我也无能为力。” “仅仅这是因为这个原因?” 林大宝听完之后,再度朗声大笑起来:“苏梅,咱们俩认识的时间最长了。我这一路走来,遇到的危险多吗?” 苏梅点点头:“多。” “那我何曾怕过?” 苏梅摇摇头:“不曾。” “那我何曾输过?” 苏梅还是摇头:“也不曾。” 林大宝的笑声愈加洪亮,声音郎朗如同天雷滚动不息:“堂堂七尺男儿,最不惧的就是危险。我不怕苦、不怕累、不怕痛,但我唯独怕输!苏梅,如果林大宝真的贪生怕死,那还是你们眼中那个熟悉的人吗?” 苏梅也被林大宝的豪气点燃情绪,难得大笑:“大宝,那你此去欲何?” “踏南天,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