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七十七章: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林大宝安排胡振申和八叔两人暂住在美人沟诊所中休息。使用了雪晶膏之后,两人的外伤应该很快就能治愈。但是内伤想要痊愈就没这么快了,至少需要三天时间。 进入港城遗迹危险万分,饶是林大宝自己都不敢托大。更不要说是胡振申和八叔两人。他们两人的身体多恢复一分,在遗迹中存活的概率就增加一分。 这次盯着港城遗迹的高手不在少数。单单林大宝现在知道的,就有破军、鬼市和倭国忍者。其中破军自然不用多说。他是道境高手,实力甚至比林大宝还要强上一线。除此之外鬼市的道境高手至少有两人,其中一人实力恐怕跟破军不相上下。 更不要说一直都虎视眈眈的倭国天师松本天纲。这次港城遗迹开启,他偏偏又在这个时候送来了亲手所写的境界感悟手札。要说他不是冲着港城遗迹来的,恐怕连三岁小孩都不会相信。 遗迹一出,八方来朝。这次港城遗迹争夺,必定比那次天柱山遗迹争夺还要更加激烈,甚至是血腥。 饶是林大宝都没有十足把握。 林大宝嘴角都不自觉泛起一丝苦笑。当林大宝还是内劲高手的时候,觉得半步宗师就已经遥不可及。当他成为半步宗师之后,才发现宗师如龙,这才是武道奋斗的巅峰。可是当他成为宗师之后,林大宝又发现宗师之上还有道境。而当林大宝好不容易成为道境高手,他又郁闷地发现原来道境高手中,实力超过自己的人也不在少数…… 这就是武道。一山更比一山高。每当林大宝以为自己爬上了山顶,但是总能发现前方还有更高的山。更重要的是,处处都是登山的人。自己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 …… 夜深人静。 深夜中的森林公园人迹罕至。漫天星光倾洒向山林间,显得静谧而又神秘。山巅之上,一道挺拔的人影负手而立,如同一杆刺破天穹的长枪。 “呼……” 林大宝呼出一口浊气。他猛地张开眼睛,双眸中有寒光闪过。紧接着,林大宝朝着黑暗伸手一招。悬浮在黑暗中的长剑发出一声颤鸣,化作流光向林大宝冲来。 “嗡……” 长剑在林大宝手边戛然停住,剑身不停颤动,如同小孩发出欢快的声音。林大宝伸手握住长剑,巫皇真气如同大江大河奔流不息,疯狂涌入长剑之中。这柄青色长剑剑芒骤然放大,向前方斩去。 “咻!” 剑气纵横交错,几乎将黑夜撕裂。在林大宝前方不远处,一株直径达半米的大树轰然倒地。从树冠到树干,竟然被准确无比切割成两半。树干的断面如同镜面般光洁,入手处更是无比顺滑。 “万一禅关砉然破,美人如玉剑如虹。就叫你青虹吧。” 林大宝伸手一招,长剑自动飞回到手中。剑身依旧有青光流转,仿佛一汪清水。但只有林大宝才知道,如果这抹剑光彻底爆发出来,杀伤力会达到一个何等恐怖的境界。 “威力虽然比那柄青铜长剑略差一些,但也算是一柄趁手兵器。” 林大宝注视着手中这柄青虹长剑,嘴角忍不住勾起一丝笑意。这次去鬼市,最大的收获就是这柄青虹。鬼市之所以会将长剑拿出来拍卖,未必不是想跟林大宝解下一个善缘。 只是鬼市也错误估计了青虹的威力。又或者说,港城鬼市根本没有人可以激发出青虹的威力。只有林大宝以巫皇真气牵引青虹,才可以将剑气尽数释放出来。 如果此时遇到破军,林大宝也自信有一战之力。最起码不会像上次那样狼狈。 当然,林大宝自认为最趁手的兵器还是那柄伴随着九龙拉棺出现的青铜长剑。上次他借助青铜长剑施展出惊世一剑,直接将荒木真司和一干宗师高手斩杀。只可惜这柄青铜长剑太过于神秘,就算是林大宝也很少能够成功将它召唤出来。 林大宝将青虹长剑收起。除了鬼市中的人之外,破军等人还不知道这柄青虹的存在。下次如果遇到破军,林大宝出其不意挥出一剑…… 想到这里,饶是林大宝也不禁得意地笑了起来。 “接下来就是你了。” 林大宝想了想,取出了那本松本天纲的亲笔手札。按照鬼市拍卖师的说法,这本手札中的内容是松本天纲对于半步宗师境界的感悟。目前林大宝已经是道境高手,这种感悟基本无用。但是手札是松本天纲亲手所写,从中可以摸索出松本天纲的武道特点。这对于林大宝来说,意义反而更大。 “竟然是用中文写的。” 林大宝看着手札上几个乌黑的大字,略微惊讶说道。松本天纲的字迹很工整,有一种古朴大气的气概。抛去他倭国天师的身份不说,单单靠这几个字恐怕就能在书法界占有一席之地。 “等等!” 林大宝正要打开手札,但是手伸一半却停住了。他神识缓缓注入手札中,但是却觉得神识一阵刺痛。就仿佛有人用针狠狠扎在林大宝的太阳穴上,将神识搅乱。 “有点意思。” 林大宝想了想,将这本手札放入了扳指中。与此同时,他识海中的巫皇传承缓缓打开,露出那一页无字天书。一尊金色的小塔从书页中缓缓显化出来,逐渐占据林大宝的识海。 “咻!” 在林大宝的操控下,小塔中金光绽放,将手札吸入其中。而后林大宝识海进入小塔,落在宗师台阶上。 这本手札悬浮在林大宝头顶,竟然比他的人还大了不少。林大宝绕着这本手札转了一圈,脸上狐疑更重。 松本天纲身为倭国天师,实力必定超过林大宝。但是林大宝修习巫皇传承已经两年多,神识十分强大。在这一点上,林大宝甚至有信心碾压所有道境高手。 可偏偏这本手札中的神识十分强大,居然隐隐间对林大宝产生了压迫感。 “这是什么?” 正在这时,一尊金色的小人推开道境大门走了出来。他站在台阶上,目光从手札上扫过。他脸色微变,沉声说道:“你又闯祸了!这本东西是从哪里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