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鬼市的规矩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七十四章:鬼市的规矩

一剑光寒十九州。 青色的剑光如漫天星光,看起来柔和而又美丽。但正是这些柔和的剑光如同死神的镰刀一般,轻松收割着这些黑衣人的性命。剑光所过之处,黑衣人纷纷倒地身亡。有人勉强举刀抵抗,但是一招之后依旧身首异处。 “铿锵。” 长剑发出一声颤鸣,回到林大宝的手中。三寸剑芒在剑刃上吞吐不息,仿佛意犹未尽。 林大宝手指从剑身摸过,感慨道:“不枉费我了花了一百多万买下你。这笔生意保本了。” 不远处的李存超听到这句话,恨得牙根直痒痒。这柄铁剑在拍卖会中的起拍价就是一百多万。是被林大宝底价成交的。要是早知道这柄长剑的威力这么大,李存超就算是倾家荡产也要把这柄长剑买到手。 想不到林大宝得了便宜还卖乖,竟然说只是保本而已。 林大宝抬眼望向李存超,淡淡道:“还有人吗?” “你!” 李存超的心底涌起一阵寒意。他强装镇定,对林大宝沉声说道:“我警告你不要乱来!李家是港城首富,势力很大。你要是乱来的话,李家是不会放过你的……” 李存超的话音未落,突然觉得眼前剑光骤起。如同极光一样绚丽的光芒瞬间将他笼罩。这就仿佛是一个美丽但是却致命的陷阱,无情地收割着生命。 “你……” 李存超没想到林大宝想都不想就悍然出手。他眼中终于闪过一丝惊恐,连连尖叫着往后退去。 但是已经晚了。 剑光斩下,坚硬的水泥道路中间出现了一道深深的沟壑。沟壑一直蔓延到李存超的脚下。李存超的额头上出现一道血线,紧接着身体竟然被剑气撕裂成了两半。 李存超,身死。 “这……” 胡振申和八叔目瞪口呆望着眼前这一幕,身体几乎完全僵直在原地。从林大宝出剑到李存超身死,这其实只过去了短短几分钟而已。但正是这短短几分钟的时间,林大宝一剑斩杀了十几名来刺杀的黑衣人。更重要的是,林大宝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一剑杀死了李存超。 要知道李存超是李家嫡孙,在港城中也算是一号人物。而李家在港城中更是权势滔天。杀了李存超,势必会引起李家震怒。 “咕咚。” 胡振申艰难吞下一口口水。他忍着伤势来到林大宝面前,伸手摸了摸林大宝的额头。而后他一本正经对八叔说道:“没发烧,应该不是被鬼附身。” “滚蛋。” 林大宝一脚将胡振申踹开。他想了想,说道:“你们俩先去美人沟诊所等我。我很快回来。” 胡振申很是义薄云天:“不行。搞出这么大的事情,我们必须要跟你一起扛。” 林大宝好心提醒道:“已经有警察朝这边过来了。” “八叔,我们先撤。这条街好像打不到车。我知道有一条小路可以去尖沙咀。” 没等林大宝说第二遍,胡振申拉着八叔飞似的走了。两人临走时还不忘背上那个麻袋,看起来就跟俩小偷似的。 血淋淋的大街上,很快就只剩下林大宝一个人。他来到李存超的尸体前,将他怀中那本倭国天师手札取了出来。随意翻了翻,林大宝毫不客气将手札装进口袋里。 “可惜,那株祖巫草竟然不在。要不然就可以再卖给鬼市赚一笔钱了。” 林大宝仿佛是在自言自语。他望向前面空无一人的大街,笑道:“你说是吧,高阳兄。” 大街上依旧空无一人。 林大宝见状勃然大怒,骂道:“装什么装!要是再不出来,老子就拍拍屁股走了。” “呵呵,林先生做事果然霸道。怪不得可以领悟出惊世一剑。” 林大宝前方不远,空气如同水纹涟漪波动了一下。紧接着,高阳的身体诡异出现在那里。他全身笼罩在黑暗中,对林大宝呵呵笑道:“一剑光寒十九州。果然是好剑法,怪不得可以一剑斩杀荒木真司。”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讥讽弧度,冷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在拍卖会中,你故意将这柄长剑卖给我。而后又协助李存超安排了这次刺杀。你不就是想看我这招剑法吗。” “既然你想看,我就让你看个够!” 林大宝话音刚落,马上手持长剑狠狠斩下。剑光无限放大,如同一柄巨大的长剑狠狠斩向高阳。高阳也没有想到林大宝会悍然出手,当下也是脸色骤变。他身体不退反进,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段铁链,狠狠向剑光缠去。 “嗡嗡嗡。” 长剑剧烈震动,就连空气也随之波荡。高阳只觉得手中的铁链随之抖动起来,几乎无法握在手上。 “来真的?” 高阳眼中闪过一丝冰冷。他身体黑雾敛去,就像是瞬间拔高了许多。手中铁链猛地绷直,如同一杆长枪直刺林大宝的心口。 “铿锵。” 剑光斩在长枪之上,均是颤抖了一番。在巨大的反冲力下,两道身影同时后退。林大宝以剑刺入地面,将坚硬的地面如同豆腐块般划开,这才堪堪稳住身体。 高阳轰然撞在墙壁上,将坚硬的墙壁撞出数道裂缝。 “有点意思。” 林大宝手持长剑站直身体。他活动了一下脖子,朗声笑道:“好久没有活动身体了。刚好趁这次机会好好运动运动。” 他伸手一招,天上星光坠落,与长剑汇聚在一起。长剑剑芒逐渐拉长,声势很是惊人。 望着眼前这一幕,高阳的脸色再度微微变化。他主动收起铁链,对林大宝正色说道:“林先生,我们并不是敌人,不需要生死相搏。” “是吗?” 林大宝讥讽一声,道:“你在帮李存超安排这次刺杀的时候,为什么不这么想?” 高阳正色道:“这是两码事。鬼市的规矩就是做生意。生意就是生意,是不掺杂任何私人感情的。就算是李存超今晚要杀我的亲人,我也会帮忙安排。当然,至于我会不会去帮亲人杀敌,这又是另外一件事情。” 高阳顿了顿,继续道:“所以在我们鬼市的眼中只有生意。林先生,至于有共同的利益,我们必定可以成为朋友。所以我们不需要生死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