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遇袭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七十二章:遇袭

“李存超!” 望着从黑暗中走出来的李存超,胡振申的双眸几乎要喷出火来。他将手中东西放在地上,狞声道:“狼行千里吃肉,狗行千里吃屎。李家的人果然都是一个德行。是李广元那个老不死的叫你来的?” 李存超仰头大笑,认真说道:“胡振申……哦不,其实我应该叫你堂哥才对。你知道吗,其实我特别反感你们这些穷亲戚。你说待在乡下刨地种田不好吗?为什么非要来城里?港城李家是豪门大户,要是让别人知道我们还有你这种穷亲戚,让我们的脸往哪里放?” 胡振申讥讽道:“豪门大户?李广元怕是已经忘记了当初自己是如何发家的吧。需要我公布出来吗?” 李存超将手指放在嘴边,做出一个嘘声动作。他故作小心说道:“这些话,你可能要带到坟墓里去了。” 他故作心疼擦了擦眼泪:“堂哥,我的心很软。实在是看不得这种兄弟相残的事情。你放心,我会让他们下手快一点,让你死的透透的。” “这到底啥情况?” 林大宝看的是一头雾水。他原以为李存超带人是冲自己来的。毕竟自己在鬼市戏耍了他几次,害得他当了好几回冤大头。但是看好现在这情况,对方的主要目标似乎是胡振申啊。 八叔在一旁小声解释道:“老胡其实也是李家的人。当初李广元两兄弟在东北倒腾古董买卖的时候被人出卖。老胡的爷爷李广年出面扛下所有事情,锒铛入狱。而他弟弟李广元则带着两人积攒下的所有东西来到港城,逐渐发家。当初入狱的时候,两兄弟曾经有过约定。以后的财富两家共享富贵,不离不弃。出狱之后,李广年担心连累李广元,所以一直都没有去找他。直到一年前李广年去世,才在临死前将事情说出来,并且让唯一的孙子改名胡振申,躲开仇家眼线,前往港城。可没想到来到港城之后,李家非但不认这门亲戚,现在还想要杀人灭口。” 八叔也言简意赅,将事情来龙去脉飞快说了一遍。林大宝没想到看似粗犷的胡振申竟然也有这种坎坷身世,当下很是唏嘘。他摇头叹息道:“这样看来,这李家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啊。我原本还以为只有李存超一个人人品败坏呢。现在看来,整个李家从老太爷开始就不是什么好人。将熊熊一窝。” 听到林大宝的讥讽,李存超丝毫不以为意。他猖狂大笑,讥讽道:“历史是由强者书写的。等你们死了以后,大家只会记得李家是港城首富。至于李家是怎么发家的,根本不会有人在乎。” 他轻轻鼓掌,不断有黑衣人从道路两旁走出来。他们神色冷峻,眼神中几乎不带一丝人类情感。一股肃杀的气息从他们身上散发出来,仿佛是一架架毫无感情的杀人机器。 李存超狞笑道:“为了你们,我特意在暗网发布了刺杀悬赏。虽然是最低级的E级悬赏,但是也足够让你们在黄泉路上好好吹嘘了。” 他声音落下,几名黑衣人骤然提速。或许是因为在市区,所有这些黑衣人都默契地选择了冷兵器。一柄长刀泛着寒意,突然出现在林大宝的头顶,狠狠劈下。 “当心。” 胡振申发出一声怒吼,将林大宝一脚踹开。下一秒,他从脚边麻袋里抽出一把雨伞形状的东西扔给林大宝,喊道:“快撑开!” “哐当!” 林大宝连忙撑开雨伞,伞面上顿时响起了一阵“铛铛档”声音。几柄飞刀刺在伞面上,而后掉落在地上。林大宝连忙收起雨伞看了看,伞面竟然毫无损伤。 “呼!” 又一柄长刀猛然砍下。林大宝连忙举起雨伞,一阵电光石火之后,对方的长刀竟然被反震成两截。他身体也被反震地倒飞出去,重重摔倒在地上。 另外一边,胡振申仰头大笑:“林兄弟,我给选的这把金刚伞不错吧。原本打算下墓的时候给你防身的。不过今天先给你试试手。” “你在旁边保护好自己!” 听到胡振申的话,饶是林大宝心中都涌起一丝暖意。这把金刚伞的材质和做工都很极品,显然胡振申和八叔是下了心思才买到的。没想到平时这两人看起来抠门的很,但是给自己花钱倒是十分大方。 “走你!” 胡振申突然又从麻袋中抽出一张符箓,猛地扔下面前的一名黑衣人。对方伸手阻挡,这张符箓突然变成了一条眼镜王蛇,张口朝他咬去。黑衣人大惊,顿时章法大乱,一刀劈向眼镜王蛇。 “咻!” 寒光闪过,眼镜王蛇断成两截,化成两张黄纸轻飘飘落在地上。与此同时,他胸口传来剧痛。低头一看,右胸不知何时已经被胡振申一刀刺穿。 胡振申将尸体一脚踢开,愤怒道:“这张符箓花了老子五十万!便宜你丫的了!” 话音落下,又有两柄长刀从他身后劈来。胡振申躲避不及,连忙身体拱起,将后背挡去。长刀劈在后背上,一阵电光石火。两柄长刀顿时断成两截。胡振申反手挥刀,刀锋从两人脖子上划过。两人身体呆滞片刻,轰然倒地。 “老胡,当心!” 正在这时,八叔一把将胡振申推开。一名黑衣人不知何时已经悄然出现在胡振申身侧。黑衣人马上转移目标,一拳砸在八叔肩膀上。八叔张口吐出鲜血,身体倒飞出去,重重摔在地上。 “八叔你没事吧?” 林大宝连忙上前,用金刚伞挡住八叔。八叔再度吐出一口鲜血,苦笑道:“林兄弟,这次是我们连累你了。” “砰!” 下一秒,胡振申也被人围攻,身体轰然倒地。他身上伤痕累累,衣服更是支离破碎。如果不是因为穿着锁子甲,恐怕早就重伤而死了。 胡振申爬到两人面前,苦涩道:“八叔,这次咱们恐怕悬了。林兄弟,是兄弟我对不住你啊。” 林大宝摇头,笑而不语。 李存超猖狂的笑声再度传来:“哈哈哈,是时候送你们上路了。我早就说过。人有人命,狗有狗命。好好当一个乡下穷人不好吗?非要来城里攀亲戚。” 他凑近三人,狞声道:“会死人的。” 林大宝望了他一眼,然后将金刚伞挡在胡振申和八叔神情。他手里拿着铁剑,缓缓起身笑道:“还有我呢。” 李存超瞥了一眼林大宝手中那柄锈迹斑斑的铁剑,笑声更是畅快:“就凭你?凭你手中这柄废铜烂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