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六十章:天师手札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六十章:天师手札

“先生里面请。” 一名身材火辣的服务员引着林大宝和戴安娜三人来到拍卖会现场。她将三人带到偏角落的一处位置,抱歉说道:“三位贵宾,按照你们的资产情况其实是可以坐VIP室的。但是由于你们没有提前预约,所以只能委屈你们暂时坐在这里。” 林大宝扫了眼周围。这附近大多是些像自己一样,穿着打扮都十分普通的人。还有不少像胡振申、八叔这样的倒爷。另外一些穿着打扮都很名贵的人,则是被安排到了二楼包厢中。 林大宝朝这位服务员笑笑:“没事的。你不用招呼我们。” “谢谢,那我就不妨碍你们参加拍卖会了。” 这名服务员含情脉脉看了眼林大宝,心中春意萌动。她身居鬼市,见到的男人大多数素质都很低,喜欢动手动脚揩油。像林大宝这样规矩而且有礼貌的人,简直就是异类。 她飞快在纸条上写下一串号码,递给林大宝:“先生,这是我的联系方式。要是有什么需求,可以打给我哦。” 她向林大宝抛了个媚眼,补充说道:“不管什么需求可以的。” 说着,服务员扭动腰肢款款离开。一步一摇,简直风情万种。 林大宝看了一眼,忍不住微微摇头笑了笑。这个鬼市拍卖会场有一个特别显著的风格,那就是女服务员的打扮都很有特点。林大宝一路走来,就看到有穿着学生装、护士装、警察制服等多种风格的女生。甚至林大宝刚刚还看到一位穿着修女服装的服务员。这些服务员的服装谈不上暴露,但是却可以最大程度吸引男人的注意力。要知道来鬼市的人大多都是男人,对这些服务员的装扮几乎没有任何抵抗力。 看来这位鬼市老板深得男人本性,知道如何最大程度抓住男人的目光。 能做到这一步,鬼市的老板怎么可能会是女人呢。 “已经走远了,别看了。” 林大宝耳边响了戴安娜酸溜溜的话。她从林大宝手中夺过那张写着联系方式这条,马上撕得粉碎扔进垃圾桶中。而后,她狠狠瞪了一眼,骂道:“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 司妃深以为然:“没错。见一个爱一个,简直就是下半身动物。” 林大宝无缘无故被扣上一顶大锅,心中无比郁闷。可偏偏这俩人又都不是好惹的,自己就算是黑锅也只能硬背着。他想了想,转移话题笑道:“这是今天拍卖会的流程单。你们看看是不是有什么感兴趣的东西。” 一听说有东西可以买,两女马上兴奋地凑在一起,叽叽喳喳议论起来。 林大宝从口袋中取出那枚铜板,紧紧握在手心。一股暖流从铜板中流淌出来,很快就流到了林大宝的五脏六腑之中。被破军击伤的身体,在这股暖流的滋润下逐渐恢复。与此同时,林大宝的脑海中浮现出昨晚破军施展的刀法。他的佩刀名为霸刀,但是刀法却十分诡谲,甚至可以说是阴柔刁钻。这种刀法的阴险之处在于,刚开始并不觉得伤势很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刀法会慢慢渗透到五脏六腑之中。五脏六腑原本是人体最为柔弱的部分,被破军的刀法侵蚀之后,更是会逐渐恶化。 最后,伤者的身体完全垮掉,生机断绝。可以说破军这招刀法简直就是最阴险无比的杀招。 “出刀式。” “游龙式。” “如影随形。” “……” 林大宝手中握着铜板,思路竟然变得异常清晰。昨晚他跟破军激战的细节,此时也被逐渐回忆起来。虽说刀法与枪法不同。但是他们俩道境的修为却是最接近的。在破军刀法的印证之下,林大宝对于枪术的认知再度更上一层楼。 在大屿山金佛头顶,一杆长枪如同复活的黑龙一般,在大佛金顶盘旋舞动起来。长枪或刺或挑或砸或劈,竟然像是瞬间拥有了百种兵器的特征。 天空上气流被长枪牵引,汇聚到了大屿山金顶上空。大佛金顶乌云密布,如同一个漏斗覆盖在大佛之上。正在拜佛朝圣的游客们见到这一幕,纷纷惊愕大叫起来。有人更是虔诚跪在地上,对这种神迹感恩戴德。 “有点意思。” 林大宝忍不住拿起这枚铜板,放在眼前仔细打量起来。直到此时,林大宝才发现这枚铜板确实与其他铜板有些不同。从铜板样式来看,这是最常见的清朝铜板。但是从材质来说,这种纯度的铜板已经很不多见了,至少有一千多年历史。 往前推一千多年,刚好是在唐朝。但是为什么两种截然不同的铸币手法,会出现在同一枚铜板中呢? 林大宝悄悄将一缕巫皇真气注入铜板之中。铜板中涌动的暖流,此时终于平息一会儿。正在这时,铜板中间突然出现了一条小裂缝。紧接着,一块黄色的东西从铜板上掉了下来。 林大宝定睛一看,这才注意到这薄薄薄薄的铜板竟然有两层。第一层就是正常的表层,被制成了铜板的模样。至于铜板的第二层,看起来黑乎乎的,似乎另有玄机。再仔细观察一下,会发现上面布满了不少线条和数字,看起来像是一幅地图。 “有点意思。” 林大宝本来打算继续研究铜板内部的构造,没想到此时耳边响起了戴安娜的声音:“大宝,你看胡振申他们在那边。” 林大宝扭头望去,正好看到胡振申和八叔正鬼鬼祟祟在会场另外一个角落坐下。八叔还提着一个大袋子,看起来收获满满。 两人没有看到林大宝。他们坐到位置上之后,马上取出拍卖会清单看了起来。两人一边说一边交头接耳点头,似乎早就有了采购目标。 “拍卖会开始了。” 林大宝连忙抬起头,刚好看到主持人走上舞台,宣布拍卖会开始。他打了个手势,很快有服务员抬着第一件拍品走上舞台。拍卖师把拍品上盖着的红布掀开,朗声笑道:“其实第一件拍品就已经十分珍贵了。如果是在以前,这都可以当成压轴出场。” 林大宝抬眼望去。 “第一件拍品,是倭国天师的亲笔手札。有缘人可以通过这份手札,感知倭国天师的宗师心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