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家族恩怨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家族恩怨

鬼市的拍卖会会场是由原来的剧场改造而来的。一楼是舞台和观众席,二楼则是一个个视线极佳的独立包厢,专供VIP使用。一名穿着黑西装的男子推开一间包厢,飞快走了进去。 一个淡漠的声音响了起来:“查到了吗?那个姓林的究竟是谁?” 手下在李存超身后站定,低头汇报道:“司家没有消息传出来。只听说他的医术很好,在港城开了一家诊所。司妃小姐的先天性心脏病就是被他治好的。” “医生?” 李存超微微皱起了眉头。他追求司妃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毕竟司家和李家都是港城顶级的豪门家族,联姻的可能性非常大。再加上司妃身体不好,据说寿命最多只有三十五岁。如果真的可以跟司妃结婚,那么等司妃去世之后,司家的产业多半要被他继承。 这就是为什么司妃屡次三番不给好脸色,但是李存超依旧如此执着的原因。 但是让李存超没想到的是,司妃后来非但治好了心脏病,居然还跟一个男的关系匪浅。 手下小声汇报道:“他可不是一般的医生。听说他的医术很好,很多武道界的人士都找他治病。而且他看病很有特点,那就是只收最基本的诊疗费甚至是免费,从不靠医术来挣钱。” 李存超闻言微微皱起皱起眉头:“会不会是因为他的经济条件很好?” “应该不是。” 手下沉吟片刻,答道:“刚刚他们三人想要进入拍卖会会场。但是这个姓林的口袋里没钱。后来是司妃小姐和那个外国女人掏钱验资,才得以进入会场的。” 手下指着一楼的角落位置,道:“少爷你看,他们在那里。” “吃软饭的?” 李存超闻言松了一口气,脸上的不屑神情更甚。他冷笑一声,道:“只要没钱就好办。你安排一下,我明天跟他见个面。只要用钱可以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另外,这次拍卖的几件东西都调查好了吗?” 这名手下点点头,道:“都调查好了。祖巫草是最后一件拍品,估计到时候竞争会非常激烈。除了祖巫草之外,今天还有好几件不错的东西。少爷,我觉得咱们今天不如先把祖巫草放一放,先将那些东西收进来。毕竟大家都是冲着祖巫草来的,其他几件拍品的竞争反而会比较弱……” 还没等他说完,李存超已经打断他的话,冷冷说道:“你是少爷还是我是少爷?我出来办事,需要你替我做决定?” 这名手下连忙低下头,恭敬道:“少爷我错了。我不应该多嘴。只是我们出来的时候,老爷曾经叮嘱过……” “不要用我爸来压我!” 李存超猛地抬高了声音,表情也变得十分狰狞。他将手里的杯子狠狠摔向地面,狞声说道:“祖巫草是千载难逢的灵药。我要是服下祖巫草,肯定可以突破到宗师境界。到时候我将会成为港城年轻一辈中第一名宗师。你知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所有家族都会对我刮目相看。这意味着我是年轻一辈中最有潜力的人。这更意味着司家也会改变态度,同意我跟司妃的事情!” 李存超眼睛死死盯着这名手下,冷哼说道:“这就叫投资!想要让我们李家永远昌盛下去,这是必不可少的投资!老头子老了,已经看不透这些了。但是我还年轻,我不能让他们这种保守过时的思想影响我!” 李存超发泄完情绪,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虽然是港城李家的长子,但是一直以来在家族中都不受重用。目前李家最赚钱最核心的生意就是房地产。但是家族却从来不让他插手这些核心产业。反而是像古玩、影视等小打小闹的生意才交给他来负责。 所以李存超才一直想要证明自己,让家族看到自己的潜力。与司家联姻,就是其中重要的一个环节。 买到祖巫草,突破到宗师境界,这则是另外一个重要环节。 手下听到李存超愤怒的神情,也只能连连点头。他想了想,突然压低声音说道:“少爷,我今天在鬼市还见到了另外一个人……但是……” 李存超扫了他一眼,没好气说道:“但是什么?不要吞吞吐吐的。你好歹也是一名半步宗师高手,竟然一点宗师豪气都没有。” 手下这才小心翼翼说道:“是胡振申。我刚刚看到他也在鬼市中,只是不知道他是不是冲着祖巫草来的。” “胡振申?东北老家那个胡振申?” 李存超原本已经坐回了椅子,但此时又猛地站了起来。他盯着手下,几乎一字一句说道:“你确定看到的人是他?他还没有回到东北?” 首先闻言摇摇头:“我很确定是他。他刚刚跟一个名字叫八叔的人在一起。那个叫八叔的人也是咱们港城古玩界的资深玩家。咱们此前收购了不少玉珏,就是从他手来弄来的。” “那个八叔是土夫子?” 李存超一愣,而后不屑道:“竟然跟土夫子勾搭在一起,也不怕辱没了我们李家的名声。要是让我们家老爷子知道了,估计要扒了他的皮。” 这名手下小心翼翼提醒道:“少爷,千万不能让家主知道这件事情。一直以来,他都对当年的事情十分愧疚。这次胡振申找到港城,也让我们瞒下来了。要是家主知道他为了生计,不得不去干土夫子的勾当,可能心里会更加愧疚的。” “说的对!” 李存超这才反应过来。他低头盘算了片刻,这才沉声说道:“绝对不能让老头子知道胡振申的存在。既然他在鬼市,那么事情就好办了。一年到头,无声无息消失在鬼市里的人可不在少数。你知道怎么做吧?” 这名手下点点头:“明白了少爷。我马上去准备一下。那个姓林的呢?既然咱们找人动手,是不是……” 李存超点点头:“这种小事你自己决定。总之记住,不要留下马脚就行。” 手下答应了一声,很快离开包厢。此时,下面喧闹的声音也安静下来。一名主持人登上台子,兴奋喊道:“诸位久等了。拍卖会现在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