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买椟还珠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七章:买椟还珠

林大宝也没有想到,自己只是随便挑了一家鬼市小摊,居然就能遇到这样的好东西。 摊主取出一个紫檀木盒子,打开之后小心翼翼放在林大宝面前。林大宝探头望去,看到盒子中装着一柄长达两尺的铜钱剑。这柄铜钱剑古色古香,散发着一股厚重古朴的气息。刚刚林大宝感知到的磅礴灵气,正是从里面散发出来的。 所谓铜钱剑,就是用铜钱重叠沾起来的,做成宝剑形状。古人认为铜钱在市面上流通,被成千上万的人摸过。所以铜钱上蕴含的阳气最盛,可以压制邪祟。 就连巫皇传承中也曾经记载,古时候有人曾经持着铜钱剑闯入巫皇陵墓,差点将巫皇传承抢走。 摊主见到林大宝神色变化,于是心中更是得意。他望着林大宝,慢悠悠说道:“哥们你果然是识货的。这铜钱剑是我家祖上传下来的,用的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开元通宝。咱们先别说这铜钱剑的威力如何,就单单是这些开元通宝,也能卖上不少钱对吧?” 林大宝收回目光,深以为然点点头。开元通宝是唐朝开元年间的铜钱,距今已经有一千多年历史。随便拎出一个开元通宝去外面拍卖,至少也能卖出十多万价格。 林大宝想了想,问道:“老板,我能不能拿起来看看?” 摊主点头笑道:“当然可以。这里是鬼市,我不怕你卷货跑了。” “呵呵,给我十个胆子都不敢啊,对不对?” 林大宝干笑了两声,然后小心翼翼拿起紫檀木盒子中的铜钱剑。这柄铜钱剑看起来虽然小巧,但是重量却很重。握在手中,林大宝瞬间就觉得一股暖流将自己包围。昨晚林大宝与破军激战,被破军入道的刀法留下不少创伤。单单靠林大宝的巫皇真气,修复这些刀伤十分困难。但此时,这股暖流涌入林大宝体内之后,却迅速将那些伤势修复。 “这些铜钱不愧是流传千年的老古董,阳气十分充裕。破军的刀法至阴至寒,刚好被这些阳气所克制。” 林大宝略一沉思,就想通了问题的关键。正所谓五行相生相克。如果林大宝昨晚手中拿着这柄铜钱剑跟破军激战,后果未必会这么狼狈。 林大宝目光下移,随手将铜钱剑上的剑穗摘了下来。他看了一眼,然后把剑穗扔给摊主,冷笑道:“老板你这也太不地道了。铜钱剑是用开元通宝制成的。但是这剑穗上挂的铜棒竟然是道光通宝。开元通宝可以买十几万一枚,道光通宝只要十块钱一枚。你这是以次充好,难不成真的不怕保安队?” “呵呵,行家行家。” 摊主向林大宝竖起了大拇指。他把剑穗上的铜板拽下来,随手随手递给林大宝笑道:“这剑穗是我自己补上去的,其实没啥用。如果兄弟你看不上的话,就白送你好了。” 剑穗摘下之后,铜钱剑的灵气飞快流失。反倒是剑穗上的铜板愈加滚烫,灵气激荡不已。林大宝强忍住心中的激动,将这枚铜板收进口袋中。他假装无意问道:“这枚铜板有什么来头吗?” 老板笑道:“其实啥来头都没有。这是我前段时间去大屿山拜佛,在山上捡的。对了,这把铜钱剑你绝对怎么样?” 林大宝打量一番,笑道:“东西不错。你出个价吧。” 摊主略一沉吟,沉声说道:“既然你也是行家,我就不跟你绕弯了。这柄铜钱剑是我的镇店之宝,价格不会低于五百万。兄弟你要是觉得合适就带走。” 林大宝惊讶看了这位老板一眼。用开元铜板制成的铜钱剑,五百万确实不贵。看来他刚刚已经被林大宝的砍价方法吓住了,这次没有胡乱开价。 还没有等林大宝说话,戴安娜抢先开口说道:“五百万也太贵了。一千块怎么样?” “扑通。” 摊主身体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他望向林大宝,苦兮兮说道:“哥们你们这么砍价,容易把人砍死知道不?这铜钱剑我可没乱出价,您是行家应该知道的。” 戴安娜老气横秋抢话道:“骗谁呢。这也是义乌小商品市场里买来的。一千块钱已经给你留了利润了。” 林大宝顿时一阵头大。这位姑奶奶还真是现学现用,砍起价来杀人不见血。他对老板抱歉笑笑:“我带她们去别处看看。” 摊主巴不得三人赶紧走,连忙将铜钱剑收好:“请便请便。” 林大宝这才带着戴安娜和司妃快步离开。戴安娜还是一脸意犹未尽,道:“大宝,要不我再回去砍一轮?” “千万别。” 林大宝摸着手中那枚铜板,对戴安娜笑道。他已经可以敏锐地感知到,那柄铜钱剑的灵力正在飞速流逝。而他口袋中那枚铜板逐渐滚烫,就仿佛握着一轮炽热的小太阳。 很显然,那柄铜钱剑之所以厉害,就是因为这枚铜板温养的结果。 “司妃!” 三人刚刚离开,就听到身后有一声惊喜的叫声传来。司妃回头看了一眼,脸色瞬间变得难看起来。她拉住林大宝的胳膊,没好气道:“咱们走。” 没想到对方三步并两步来到司妃面前,兴奋笑道:“妃子,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你。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你居然开始对古玩有兴趣了?” 司妃扫了他一眼,冷淡说道:“李总这话说的。难不成这鬼市是你们家开的?只准你来,不准我来?” 被称为李总的李存超干笑了一声。他目光下移,注意到司妃的手正挽着林大宝的胳膊。李存超脸上寒意一闪而过,对林大宝笑道:“这位先生是?” “他是我朋友。” 司妃朝林大宝使了个眼色,而后沉声说道:“李总,我们还有事情,就不妨碍你了。” 李存超似乎没有注意到司妃冰冷的神情。他呵呵笑了两声,殷勤道:“不妨碍不妨碍。妃子,你这次过来是不是也是为了那件东西?我这边刚好有几张拍卖会的门票,要不要一起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