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枪法精进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五十一章:枪法精进

破军身穿一件青衫,长刀背在身后。他长相原本就不差,身体挺拔孔武有力。恐怕是进入帅哥遍地的娱乐圈,也足以闯出不小的名堂来。 而进入道境之后,破军自然而然就带上了一种玄妙的气质。他看起来十分儒雅,但却又满是神秘。他只要往人群中一站,马上就会变成人群中心。不管是多高傲的女人,恐怕都无法抵挡这样的奥秘。 此时破军站在望月楼的台阶上,身上衣服在夜色中猎猎作响,很是风流倜傥。而反观林大宝,则是一身狼狈遍体鳞伤。他手里拄着龙牙长枪,就像是刚从农田里归家的老农。 两者孰高孰低,孰强孰弱,简直就是一目了然。 林大宝费力咳嗽了一声,慢吞吞说道:“五招之后,你不是我的对手。” 这句话说完,林大宝又费力咳嗽了起来。他整个人几乎弓成了虾米,似乎全身力气都已经耗尽。就仿佛下一秒,他就有可能气绝倒地身亡。 破军眼睛死死盯着林大宝,脸色阴沉地可怕。如果是别人对他说出这句话,他毫无疑问会认为对方在痴人说梦。但现在说话的人是林大宝,他竟然绝对毫无违和感。他甚至完全没有怀疑林大宝说这句话的真实性。就仿佛只要对方说出这句话,他就一定可以做到。 “等等!” 突然之间,破军脸色剧变。他发现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林大宝影响了心境。高手过招,招式只是表象。更重要的是两者道心、心境的比拼。很显然,在这一点上对方胜过自己不知凡几。 破军很快收敛心神,沉声说道:“五招之后,你只能学到形,而不能学到神。而且十招,你会死。” 林大宝闻言,惊讶地看了一眼破军。他之所以会故意说出五招必杀的话,真是为了影响破军的道心。但是没想到破军竟然马上就发现了自己的弱点,而后将这个弱点隐藏起来。 一个冷静的对手远比一个残暴的对手更加令人心寒。 “嘀嘀嘀!” 正在这时,一排警车从远处飞快驶来,停在几米之外。几名警察飞快从车子里跳下,掏出手枪瞄准两人:“都把手举起来!” 对面的楼上有红点在闪动。很显然,对面的大楼中已经布置了狙击手。至于这些子弹能不能对道境高手产生危害,就连林大宝都不敢打包票。 破军脸上闪过一丝寒意。他身上涌起一股黑雾,将自己笼罩其间。他这次出现,只是为了帮上官文山坐稳港城洪门门主的位置。至于得罪港城警方,这向来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毕竟港城是法制社会。就算他是道境高手,如果得罪了警察,恐怕以后日子也会很不好过。 “哼!这次算你走运!你放心,我很快会查出你的身份!” 破军冷哼一声,突然纵身往不远处的天台跑去。几枚子弹呼啸而至,但却被破军轻松躲过。 他转身就走,毫不拖泥带水。而后在天台边上轻轻一跃,身体已经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这么痛快?” 望着破军的动作,林大宝也是露出了惊讶神情。对方当机立断,这种决断力确实难得一见。 “举起手来!” 警局谈判专家的声音再度响了起来。林大宝朝声音方向望去,竟然还看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阮清影此时也拿着手枪对着这边。她满脸疑惑望着林大宝,似乎看出了什么。 林大宝咧嘴一笑。他猛地加速朝阮清影等警察冲去。在快要接近他们的时候猛地转向,身体如同一只大鹞扶摇而上,很快也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砰砰砰!” 林大宝身后有枪声响起。但是这些子弹根本无法对林大宝造成伤害,劈哩啪啦掉落一地。 “这就是真正的武道高手?” 姚宜年从一台警车上下来,望着林大宝消失方向喃喃说道:“居然连子弹对他们都是无效的?” 黎叔点点头,淡然说道:“武道宗师,就已经可以提前预判危险。至于宗师之上的高手,寻常子弹对他们根本就是无效的。从这两人造成的破坏力来看,显然已经超越宗师了。” “我顶你个肺啊!” 姚宜年忍不住爆了句粗口,骂骂咧咧说道:“当我们港城是公共厕所啊!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他望向阮清影,皱眉说道:“你刚刚在想什么?为什么不开枪?” 阮清影一惊,连忙转移话题说道:“姚警司,你看望月楼上面似乎有动静。我们要不要去看看?” “今晚没一件事情是消停的!” 姚宜年狠狠骂了一句,挥挥手:“叫增援!去看看洪门又在搞什么鬼!” …… …… “噗嗤!” 大屿山金佛头顶,林大宝刚刚站定身体,马上张口吐出一口鲜血。他体表布满刀伤,看起来十分凄惨。最关键的是,这些刀伤居然没有愈合迹象。饶是林大宝以天柱山的药材治疗,恢复都极为缓慢。 “道境的刀法果然厉害。” 林大宝望着手臂上的伤口,脸上露出一丝凝重。想要让伤口愈合十分容易。但如果不能驱散伤口中的刀法,就算是新鲜皮肤长出来,依旧会被重新撕裂。这种刀法就像是植物一样,依旧有了扎根的生命力。 “他娘的,太变态了!” 林大宝驱动体内的巫皇真气,这才将伤口中的刀法驱散。他刚刚虽然大言不惭说五招内杀死破军,但实际上难如登天。道境修为的高手,相比起宗师境界根本是天壤之别。这不仅仅是实力的差距,更是一种质的变化。 “道境的奥妙果然大不一样。” 林大宝盘膝坐下,将龙牙长枪横亘在双膝之上。无数灵气再度在空气中汇聚,如同晨露撒在林大宝的身上。林大宝体表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恢复。与此同时,龙牙长枪竟然自动舞动起来。林大宝的周围出现了无数虚影。他们手中各自握紧长枪,或挑、或刺、或劈、或砸。 枪法玄妙,居然比此前高深了不知凡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