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司家出手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司家出手

“这可未必。” 望着上官文山自信的笑容,林大宝淡然摇头。他咧嘴笑了笑,露出一口白皙的牙齿:“我承认洪门在港城地下世界的地位很高,但这仅仅只是地下世界而已。台面下的东西,永远是不可能拿到桌子上来的。上官门主,你如果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你就不配当洪门门主。” 上官文山被林大宝戳到痛出,脸色微微有些变化。事实上,自从他加入港城洪门之后,就已经深刻体会到了这个道理。虽然洪门的门徒很多,名下的产业也不少。甚至来说,洪门跟港城官方的关系也一直都维系地不错。但这并不意味着洪门可以在港城一手遮天。 上官文山心中十分清楚。对于港城官方来说,洪门只是一件工具而已,而且还是摆不上台面的工具。就好像是家里的尿壶,虽然很管用,但却只能摆在床底下不让别人看到。 别看心中姚宜年看起来客客气气的,但这这是表象而已。一旦牵扯到真正的利益关系,姚宜年绝对会毫不客气把港城洪门抛弃掉。 事实上也真是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上官文山才不顾一切要提升自己的实力。甚至是不惜以健康为代价,突破到宗师境界。 实力的提升,才是实打实的保障! 上官文山狞笑道:“没错,洪门确实摆不上台面。但是这又如何?起码洪门在港城还是有话语权的。而你林大宝,只是一条过江龙而已。强龙不压地头蛇,这个道理你该不会不懂吧。” 林大宝摇头叹息:“可怜,可怜。” 上官文山最见不得的就是别人用这种怜悯神情看着自己。他脸上的神情愈加狰狞:“可怜什么!” “我可怜你明明知道现实情况,但却还不愿意承认。我可怜港城洪门会因为你的无知浅薄而断送掉大好前程。我更可怜你上官文山眼界短浅,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大势!” 林大宝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似笑非笑道:“姚宜年应该快要回来了。我可以跟你打赌,你的计划会落空。” “又是打赌!我顶你个肺啊!” 不知为何,上官文山总觉得自己在林大宝面前会变得异常易怒。他一直引以为傲的养气功夫,在林大宝面前就像是一层薄薄的窗户纸,一戳就破。 林大宝的话音落下,外面果然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接着,审讯室大门被人推开。黄友奇带着满脸谄媚笑意出现在审讯室中:“上官门主,姚警司来了。” 姚宜年爽朗的笑声传来:“上官门主,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刚有客人来访,所以不得不暂时失陪一下。” 上官文山朝姚宜年大度笑笑:“没事的。姚警司你尽管去忙。对了姚警司,林大宝杀害我们洪门帮众。我想把他带回洪门用门规处理,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带去洪门?” 姚宜年闻言面露难色:“上官门主,林大宝现在只是犯罪嫌疑人,咱们并没有权利将他定罪。更重要的是……如果带去洪门,这就涉嫌私刑,那样是要触犯法律的啊。” 上官文山深深皱起了眉头。当初他跟姚宜年谈好的条件,就是姚宜年负责抓捕林大宝,并将他交给洪门。而洪门则找出几个替罪羊,用来当做鬼冢道场案子的凶手。但是没想到姚宜年居然会突然变卦。 上官文山略一沉吟,淡淡笑道:“姚警司说的对,是我们洪门唐突了。不过林大宝杀害我们洪门弟子的事情,应该没有什么疑问吧?就算是林大宝被关在警察局中,也会受到相应处罚的对不对?” 姚宜年脸上笑容有些不自然,干笑了两声呵呵说道:“这件事情……其实还有诸多疑点。我们需要再深入了解一些证据。” “砰!” 在上官文山对面的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拳印。上官文山盯着姚宜年,几乎一字一句说道:“姚警司,当初你可不是这么说的!我们洪门已经把人交出来了了,难不成你还想赖账吗?” 听到上官文山近乎质问的话,姚宜年的脸色也变得十分难看。他脸上笑容敛去,沉声说道:“上官门主,这里是港城警局,是讲究法律的地方。我希望你注意自己说话的方式。” 上官文山这才意识到自己说的话似乎有些过火。他深吸一口气,这才让自己情绪平复下来。而后,他略带抱歉说道:“姚警司,是我太过于激动了。但是林大宝确实是穷凶极恶。如果放任这种这种社会败类流窜到社会中,将会造成非常大的危害。” 林大宝闻言,马上露出不爽的神情。他冷哼一声,道:“我年年都是美人沟村十佳杰出男青年。怎么到了你们这里,就成了社会败类了?” 上官文山狠狠瞪了一眼林大宝,冷笑道:“这里是港城,可不是你美人沟村。所有的事情,我和姚警司自然会有评断,还轮不到你来说话。” 见到上官文山语气服软,姚宜年也不再追究。他深深叹了口气,对上官文山说道:“上官门主,我也知道你的难处。但是林大宝的事情比你想象中的还要复杂。实不相瞒,刚刚已经有人来替林大宝求情了。从法律层面上来说,他还可以替林大宝保释。所以我也很难做啊。” “是谁!居然敢跟我们港城洪门作对!” 听到姚宜年的话,上官文山马上抬高了声音呵斥道。港城洪门在港城地下世界一家独大,上官文山并不认为有谁有这里实力来跟洪门叫板。 “是我!” 正在这时,一个苍老,但是却异常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紧接着,一个身穿唐装手拿烟斗的老人从外面缓缓走了进来。一个身材火辣、容貌姣好的女生搀扶着他,几乎寸步不离。 “司清远!” 见到来人,上官文山顿时微微皱起了眉头。来人赫然就是港城司机的家主司清远。港城司家,几乎占据了港城一般的房地产生意,影响力可见一斑。 怪不得姚宜年会有所顾忌。 上官文山缓缓说道:“司老太爷,司家好好赚钱就行了。手伸得太长,容易惹祸上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