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三十章:湿婆神像的底细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三十章:湿婆神像的底细

林大宝回头,看到八叔不知道什么爬了起来,站在自己身后。他浑浊的眼睛直勾勾盯着林大宝手中的湿婆神像,片刻后才回过神干笑道:“林兄弟,这玩意儿你是从哪里来的?” 林大宝想了想,说道:“从一个泰国人手里买来的。他欠了我不少钱,用这玩意儿来抵债的。” “泰国人?那就没错了!” 八叔神情更是兴奋,再度追问道:“林兄弟,他欠多少钱?” 林大宝略一沉吟,伸出一个手指头:“一万块钱。” “才一万?” 八叔顿时瞪大了眼睛,仿佛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片刻后,他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对林大宝说道:“林兄弟,我给你两万块钱,你把这个卖给我怎么样?” 林大宝心中惊讶,但是脸上依旧面不改色。 八叔以为林大宝不满意,连忙又说道:“林兄弟,你放出去的钱才一万块。我给你两万,你肯定不会亏本对不对?要不这样行不行,我再给你加一万块!总共三万块钱!要是别人,我肯定不给他加钱。但是林兄弟你不一样,我第一眼看你就觉得你特别投缘……” 林大宝摆摆手打断八叔的话。他没好气道:“八叔你别这一套一套得拍我马屁。要是让别人看到了,还以为你想从我这里占便宜呢。” 八叔一惊,干笑了两声:“当然不是啦。要不这样,林兄弟你觉得开多少价钱合适?” 林大宝笑道:“其实吧,这玩意儿给我也没什么用。我只要不亏钱就可以了。那个泰国人欠我一万块钱是没错,但是还没算利息对不对。” 八叔这才明白过来,哈哈大笑道:“是我疏忽了。林兄弟你是做大生意的人,怎么能不算利息呢。本金一万块,利息少不得要翻上几番。要不然我给林兄弟凑个整,一共十万块钱怎么样?” 林大宝很是惊讶,向八叔竖起了大拇指:“八叔果然财大气粗,张口就是十万块。诚意这么足,让我很是感动啊。” 八叔闻言大喜,伸手向湿婆神像抓去:“这么说的话,林兄弟你答应了对不对?” 没想到林大宝毫不客气推开八叔的手,笑道:“我没说答应啊。我的本金加利息是一百零三万七千三百二十一元。八叔你如果真的诚心要,我给你把零头抹去怎么样。” “什么!一百万!” 饶是八叔见多识广,都忍不住大叫一声从椅子上跳了起来。拘留室中其他人在熟睡中被吵醒,骂道:“扑街仔,鬼叫什么鬼叫!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八叔连忙点头哈腰道歉赔笑。 他起身来到林大宝身边坐下,压低声音说道:“林兄弟,一百万也太黑了吧。这玩意儿真的值不了这么多钱。” 林大宝摆摆手,没好气道:“谁说是一百万了。” “你刚刚说的……本息一共一百零三万七千三百二十一元。你替我把零头抹掉……” 林大宝翻了翻白眼,道:“零头抹掉是指把那二十一块钱的零头抹掉。你如果真心要买,得给我一百零三万七千三百元。” “你!” 八叔也被气得不轻。他摇摇头,起身离开:“买不起买不起。林兄弟你这狮子大开口也太狠了一点。这玩意儿虽然是婆罗沙的老物件,但是值不了这么多钱。” 听到“婆罗沙”三个字,林大宝顿时又来了兴趣。他招招手让八叔回来,好奇问道:“八叔,你跟我说说这玩意儿究竟是啥,做什么用的?” 八叔惊讶看着林大宝:“你连这个是做什么用的都不知道,就拿来抵债了?” 林大宝唉声叹气道:“我们小本生意,实在是没办法啊。对方说没钱,我总不能杀人家全家吧?只能拿一点是一点。实话告诉你,我连鱼都不敢杀……” 八叔沉默片刻,幽幽说道:“你连鱼都不敢杀?你明明是背了好几条命案才被抓进来的……” 林大宝挠挠头:“都是冤假错案……我平时奉公守法,一直都是村里十佳杰出男青年……” “别人欠你一万块钱,你利息要收一百多万。还好意思说自己奉公守法?” 林大宝脸不红心不跳,哈哈大笑道:“八叔你这样抬扛就没意思了。你先告诉我这玩意儿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八叔摇摇头:“不说。知道得越少,对你越有好处。我劝你还是赶紧脱手吧。要不然会惹祸上身的。” 林大宝心中愈加好奇,心里就跟猫挠似的。 “呵呵,林兄弟你别信这老家伙的话!他就是想压你的价格,然后黑吃黑呢。” 正在这时,胡振申粗犷的声音也响了起来。其他正在睡觉的人又被吵醒。有一名小混混骂骂咧咧起身想要闹事,但是看到胡振申以后又老老实实躺了回去。 胡振申讥讽骂了一声。他来到林大宝面前,拿起湿婆神像看了看,点头道:“是个老物件没错。看这木材和雕工,应该至少有三百多年了。这玩意儿要是送到拍卖会上,估计能卖个几十万。林兄弟你别急着出手。等咱们出去以后,兄弟我带你去拍卖会处理掉。” 八叔被胡振申挤兑得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冷哼一声,道:“去拍卖会?你要是嫌活得太长就去呗。我敢打赌,这玩意儿前脚摆到拍卖会上,你后脚就被人干死了。” 胡振申似乎也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他又拿起湿婆神像看了看,满脸不解:“不就是个老物件吗?至于死人吗?八叔咱俩是老交情了。林兄弟是我老乡,也是实在人。你可别坑我们。” 八叔闻言叹了口气,苦笑道:“老胡,说实话我除了贪财,啥时候害过人?这玩意儿要是处理不好,确实容易出事。我啊,以前见过一个。” 两人顿时来了兴趣:“在哪里见过?” 八叔左右看看,压低声音说道:“不仅是我。老胡你自己都见过。你再想想,是不是……” 胡振申皱眉思索了几秒,突然一拍大腿道:“他妈的!还真是这玩意儿!这他娘的也太邪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