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婆罗沙的复仇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章:婆罗沙的复仇

“#@%&¥@……” 泰国一处村寨中,突然响起了一声晦涩的怒吼声。紧接着,几名皮肤黝黑、身材矮小的精瘦男子飞快冲到这间吊脚楼前面,跪伏在地上。 似乎感受到了吊脚楼中怒气。这些人跪伏在地上一言不发,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一名长发花白的老人弯着腰从吊脚楼中走了出来。他赤裸着干瘦的上半身,腰间只围着一块脏兮兮的破布。一条褐色毒蛇从他后背绕过,在肩膀位置探出头来,“嘶嘶嘶”吐着蛇信。 老人站在吊脚楼上,居高临下望着跪伏在脚下的村民,叽里咕噜说了几句话。一名村民小心翼翼起身,走到老人脚下。 老人偏头看了眼肩头的毒蛇。这毒蛇的眼睛睁开,竟然发出了人类说话的声音:“空尼七哇,欧阳凯。” 它此时所学的,赫然就是之前林大宝抹杀神像中那道神识时所说的话。说完之后,这条毒蛇又缓缓闭上了眼睛。它蛇信在老人的耳垂上舔舐,看起来很是骇人。 这名村民听了一会儿,用泰国话恭敬说道:“是倭国话。对方是一个名叫欧阳凯的倭国人。” “倭国人,欧阳凯?” 老人的脸上的表情逐渐变得狰狞起来:“就是他!杀死了坤班,抢走了我们的五毒盒!” “坤班死了?连五毒盒都被抢走了?” 那些村民终于知道为什么老人会如此狂怒。坤班是他最疼爱的弟子,五毒盒也是他培育多年才弄出的宝贝。没想到这次竟然落得个人财两空! 一名村民踌躇片刻,小心翼翼问道:“那么港城遗迹……” 坤班之前一直都在港城发展,据说顺风顺水。当时前段时间突然返回村寨,报告说港城有遗迹即将开启,到时候会有重宝出世。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老人才将五毒盒交给他带回港城,为的就是在遗迹开启的时候可以派上用场。 老人沉默片刻,声音晦涩说道:“要抢!要报仇!” 跪伏在地上的村民同时抬起头,眼神火热看着老人。 老人沉吟两秒,说道:“哈尼猜,你带人去港城。两个任务,一是要找到欧阳凯,杀光港城的倭国人。第二,把遗迹中的重宝夺回来。” “是!” 被称为哈尼猜的村民缓缓站了起来。他的声音粗犷,但是外表却是个身材火辣的女人。纤细的腰肢、汹涌的胸脯,看起来竟然比大多数女人还要火辣。 他望着老人,欲言又止道:“但是港城的水很深……连坤班师弟都……” 老人冷哼一声,扭头说道:“黑齿,你也去。” 被成为黑齿的毒蛇懒洋洋睁开眼睛,向哈尼猜身上爬去。哈尼猜似乎十分惧怕这条毒蛇,此时竟然身体僵硬,一动都不敢动。 黑齿的身体逐渐缩小,而后直接从哈尼猜的耳洞中穿过。它首尾相衔,像是一枚精致的耳环。 哈尼猜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老人手中拐杖杵地,沉声说道:“记住那个叫欧阳凯的名字!我们婆罗沙的神威,不能被倭国人侵犯!” “遵命。” 哈尼猜双手合十,弯腰行礼。而后他从人群中穿过,身姿窈窕往村外走去。 …… …… “看夜景?” 林大宝望着漆黑一片的夜空,对黄友奇狐疑道:“今天是阴天,月黑风高能有什么夜景。这种天气用来杀人还差不多。” 黄友奇心虚,身体顿时一怔。他呵呵干笑两声,说道:“林先生说笑了。这里是警察局,怎么可能会有人杀人呢。不夸张的说,这里绝对是全港城最安全的地方。” 黄友奇四下张望,脸色更是焦急。 他原本以为坤班等人埋伏在天台上。等林大宝一走进天台,他们马上就会出手把林大宝击杀。但是没想到天台上空空如也,哪有坤班等人的踪迹。 黄友奇尴尬干笑了两声,对林大宝解释道:“其实是因为拘留室里太闷了。而且那些人都不是什么好人。我怕你被他们欺负,所以带你上来透透气。” 他一边说,一边在天台转了一圈,依旧没有发现坤班等人的踪迹。他又拿出手机拨打坤班的电话,想不到连电话都关机了。 黄友奇更是疑惑,嘀咕道:“怎么不在呢……明明说好的……” 林大宝见状,很是关切问道:“黄警官,你在找人?” “哈哈,没有没有。” 黄友奇心中疑惑,但是表情犹自十分镇定:“没事的话咱们就下去吧?” “行。”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跟着黄友奇离开天台。从坤班留下的五毒盒来看,他的来头恐怕也不小。那个叫婆罗沙的泰国宗门,估计底蕴也很是不错。这次坤班被杀,婆罗沙估计肯定会有所动作。 但不管婆罗沙怎么复仇,肯定跟自己没有半毛钱关系。抹杀那道神识的时候,自己用的是欧阳凯的名字。杀死坤班的时候,自己正被关在拘留室中,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这种做好事不留名的行为,才符合美人沟村十佳杰出青年的身份嘛。 黄友奇一脸狐疑,又带着林大宝回到拘留室中。见到林大宝回来,胡振申睁开眼睛凑过来,小声问道:“兄弟,这狗日的没对你怎么样吧?” 林大宝笑着摇摇头:“没事。就是出去转了转。” “你千万要小心他。这狗日的心肠坏的很。” 胡振申看起来对黄友奇的怨念颇重,忿忿不平说道。八叔也醒了过来,对胡振申笑道:“放心好了。林兄弟外面肯定有人打点好了。要不然黄友奇怎么可能对林兄弟这么客气。” 林大宝只能无奈摇摇头。 八叔又对胡振申叹气道:“你与其担心林兄弟,还不如担心你自己呢。” 胡振申眼睛一瞪,瓮声瓮气说道:“我有什么好担心的!他狗日的黄友奇想从我这里套东西,想都别想!” 林大宝听得心中好奇,询问道:“你到底是犯了什么事情进来的?” 胡振申张口想说,但是犹豫了片刻又苦笑道:“算了,没啥意思。” 林大宝只能作罢。 很快,众人再度沉沉睡去。 林大宝睡不着,索性取出了那只湿婆神像把玩。这只湿婆神像只有巴掌大小,看起来颇为精致。但不知道为什么,林大宝总觉得这湿婆神像没这么简单。 突然,林大宝身后响起了惊讶的声音:“林兄弟,这东西你卖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