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一路货色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二十四章:一路货色

“不是林大宝?除了他还会有谁?” 上官文山皱眉思索,但实在是想不出还有谁会出现在这里。这时,手下已经拨打完电话,对上官文山报告道:“门主,警察局那边反馈说林大宝一晚上都在。” 上官文山沉声问道:“确定是他吗?这小子很是狡猾,不要被他糊弄了。” 手下点点头,自信满满道:“门主你放心。林大宝所待的拘留室中,有我们的人。他现在就跟林大宝在一起。” “好。” 上官文山这才点点头。他目光望向密室中的祭坛,突然脸色大变。他连忙奔到祭坛前面,这才发现祭坛上的人偶已经不见了。不仅如此,上面那根黑色笛子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上官文山身体踉跄了一下。片刻后,他才反应过来,怒吼道:“给我查!一定要查出这个人是谁!” “是!” 手下连忙小跑了出去。 上官文山在祭坛旁边沉默了一会儿,终于拿出了手机。手机接通之后,他小心翼翼说道:“大师,祭坛被人破坏了。几个人偶都死了……” 对话马上打断他的话,追问道:“笛子呢!是不是也不见了!” 上官文山畏惧点头:“是的……” 电话那头,声音愈加冰冷:“谁做的?林大宝?” 上官文山摇摇头:“应该不是林大宝。他现在正在警察局拘留室中。我的人跟他在一起。” “呵呵,三天时间要是找不回来,你就准备后事吧。” 对方的声音中满是冷漠,听起来完全没有把上官文山洪门门主的身份放在眼中。他继续说道:“我能扶持你登上洪门门主的位置,同样也能让你掉下来。我能让你变成宗师,同样也能让你修为尽失。上官文山,你背着我做的那些小动作,别以为我不知道。以前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笛子一定要找回来!上官文山,不要试图挑战我的耐心。” 说着,对方马上就挂断了电话。上官文山独自站在黑暗之中,身体一动不动。许久之后,他才幽幽叹息了一声。一摸后背,衣服早已被汗水打湿,变得湿答答的。 每次与这个人联系,哪怕只是打电话而已,上官文山也会觉得一股巨大的压力袭来,令他几乎无法呼吸。上官文山已经是宗师境界高手,自身气场也极为强大。但是对方的压力却仿佛无处不在。不管自己身处何处,都能清晰感知到。 “他妈的!” 上官文山一掌拍出,祭坛应声而碎。 …… …… “好险。” 林大宝背负长枪,在大楼楼顶跳跃穿行。几分钟后,他已经将望月楼远远甩在了后面。确认后面没人追来,林大宝才将那只笛子取了出来。这只笛子此前被供奉在祭坛上面,看起来颇为重要。虽然祭坛上还有两只写着“林大宝”和“苏梅”名字的人偶,但是不知为何,林大宝总觉得这只笛子才是真正的主角。 更不要说笛子上传来的灵气波动很是不凡。 “看起来不像是正派的东西。” 林大宝仔细观察着这把笛子,脑海中出现了一个想法。这只笛子的材质很奇怪,不像金属也不像是木头。笛子被涂成黑色,但还是可以依稀分辨出底色是惨白色。突然林大宝心中一惊,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中。他连忙再度观察,果然确认了这个想法。林大宝手一抖,差点将笛子扔在地上。 这笛子竟然是用人骨做的。而且看着形状,选用的应该是小腿腿骨。怪不得林大宝拿到手里就觉得手感很是奇怪。 “他妈的,一群变态啊!” 林大宝口中骂骂咧咧。虽然不知道这只骨笛的真实用处是什么,但是从祭坛的布置和笛子的材料来看,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林大宝想了想,将笛子放在口中轻轻吹了一声:“呜……” 一缕哀怨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如泣如诉、缥缈凄凉,几乎令林大宝心神失守。那一瞬间,林大宝就仿佛看到一副十分惨烈的画面。一名身穿白衣的女子被心爱之人背叛,最后甚至被他偷袭重伤。临死前她终于杀死对方,并将对方的腿骨制成了这支骨笛。她要永生镇压负心人的魂魄,让他永世不得超生。 “嗡……” 林大宝背后的龙牙长枪震动了一下,将林大宝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林大宝反应过来,顿时打了一个激灵,觉得不寒而栗。以自己的道境修为,居然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笛声侵袭心神。如果是其他宗师高手,那岂不是更加毫无抵抗之力? 这玩意儿吉利不吉利可以两说,但绝对是居家旅行、外出偷袭必备的好东西啊。只要笛声一想起来,对方岂不是要变得痴痴傻傻的,任由自己摆布。 “呵呵,你是林大宝吧。” 突然,骨笛上竟然浮现出一个虚影。他一袭黑衣,身体笼罩在黑雾之中,根本看不清容貌。他声音阴冷,狞笑道:“你就是林大宝对不对?” 林大宝脸上带着鬼脸面具,一言不发望着他。这家伙居然可以将神识植入到这只骨笛之中,可见实力绝对不弱于林大宝。 甚至有可能更强! “不对,又有些不像。林大宝的气息要更弱一些。如果你是林大宝,警察局的人又是谁?” 对方似乎也有些迟疑。他望着林大宝,缓缓说道:“我不管你是谁。把骨笛留下,我饶你一命。” 林大宝用沙哑的声音说道:“饶我一命?你哪里来的自信?要不我们俩一二三,同时让对方看看身份如何?” 虚影愣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林大宝竟然会这么直接。他想了想,点头道:“可以。” “三。” “二。” “一。” 虽然最后一声数字落下,林大宝迅速摘掉了自己的鬼脸面具。对方也挥了挥,将笼罩在身体上的浓雾散去。 林大宝摘掉的面具下面,还有一个鬼脸面具。 对方挥手散掉浓雾,但是脸上空间扭曲,依旧还是看不清脸庞。 “呵呵……” 两人同时露出了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笑声:“看来大家都是一路货色啊。承让承让。” “过奖过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