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分身出马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分身出马

林大宝循声望去,看到一个皮肤黝黑的老头蹲在角落里。他注意到的目光扫来,连忙赔笑点头问好。 胡振申闻言疑惑道:“八叔,你这话啥意思?我这兄弟看来憨厚老实,怎么可能会是犯了大案子呢。” 被称为八叔的瘦老头“嘿嘿嘿”干笑了两声,解释道:“我是瞎猜的。胡老大你别介意。” 胡振申是个暴脾气,马上气呼呼说道:“瞎猜也是要有根据的。你今天要是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我可饶不了你。” 在这个拘留室中,胡振申几乎体型最强壮的一个。他的个头几乎有一米八五,身体全是肌肉。就连林大宝也比他小了一号。 更不要说原本就身体干瘦的八叔。他站在胡振申面前,简直就跟小孩儿似的。 他听到胡振申的威胁,连忙解释道:“黄友奇是出了名的势利眼。平时做事见钱眼开、欺善怕恶。除了那些有背景的人之外,其余每个新人进来,几乎都被他狠狠整过。林兄弟没有后台,他居然也对你这么客气。很显然,那是因为他怕林兄弟!” 胡振申挠挠头,听得云里雾里:“黄友奇是警察。我林兄弟现在是嫌疑犯。你说堂堂警察会对嫌疑犯这么客气吗?” “呵呵,林兄弟肯定不是一般的嫌疑犯。” 八叔意味深长盯了林大宝一眼,竟然背过身体睡觉去了。胡振申总算听懂了一些来龙去脉,于是压低声音对林大宝说道:“林兄弟,八叔讲的是真的吗?你是犯了大案子进来的?” 胡振申此前应该也练过武道,竟然也带着一股霸道气概。他现在眼睛死死盯着林大宝,如同两把锐利的小刀,想要把林大宝心底的秘密挖出来。 林大宝朝他摇摇头,笑道:“假的,我哪有这种本事。对了,这里几位大哥分别怎么称呼?是犯了什么事情进来的?” 胡振申指着八叔,小声解释道:“这位八叔是警察局的常客了。他是做古董买卖的,这是被雀啄了眼,抓进来了。那边有几个是古惑仔,还有一个毒贩。不过他们几个都不是什么善茬,林兄弟你尽量别去招惹他们。” “古董买卖?” 林大宝不禁再度看了八叔一眼。做古董买卖的人,不是走私就是盗墓。看八叔的身材,多半是后者。所谓“被雀儿啄了眼”,其实就是说遇上了黑吃黑。估计是被人出卖,所以才落魄进来的。 林大宝又望了眼胡振申,笑道:“那你呢?” “我啊……” 胡振申的眼神有些闪躲,很快转移话题笑道:“那啥,没什么好说的。林兄弟你放心,在这里有我罩着你,保证你没事儿的。” …… …… 入夜。 拘留室中响起了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就连值班的黄友奇也靠在沙发上沉沉睡去。林大宝从躺椅上坐直身体,靠在墙壁上。他微微眯起眼睛,体内的巫皇真气开始沿着巫皇传承中的轨迹运转。识海中,那一页金书缓缓打开。一个背负长枪的小人虚影从林大宝眉心走了出来,飞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嗡……” 一道流光从夜空中穿过,如同流星般坠向大屿山金佛。在金佛头顶,另一个“林大宝”缓缓站了起来。那道流光从天而降,落在他的眉心处。这赫然就是刚刚从林大宝眉心中走出来的那个小人。此时他来到这尊分身身上,然后隐入他的身体之中。 “嗡!” 夜幕中的空气似乎震荡了一下。一圈无形涟漪往四周扩散,消失在黑夜之中。远处有一块坚硬的巨石露在边界上,下一秒就轰然倒塌两本。 巨石的切割处光滑如新,俨然如同镜面一般。 “呼……这种感觉还这是奇妙啊。” 分身林大宝终于缓缓睁开眼睛。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双手笑道:“第一次用这尊身体感知外界……等等……” 林大宝感知了一番,不无郁闷说道:“有没有搞错,分身的实力竟然比佛法还强?似乎比本尊还强大啊。” 自从炼化出分身之后,林大宝就安排这尊分身登上金佛佛首修炼。整个港城的灵气都十分匮乏,只有大屿山还有些许残留。这也正是为什么倭国忍者会将鬼冢道场布置在这里。 同样的,也正是为了更好帮助分身修炼,林大宝才会让欧阳凯把鬼冢道场作为赌注,而后一举将鬼冢道场赢下。 从昨天开始,就独享龙脉。 “好强大的力量啊。” 林大宝摘下后背长枪,挥舞了一番后喃喃自语道。单单从武道境界而言,本尊和分身是一样的。但如果本尊和分身真的交手,林大宝本尊未必会是分身的对手。因为分身继承了巫皇传承中的武斗技巧和龙牙长枪。这两者结合,几乎可以毫无悬念地碾压林大宝。 “接下来去哪里呢。” 林大宝站在金佛头顶,认真思索了片刻。他之所以要把本尊送进警察局,就是为了方便这尊分身行事。这样一来,无论发生任何情况,林大宝都可以轻易将自己摘出去。 拘留室,就是最好的不在场证明。 “上官文山……”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纵身向望月楼掠去。此前林大宝已经听阮清影提到了上官文山开出的条件。只是让林大宝没有想到的是,上官文山居然真的会为了对付自己,而下这么大的血本。 “既然这样,那我就先找你谈谈心。” 林大宝取了一个鬼脸面具带上,然后纵身跃入黑暗之中。分身的速度极快,甚至比林大宝本尊还要快上许多。几乎五分钟不到,林大宝就已经手持朝长枪来到了望月楼。他轻轻一跃,身体拔地而起,登上了望月楼的顶层。林大宝居高临下,望月楼的一切都尽收眼底。 “上官文山不在?” 林大宝大概扫了一遍,发现视线所及之处中并没有看到上官文山本人。他想了想,蹑手蹑脚跳进顶层上官文山的房间之中。 望月楼所有大门都开着,只有这里大门紧闭。偶尔有工人从门口经过,也是马上惊恐地快步跑开了 “有点意思。” 林大宝略一沉思,推门走进房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