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人情世故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人情世故

“张可豪平时做事风格虽然嚣张,但是却很懂得尺度。而且他的经济能力不差,应该没有必要跟毒贩勾结。” “张可豪平时挺讲义气的。他那队兄弟跟他有两年时间了,关系也一直都不错。特别是那个叫阿KEN的,私下跟他其实是情侣关系。如果说他们因为勾结毒贩而火并,我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小。” “黎叔,照你这么说的话,张可豪难道是个好人?那他岂不是死得很冤枉?” “非也。恰恰相反,张可豪确实罪有应得。他虽然跟毒贩没有勾结,但是他跟坤班却走得非常近。这次坤班被无罪释放,他就出了不少力。从这方面来说,张可豪就算是死上一百遍都不为过。” 阮清影第一次听到这么多警队隐秘,当下也是听得极为入迷。 “另外林大宝是何等精明的人物,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抛去林大宝宗师高手的实力不谈,单单以他谨慎的性格来说,阿KEN等人就不可能抓得住他。” “……” 黎叔带着阮清影朝审讯室走去。他分析得头头是道,虽然与事实略有偏差,但差别已经不大。阮清影一边点头,一边笑道:“黎叔,没想到你平时不显山不露水,竟然对警局的情况这么了解。张可豪和阿KEN是情侣,这件事情我直到现在才知道呢。” 黎叔摇头笑道:“那是你太不注意细节了。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想要做好警察这个职业,必须要了解这些。” 阮清影认真思索了片刻,然后正色点点头。片刻后,她突然停下脚步,捂着嘴巴轻呼起来:“等等,黎叔你刚刚说林大宝是宗师高手?这怎么可能呢?” 黎叔笑笑:“所以我才说你对细节的关注度不够。林大宝的真正实力是什么,我其实并不太清楚。但是我可以肯定的一点就是,他至少是宗师境界高手。” “至少宗师境界……” 阮清影脸上露出不可思议神情。她脑海中浮现出林大宝清晰的形象。其实严格说起来,她跟林大宝才见过寥寥几面而已。第一次是在机场,林大宝以一副吊儿郎当的形象出现。那次整个港城洪门中高层几乎全部出动,在机场迎接林大宝。当初整个机场秩序大乱,被阮清影的工作造成巨大的影响。 那一次,阮清影对林大宝的印象极差。她几乎已经把林大宝列为重点监视对象,以防止他在港城闹事。 但是往后几次见面,却让阮清影对林大宝的态度大为改观。特别是后来林大宝以一人之力怒怼明珠医院的高诊疗费。接下来他更是创立了免费医疗的美人沟诊所,迫使明珠医院不得不降低自己的高价诊疗费。 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阮清影对林大宝的印象大为改观。 但是这些形象与武道宗师完全不搭界。她身为警员,自然也知道宗师如龙的说法。在她看来,宗师已经不能被称为是普通人。而那个看起来土里土气的,甚至憨厚的家伙,怎么可能会是宗师呢? 阮清影忍不住再度确认:“黎叔你没搞错吧?都说宗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这林大宝哪里跟宗师有半点关系。” 听到阮清影的话,黎叔也忍不住停下脚步唏嘘道:“宗师如龙的说法,也就这几百年间产生的。再往前数百年,宗师可多的是。谁又能保证现在不会跟以前一样呢?” 阮清影不是武道中人,此时听得云里雾里。 说话间,两人已经来到了审讯室旁边。阿KEN见到两人走来,起身笑道:“黎叔,听说你也接了这个案子,要抓林大宝对不对?真是对不住,这个功劳被我们抢先了。” 说着,阿KEN身后几个人同时大笑起来。他望着黎叔含笑道:“黎叔,您老都快退休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大案子还是交给我们重案组来比较好,对吧。” 听到他们的话,阮清影气得浑身发抖。 黎叔朝阮清影摆摆手,示意她别激动。而后,黎叔面色如常赔笑道:“那是那是。我们也是上面压下来的任务,所以没办法啊。要不这样行不行,你让我我们进去随便问两句话。我们把口供录下来,也算是交差了。到时候上面也不会说我消极怠工对不对?我是要退休的人了,可不能出事儿对吧。” 听到黎叔“言辞恳切”的样子,阿KEN等人也很是动容,然后拒绝了他。 阿KEN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笑道:“警队的规矩,谁的疑犯就由谁来盘问。黎叔你也是老警察了,该不会连这个规矩都不懂吧。” “懂的懂的。” 黎叔想了想,道:“听说阿KEN你们今天还破了一个大案子对不对?豪哥涉嫌跟毒贩勾结,被你们击毙了。” 阿KEN的脸色微变,点头道:“没错。这个案子也是由重案组负责的,跟你们没关系。” 黎叔点头笑道:“确实没有关系。不过我听说张可豪似乎跟坤班走得很近。而且他也不太缺钱。我刚刚也去现场看过,那些弹孔很是奇怪啊。虽然都是手枪子弹,但弹道轨迹完全不同……你说我要不要去跟重案组说明一下情况?” 听到黎叔不急不缓的的话,阿KEN顿时脸色大变。他想了想,推开审讯室的大门对黎叔道:“只有半个小时时间。” 黎叔朝他笑笑:“多谢。” 说着,他向阮清影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走进审讯室中。大门关上,阿KEN等人顿时重重松了一口气。一摸额头,竟然全是冷汗。 阿KEN更是心有余悸道:“黎叔平时不是老好人一个吗?为什么今天就像老狐狸似的?” “他会不会真的看出什么来了?” “放心好了。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大不了把抓捕林大宝的功劳分他一些。” “好。就这么办。” “……” 审讯室中,林大宝惬意靠在椅子上,注视着黎叔和阮清影推门进来。他冲黎叔笑道:“只不过是几个不懂事小警员而已。看看你都把他们吓成什么样子了。” 黎叔淡然道:“不懂事就会办错事。要不是我看出现场弹道有问题,我今天恐怕还见不到你。” “是吗?”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你怎么知道那些弹道不是我故意给你留的一个破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