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九章:交易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交易

听到上官文山和黎叔的对话,阮清影心中更是对黎叔的身份惊讶万分。连堂堂港城洪门的门主对都黎叔这么客气,看来黎叔的身份远比看起来神秘。 上官文山的态度明显冷淡了一分。他对姚宜年沉声说道:“姚警司,你这次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姚宜年干笑两声,说道:“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来提醒一下上官门主,最近你们洪门的人有点不守规矩啊。我手下的兄弟查到不少案子,居然都跟洪门有联系。他们本来还想继续查下去的,但是我觉得这其中可能有一些误会。所以先来跟上官门主聊聊。” 姚宜年拿出一份资料,扔给桌子:“上官门主,这是最近在警局登记,跟洪门有关的案子。你先过目一下。” 上官文山脸色阴沉,拿起资料看了看。资料中所登记的案子,大多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案子。比如说经营地下赌场、古惑仔街头斗殴、帮派报复等等。这些案子虽然看起来很大,但是处理起来并没有什么难度。一直以来,洪门跟警方早就形成了默契。这些案子几乎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私下处理掉了。 如果警方真的要深究这些案子,洪门确实会伤筋动骨。但同时警方的日子也会很不好过,要面对洪门无休无止的疯狂报复。 港城洪门帮众无数,其中也有不少警队成员。如果两边真的撕破脸,下场谁都不愿意看到。 上官文山沉思几秒,将资料放回桌子上,笑道:“这些案子都跟我们洪门无关。姚警司你聪明人,肯定一眼就能分辨得出来的。” “哈哈哈,上官门主说得很有道理。” 姚宜年哈哈大笑。他很快又取出一份资料,递给姚宜年:“上面那些案子,我也觉得跟洪门的关系不是很大。晚点我回警局,让他们好好再调查调查。但是我手里还有一个案子,可能需要上官门主配合一下,把凶手交出来。” 上官文山接过资料看了一眼,眼皮不自觉跳动了一下。这份资料上所写的内容,赫然就是今天下午大屿山发生的命案。十几名倭国宗师在鬼冢道场一齐身亡。 虽然此前已经得到这个消息,上官文山对现场的惨烈程度已经有所心理准备。但是现在看到姚宜年提供的第一手资料,上官文山的心脏仍是剧烈收缩了几下,后背更是冒出阵阵冷汗。资料中有不少现场照片,场面看起来很是惨烈。足足九名半步宗师当初殒命。这些半步宗师浑身上下伤痕累累,而且全部都是形状一致的刀伤。看起来像是有人只出了一招,恐怖的刀法就把这些人同时杀死了。 另外还有四名半步宗师重伤。从照片上看,已经跟死人没有什么两样了。 上官文山深吸一口气,才让自己的情绪稍微镇定了一些。对方一招就击败了十三名半步宗师,其中不乏半只脚跨入宗师境界的高手。可见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甚至有可能到了传说中的道境。上官文山在心中盘算了一下,如果自己在面对此人的时候,恐怕同样也一招都接不下。 对于普通人来说,宗师如龙。但是在宗师眼中,道境高手才是真龙。他们已经脱离了“武”的范畴,修炼的是“道”。 不管是多强大的宗师,在他们面前都如同小鸡一样不堪一击。 港城,什么时候出现了这种层次的高手? 上官文山的脑子飞快转动起来。这种层次的高手绝对是各大势力拉拢的对象。对方这次惹下了这么大的案子,引起了官方关注。就算是道境高手,恐怕也会觉得棘手。如果自己替他背了这个黑锅,对方少不得会欠自己一个人情。 如果自己能够跟他攀上交情的话,那地位肯定会大不一样。到时候别说是在港城,就算是在洪门总坛,也没有人敢动自己。 更不要说他如果可以在武道上指点几招,那必定能够使自己的宗师之路更加顺利。到时候就算是突破到道境,恐怕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上官文山至今记得,自己在半步宗师境界的时候曾经被人指点捷径,而后不到三个月就晋入了宗师境界。只不过捷径带来的后遗症令上官文山也颇为头痛。以至于他现在每隔几天都要摄取武者精血,用来弥补身体精血亏损。 上官文山沉思了片刻,对姚宜年问道:“姚警司,现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必须要了解到事情经过,才能判断是不是跟我洪门有关。如果真是我们洪门名下弟子做的,我肯定不会包庇他们的。” 听到上官文山的话,姚宜年也会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对方口风松动,显然意味着这件事情有戏。姚宜年叹息一声,说道:“这些人都是在鬼冢道场门前的擂台上死的。上官门主,你也算是江湖中人。这次倭国忍者来港城挑战华夏高手,你应该知道的吧。” 上官文山先是点头,而后略带惊讶说道:“你是说,这些人都是华夏一方的武道高手杀的?华夏武道界有这样的高手吗?” 姚宜年摇摇头,道:“我也不太清楚。其实我们查过监控,上面显示凶案发生的时候,华夏一方的武者已经离开了,现场只有倭国忍者。所以很难判定这些人的死因是什么。” 上官文山微微点头:“明白了。我会让手下兄弟好好调查一下的。如果真是我吗洪门兄弟做的,我肯定会交出凶手,给姚警司一个交代。” 姚宜年朗声大笑道:“上官门主高风亮节,姚某佩服。那么这件事情就拜托上官门主了。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的帮忙的,上官门主尽管开口。” 上官文山心念一动,笑道:“姚SIR,我确实刚好有事情找你帮忙。” 姚宜年点头笑道:“上官门主尽管说。” 上官文山看了眼黎叔和阮清影,微微一笑没有说话。 姚宜年含笑道:“上官门主,黎叔是自己人。你尽管说好了,没事的。” “那好吧。” 上官文山想了想,说道:“我有一个仇家,想麻烦姚警司帮忙处理一下。” “连堂堂洪门门主都无能为力的仇家?” 姚宜年大笑:“叫什么名字?” 上官文山答道:“他叫林大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