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零八章:再临望月楼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五百零八章:再临望月楼

上官文山的脸色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突然,他的脸上露出笑容,向那名手下招招手:“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说。” 对方闻言大惊,连忙纵身向门外冲去。不料房间大门居然自动关上。他用尽全力推去,大门居然纹丝不动。 他猛地转过身,惊恐地望着上官文山:“门主……一直以来我对你都是忠心耿耿……” 上官文山欣慰的笑声传来:“是啊。你跟着我应该有快二十年了吧。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想好好奖励你一番。” 上官文山慢慢走上前去,来到对方面前,循循善诱说道:“阿昌,你的资质不行,半步宗师已经是你武道巅峰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想进入宗师境界对不对?来,我可以马上就帮你完成这个愿望。” 名为阿昌的手下惊恐万度,双膝一软“噗通”跪在地上:“门主,我还有家人需要照顾……求求你放过我……” “呵呵,我会帮你照顾的。” 上官文山突然猛地伸手向阿昌抓去。他的手掌突然变成了诡异的黑色,看起来如同一只干巴巴的鬼爪。鬼爪猛地扣在阿昌的额头上,锋利的指甲瞬间刺入。旋即,阿昌的身体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萎缩。短短十几秒钟,居然就变成了一具干尸。 “咔嚓。” 干尸倒在地上,四分五裂。 上官文山这才将手收回,露出心满意足神情。他微微仰着头,眯起眼睛陶醉自言自语:“半步宗师的精血,果然比一般人要强大许多。可惜啊可惜,这么多倭国忍者的精血就这样浪费了。” 上官文山旋即盘膝在床上坐下。一股股诡异的殷红色灵气在房间中横冲直撞,渐渐没入他的体内。而上官文山脸上的皱纹也在逐渐减少,就仿佛年轻了十几岁。 许久之后,上官文山才缓缓睁开眼睛。他摸了摸胸口,脸上露出狰狞神情:“吸收的精血大部分都用来压制毒性了。林大宝啊林大宝,我以国士待你,你非但不替我疗伤,反而还去救洪九这个老不死的。既然你要自寻死路,那就别怪我了!” 正在这时,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上官文山挥手将干尸拍散,随口问道:“有事吗?” 一名手下战战兢兢答道:“门主……姚警司找你……” “这么快。” 上官文山从地上缓缓站起来。他拉开门,朝外面走去。那名手下畏惧地躲在一旁,目光向房间里瞟去。 上官文山停下脚步,“和颜悦色”问道:“你在看什么?” 手下马上“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声音颤抖道:“门主……我在找昌叔。昌叔他早上吩咐我,说……” 上官文山追问:“他说什么?” 这名手下鼓起勇气说道:“昌叔说,如果他一天都没有走出房间……就让我……” “继续说!” “昌叔说如果他不明不白死了。就让我带着他儿子女儿去找老门主。他说老门主已经恢复健康了,很快就会回来的。” “呵呵,果然是天生反骨。” 上官文山一掌拍出,对方身体马上倒飞出去,砸在墙上。坚硬的墙壁上顿时出现了几道裂缝,可见力度之大。 对方跌倒在地,剧烈咳嗽起来。 上官文山扫了他一眼,淡淡说道:“明明我对你们这么照顾,为什么人人都想反我?明天一大早,带着阿昌的儿子女儿来见我。要不然的话……我记得你老家是澳门的,家里也有一对儿女是不是?” 这名手下顿时脸色剧变。他望着上官文山连连点头:“是!门主我知道了!” …… …… “港城洪门是洪门的分支之一。洪门被称为是世界上最大的帮派,成员有数百万人。洪门总坛位于檀香山,听说高手云集。相比起来,港城洪门只是小虾米而已。” “不过港城望月楼却很不一般。就算是在洪门总坛,名气也非常大。十几二十年前,能来望月楼吃上一顿饭,那可是地位的象征。” 望月楼中,黎叔一边走一边偏头向阮清影说道。现在已经临近晚上,正好是饭点。按照往常情况,望月楼中肯定高朋满座,人来人往。但是现在,望月楼中却宾客寥寥,压根儿就没几个人。 整座望月楼,都弥漫着一股死气沉沉的气氛。 阮清影好奇地打量着周围,不解问道:“我以前也听说能来望月楼中消费的话,个个都是非富即贵。但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么一回事儿啊。” 黎叔脸色阴沉。他拉住前方带路的人,沉声问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望月楼的生意变得这么差了?” 对方身体哆嗦了一下,连连说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黎叔将他一把推开,皱眉道:“堂堂洪门弟子,居然会这么窝囊?” 正在这时,远处有脚步声传来。上官文山爽朗的笑声很快响了起来:“姚警司,没想到你今天居然大驾光临。你应该早点通知我的,这样我可以多做点准备嘛。” 一名鹤发童颜的老人出现在众人视线之中。他穿着一身黑色的练功服,鹤发童颜动作干练。而且他的笑声非常有感染力,让人听了以后不禁会心生好感。 “上官门主。” 姚宜年往前一步,主动向上官文山伸出手。他打量了一番周围,赞叹道:“一段时间没来了,望月楼还是老样子。上官门主做生意确实非常有一套。” 上官文山“哈哈”大笑,含蓄点头。他目光从众人身上扫过,在见到黎叔的时候突然愣了一下。下一秒,上官文山已经起身沉声说道:“黎公子?” 黎叔偏过头,淡淡说道:“没想到上官门主日理万机,居然还能记得我这个废人。上官门主,别来无恙吧。” 上官文山的声音明显有些发抖:“无恙无恙……黎公子,你今天怎么来了?” 黎叔淡淡说道:“怎么,不欢迎我了?上官门主好大的官威啊。” 上官文山连连点头:“当然不是。实不相瞒,当初黎公子你失踪之后,我们还动用了很多人去找你呢。今天知道黎公子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 “是吗?” 黎叔嘴角勾起一丝戏谑弧度:“我失踪,这不是你最想要看的结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