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黎公子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黎公子

黎叔面无表情挂断电话,然后快步几步追上正在巡逻的阮清影,道:“清影,我今天有事先走一步。你自己巡逻完这条街,先自己回警局吧。” 阮清影停下脚步,望着黎叔狐疑说道:“有什么事情?黎叔你不是常说只要天不塌下来,就不会中断巡逻吗?” 黎叔眼神宠溺望着阮清影,笑道:“我那是开玩笑的,你还真当真啊?我真的有事,要先走一步。” 阮清影想了想,道:“黎叔,刚刚的电话是谁打给你的?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 黎叔微微一愣,反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黎叔你看起来有点不太对劲,跟平时有点不一样……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很准的。” 阮清影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笑道:“不管你今天有什么事情,我必须要跟着你。我们是搭档,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唉!你这是……” 黎叔顿时无奈地摇摇头。他沉吟片刻,点头说道:“也好,你跟我一起去吧。有些事情你迟早都会知道的。早点面对,也算是早点准备起来。” 阮清影听得一脸懵懂,云里雾里。 很快,黎叔开着警车朝九龙大道开去。他将警车停在路边,朝不远处一家茶楼走去。这家茶楼闹中取静,地段很是不错。阮清影逛街的时候曾经多次路过这里。听说里面一壶茶的价格,就可以花掉普通人一个月的工资。 她连忙拉住黎叔,说道:“黎叔你疯了?这种地方是我们这种小警察可以进去消费的吗?当心被廉政公署看到了,来调查你。万一被狗仔队拍到了,也会说我们警务部队作风奢侈。” 黎叔朝她笑笑:“放心好了。廉政公署不会来查这里的。至于狗仔队就更简单了。他们如果想在港城继续经营下去,就会愚蠢到发布这种新闻。” “这……” 听了黎叔的话,阮清影似懂非懂。不知为何,她觉得今天的黎叔看起来很是奇怪,就仿佛换了一个人。一直以来,黎叔总是给人一种糟老头子的古板印象。但是现在,他的气场却很强大。隐隐之间,居然让人有了一种面对高级警司才有的压迫感。 她跟着黎叔,飞快走进茶馆中。刚刚走进茶馆,马上有服务员上前恭敬说道:“黎叔,里面请。姚SIR已经在里面等你了。” “好的。” 黎叔迈步朝包厢走去。刚走两步,他扭头笑道:“我还是老样子,来一壶武夷山大红袍。清影是小女生,喝不惯茶叶。你去买一杯咖啡来。” 服务员见状,有些为难说道:“黎叔……这里是茶馆……咖啡是不能进门的。” 黎叔瞥了他一眼,淡淡道:“从今天起,咖啡就可以进门了。” “是是是。” 服务员连忙点头哈腰,非常跑了出去。 阮清影紧紧跟着黎叔,满脸不解问道:“黎叔,你经常来这里消费吗?为什么这里的伙计都认识你?” 黎叔满脸宠溺,笑道:“我以前确实是这里的常客,甚至还有专属的茶壶和座位。不过后来觉得烦了,就再也没有来过了。想不到这次重回故地,这里居然一点都没变。” “常客……而且还有专属的茶壶和座位?” 阮清影忍不住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黎叔,心中的惊愕无以言表。她虽然没有去过茶馆,但是偶尔也会去酒吧消费。在酒吧中,如果想要拥有专属的酒柜和座位,那可得往里砸下不少钱。而这个茶馆看起来比酒吧高档多了,花费肯定只多不少。 想不到看起来平凡无奇的黎叔,居然还有这么丰富的过往。 黎叔似乎猜中阮清影心中所想,摇头苦笑道:“黎叔曾经也年轻过。不过清影你别胡思乱想了。黎叔的钱是干净的,保证没有什么灰色收入。” 阮清影随口“噢”了一声。 两人穿过走廊,很快来到一处幽静的包厢外面。还没走近包厢,黎叔就听到里面传来琵琶弹奏的声音。他眯着眼睛听了一会儿,叹气道:“琵琶已经不是那架琵琶,人也不是以前那个人了。连金戈铁马都弹不好,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 琵琶声骤然停歇。 里面传来鼓掌和大笑声:“黎叔不愧是黎叔,还没有进门就听出了琵琶声不对。没错,原来的秦伊人早就不见了。现在的新人呐,早已经弹不出以前那种感觉了。” 包厢门打开,一个方脸中年男人缓缓走了出来。他看到阮清影后愣了一下,皱眉道:“黎叔,你还带了外人来?” 黎叔淡淡道:“清影不是外人。” “阮清影,我知道的。当初我也很奇怪,你为什么会选择这样一个小丫头做搭档。不过既然黎叔你认为是自己人,我当然尊重你的意见。” 姚宜年大笑两声,邀请二人进屋:“茶已经备好了。还是老样子,武夷山大红袍。黎叔,先品品茶?” 说着,姚宜年主动拿起茶杯,双手奉给黎叔。黎叔单手接过,放在鼻子下面轻轻吸了一口茶香,而后叹息一声:“这茶,脏了。” “脏?” 姚宜年一愣,而后自嘲大笑起来:“没错,是脏了。当年的黎公子是何等威风,吃喝玩乐那样不是顶级。就连我姚宜年,当初也只是一名巡逻警察小跟班呢。” “姚宜年?” 阮清影听到这个名字,顿时心中大惊。她刚刚就觉得眼前这个男人面熟,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这次听到他提起名字,阮清影才马上回想起来。这个男人可不就是高级警司姚宜年吗! 他可是警务处处长身前的红人,年纪轻轻就当上了高级警司。当初阮清影从警校毕业的时候,还曾经见过他在警校视察呢。 没想到他居然会出现在这个茶馆中。而且看起来,他对黎叔还十分尊敬。 黎叔抿了一口茶,淡然说道:“姚SIR,有什么事情就直说吧。” “黎叔痛苦。” 姚宜年放下手中的茶杯,正色说道:“黎叔,我今天来找你,确实是有一件要紧事找你帮忙。” “你说。” “大屿山中,倭国武道界和华夏国武道界两雄争斗,这件事情黎叔你应该知道吧?” 黎叔点点头:“知道一些。不过姚SIR,我建议你还是不要掺合这件事情。两方势力都不是我们港城警队可以招惹的。” 姚宜年闻言苦笑道:“我之前也是这样想的,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但是现在不行了……” 他停顿了一下,小心翼翼说道:“今天下午,大屿山死了十几名倭国半步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