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死因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死因

港城出云山脚,鬼冢道场。 作为港城最老牌的空手道道场之一,鬼冢道场已经在港城成立了足有二十多年。其他武馆、道场总是将地址选在最热闹的中环、铜锣湾等人流密集区域。而且这些道场、武馆的装修极尽奢华,广告也是铺天盖地。但是鬼冢道场却独辟蹊径,它非但将地址选在僻静的出云山山脚,更是从来没有打过广告。大部分港城武道界的人士,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这家堪称史上最低调的空手道道场。 但是这二十多年间,港城陆陆续续至少有上百家道场开业,同样的也陆陆续续有上百家道场关门倒闭。而鬼冢道场却始终屹立不倒,就仿佛彻底被人遗忘了。 这简直堪称奇迹。 直到近年来,鬼冢道场才慢慢开始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之中。有人信誓旦旦地说,鬼冢道场是在藏拙。它其实是港城所有空手道道场的中枢。也有人一本正经地说,曾经在半夜三更的时候见到有几十名空手道馆长在这里接受训话。那些平时不可一世的空手道道场馆长,在鬼冢道场里就跟孙子似的,根本连大气都不敢出。 甚至有人说鬼冢道场是倭国间谍的中心。所有来自倭国的忍者,都是从这里被分派出去的。 而真正让鬼冢道场扬名港城的,就是这次由倭国天师发起的决斗。这位被称为倭国活武魂的老人,居然不顾地位悬殊,主动挑战闽江省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这个消息公布之后,瞬间就在全世界武道界掀起了轩然大波。 而挑战的地点,就是在这座鬼冢道场之中。 几乎是一夜之间,鬼冢道场就成为了港城武道界人士最为关注的地方。陆陆续续有港城武道界人士来挑战倭国忍者,但是大多都以失败而告终。 对于港城武道界来说,鬼冢道场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块不吉之地。 此时,在这座不祥之地的僻静院落中,响起了悠扬的倭国民谣。歌谣声清脆,如同泉水叮咚,令人赏心悦目。 歌谣中,夹杂着男女沉重的喘息声。 “啊……” 随着一声沉闷的声音,一个身材精壮,赤裸着上身的男子将身前一个曼妙的身体按到了地上。对方马上乖巧地蹲下,咬开他的皮带…… “嘶……” 饶是这名男人“见多识广”,此时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微微眯起眼睛,甚至可以感受到身体每个细胞都在颤栗,都在兴奋地跳跃。他低下头,望着正在卖力工作的女人狞笑道:“甲贺流的女忍果然是名不虚传。虽然明明知道你们是罂粟,但是享受起来还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女人口中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片刻后,她才抬起头,媚眼如丝:“能伺候大人,是菜菜子的荣幸。如果大人有需要的话,菜菜子可以每天晚上都伺候。” “呵呵,我可不敢让你每天都来伺候。我听说你们甲贺流的女忍的本事。你们伺候的男人越强大,对自己的实力提升也更快。我要是被你多伺候几次,恐怕连上忍的实力都要保不住了。” “更何况你们身体里那些红线,连我都十分忌惮呢。万一真的被红线缠上,我可不就成了你的傀儡?我可是听说华夏国有个半步宗师,现在被你弄得生不如死呢。” 菜菜子站起身,缓缓脱去身上黑色的武士服。她白皙的皮肤在黑色武士服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娇弱怜人。她摇摆着纤细的腰肢,来到男子身前魅惑道:“大人,菜菜子的媚术是用来对付敌人的。但是对于大人,菜菜子真的只是想伺候你呢。” “呵呵,那就再来一次吧!” 男人狞笑一声,再度把菜菜子按到自己身前。血管中的血液再次沸腾起来,似乎连身体每一个细胞都在颤抖。男人微微眯着眼睛,冷冷说道:“如果让我知道你想搞什么小动作,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男子的话音刚落,突然感到一阵刺痛。他怒吼一声,顿时一巴掌扇了出去。菜菜子发出一声闷哼,身体倒飞出去将移门撞破。马上有一名女忍从走廊中跑来,跪在门口询问道:“大人,请问发生什么事了?” 男子一边穿上衣服,一边沉着脸狞声说道:“我早就警告你们甲贺流,别在我面前搞什么小动作!你居然敢指使这个贱人暗算我?你们甲贺流还想不想重回荣耀了!” 女人闻言一怔,马上身体跪伏在地上,颤声说道:“大人你误会了。我们从来没有指使菜菜子对大人不敬。您的地位尊贵,我们怎么敢乱来呢。” “是吗?” 男子大跨步走到这名女忍者面前,冷笑着道:“你自己问她,她想做什么!” “菜菜子!” 这名女忍目光望向血泊之中的菜菜子,责备道:“快向大人认错!你是不是伺候不到位?” 菜菜子倒在血泊之中,一言不发。 “不对。” 这名女忍者见状,脸色微微有些变化。她伸手推了推菜菜子,抬高声音责备道:“菜菜子!你快回答我!” “装死?” 男子冷哼一声,将菜菜子身体踢到正面。只见菜菜子的脸色煞白,双目圆睁。她的瞳孔中缠满了红线,看起来十分恐怕。 女忍者见状,顿时觉得有些不对劲。她将手指放到菜菜子鼻子下面,猛地站了起来惊叫道:“不好!菜菜子真的死了。” “真的死了?怎么可能!” 男子闻言,脸上也露出不自然的神情。他是上忍境界,类似华夏国武道中的宗师。往往到了这种境界,对力量的收放自如,几乎不可能出现误伤的情况。他此前虽然对菜菜子出手,但是对力量的拿捏非常准确。他可以十分确信,刚刚那一下绝对不可能闹出人命。 女忍的脸上露出悲愤神情:“大人,就算是菜菜子没有伺候好您,您也不应该……我们甲贺流原本就式微,培育一个女忍者有多难您知道吗?” 男子摇头,沉声说道:“不,她绝对不可能是我杀的。” “您不用否认。如果不是您,难不成还是……” 女忍话说一半,突然身体一愣。她猛地上前解开解开菜菜子的衣服,规模庞大的胸脯顿时露了出来,摇摇欲坠。如果五分钟前,男子肯定会忍不住把玩一番。但是现在,男子却再无兴趣。 女忍认真检查了一番,难以置信道:“我知道菜菜子的死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