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原委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八十八章:原委

“林神医,小心!” 宝东来见状大惊,连忙开口提醒。他身体猛地加速,想要挡在朱国振前面出手。但是朱国振的速度极快,瞬间已经将宝东来甩开。 宝东来焦急喊道:“老于,快出手!” 没想到于文强朝他摇摇头,笑道:“放心,没事的。” 宝东来更加着急,吼道:“老于你别犯糊涂!林神医能救人!他的命比我们金贵多了!” 没想到于文强依旧脸上含笑,但是却没有出手阻拦。他甚至往后退了一步,好整以暇看着朱国振从自己身前冲了过去。 见到于文强反常的举动,朱国振心中也涌起一丝不详的预感。但是究竟哪里不对劲,他却又说不上来。 “去死吧!” 朱国振怒吼一声。他身上疾射出数十根红线,密密麻麻向林大宝刺去。这些红线疯狂涌动,一时间竟然遮天蔽日,几乎如同一堵红墙,显得十分妖娆邪异。 “哈哈哈!虽然没能杀掉他们俩。但是能杀掉你们华夏国一名神医也算是意外之喜。” 朱国振的声音变得刺耳诡异,听起来像是被人捏住了嗓子。红线气势汹汹,几乎瞬间就来到了林大宝面前,然后疯狂将林大宝缠了起来。 瞬息之间,林大宝就被缠成了一个红色粽子模样。远远望去俨然就是一具新鲜出炉的木乃伊。 “林神医!” 宝东来脸色担忧更甚,不要命似的向林大宝冲去。没想到于文强还是拉住了他的手,摇头微笑:“不急。林神医没事的。” 宝东来怒吼道:“你他妈的脑子是不是被门挤了?这他妈的都被裹成粽子了还叫没事?” 于文强还是沉着摇头:“你不知道林神医的本事……” “他娘的一个中医能有啥本事……” 宝东来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整个人呆滞在原地。他望着林大宝的方向,嘴巴张得老大,甚至都忘记合拢。在他视线所及的地方,林大宝身上突然冒出了黑白两色的火焰,然后迅速包裹了全身。红线在遇到这些火焰之后瞬间收缩,仿佛遇到了最大的天敌。眨眼之间,林大宝身上的红线被火焰燃烧得一干二净。而且一缕火焰还沿着空气急速蔓延,瞬间来到了朱国振的身上。 “啊……” 朱国振喉咙中发出了女人般的尖叫声,然后惊恐地往后退去。这缕火焰直接进入了他的体内,然后分出数缕火焰,沿着经脉向五脏六腑急速游走。原本缠在朱国振经脉和五脏六腑中的红线峰峰惊恐地往后回缩,然后被火焰追上燃烧殆尽。 朱国振的身体如同水蛇一般诡异地扭动起来。他疯狂拉扯着自己的头发,痛苦嘶吼道:“痛啊!我要杀了你!” “咚!” 朱国振将头狠狠撞在墙壁上。他是半步宗师高手,肉体力量原本就极大。这一撞,马上把墙壁撞出一道蜿蜒的裂缝。 林大宝见状,心痛地倒吸一口凉气。他连忙冲于文强和宝东来喊道:“赶紧拉住他!” 两人以为林大宝担心朱国振自杀,连忙上前将朱国振按住。宝东来更是朝林大宝笑道:“林神医你放心。半步宗师的高手想要自杀没这么简单的。” 林大宝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管他自杀不自杀!丫的把我诊所墙撞坏了!你知道我花了多少钱装修么!” 于文强和宝东来两人顿时面面相觑。 很快,朱国振体内的红线已经飞快回缩,只剩他右边胸口的一个线团。黑白火焰呼啸而至,将这个线团包裹起来。而后黑白火焰钻出朱国振的身体,回到林大宝的手中。 火焰散去,只剩下一个小小的红色线团在林大宝手中疯狂扭动。 “噗通。” 朱国振仿佛体内的精气神被瞬间抽离,整个人也是重重委顿瘫软在地上。他缓缓睁开眼睛,向林大宝虚弱说道:“多谢林神医。” “老朱,你恢复了?” 于文强和宝东来见状,连忙冲到朱国振的面前关切问道。 朱国振虚弱摇头,冲这两人露出抱歉笑容:“两位老哥,实在是对不住你们了。我要先走一步了。” “先走一步?什么意思?” 于文强连忙扭头望向林大宝,急急喊道:“林神医,老朱还没有好吗?” 朱国振连忙拉住于文强的手,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别再麻烦林神医了。我自己的病情我自己知道。这些红线是寄生在我的体内的,就像吸血鬼一样日夜吸食我的精气神。我身体的精气已经被吸光了……这不是靠医术可以解决的事情……” 朱国振勉强说完这几句话,然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很显然,这短短的几句话对他来说也已经是十分不容易的。 于文强还是扭头望着林大宝。但是却见到林大宝依旧饶有兴致在打量着手中那个红色线团,没有注意到这边。 朱国振休息了一会儿,接着说道:“林神医能将我从那种人不人鬼不鬼的境地中拯救出来,对我来说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两位老哥,这几天很多事情我都是身不由己的……” 宝东来粗暴打断他的话,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朱国振苍白的脸色露出惭愧的神情:“跟林神医说的一样,我确实是遇到了甲贺流的女忍者。我有好色的毛病,这你们俩是知道的。那天半夜我一个寂寞难耐,就独自离开酒店想找点乐子。没多久我就遇到了伪装成站街女的菜菜子。后面的事情,你们应该可以猜得出来……” 朱国振叹息一声,道:“男人管不住自己下面,真的是会出大事的。但是老哥们,我可以向你们发誓。我此前真的不知道菜菜子是倭国女忍者!要不然我就算是阉了自己也不敢碰她啊!” “后面就跟林神医所说的基本一致。菜菜子趁我们欢爱的时候,在我体内植入了红线。红线很快蔓延,将我控制住了。从那一刻开始,我已经不是我自己了,而是倭国人手中的一个提线木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