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甲贺流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八十六章:甲贺流

“怎么会这样!” 这一刻,宝爷的眼睛里终于露出了惊恐的神情。他听到林大宝的指令,下意识想要抗拒。但是不知为何,脑海中却仿佛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回荡,让他按照林大宝的指令行事。 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体已经不受自己控制。只要林大宝拨动手中红线,自己身体居然就会随之做出动作。 正如林大宝刚刚所说的,自己现在就仿佛变成了一个受人摆布的提线木偶。 “这……” 一颗颗豆大的汗珠从宝爷的额头上滚落下来。他突然猛地张口咬在舌尖上,剧烈的刺痛终于使他的神识恢复了一分。他马上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林大宝喊道:“林神医,救我!” “呵呵,现在信了吧。”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伸出手掌,悬浮在宝爷伤口上方,一缕巫皇真气如同鱼线笔直垂下,悬停在伤口上方。一截红线从伤口中探出头,仿佛水中锦鲤起伏不定。 “咻!” 终于,红线居然自动跃出,缠在了巫皇真气上面。巫皇真气飞速收回,将那段红线从他身体中钓了出来。刚开始这根红线只是一枚线头,但是现在这根红线居然已经滋长了无数倍,几乎已经在宝爷体内生根发芽。 随着最后一根红线被拔出,宝爷再度“噗通”一声瘫软在地上。他身体仿佛被抽丝剥茧,根本提不起半点力气。就连全身衣服也是湿答答的,仿佛刚从水里捞出来。 片刻后,宝爷的精神才恢复了一些。他转头望向林大宝,刚好见到林大宝也从于文强的胸口上取出一段红色线头。不过于文强体内的红线并没有发作,所以没有像宝爷这么生不如死。 两段红色线头被林大宝扔进一个玻璃杯中。这两段线头就仿佛有灵性,居然在杯子中“扑棱扑棱”跳动不已。 宝爷望着这近乎匪夷所思的一幕,呆滞半天才缓缓说道:“林神医,这究竟是什么情况?我们俩到底是什么时候中招的?” 林大宝淡淡道:“这红线是倭国甲贺流女忍的看家本事。她们会在与男人欢爱的时候,不知不觉把红线植入对方身体中。红线在潜伏期并不会造成任何不适。但是只要红线布满全身,那么生死就尽在对方掌握之中。” 宝爷和于文强互相望了一眼,疑惑道:“甲贺流女忍?这是什么玩意儿?” “甲贺流是倭国最有名的忍术流派之一,其中最为出名的就是女忍者。他们会在女孩三岁的时候就开始训练。不管是媚术、忍术、枪术甚至是用毒,几乎无一不精通。每一个甲贺流女忍都是绝色美女,同时也是最杰出的杀手!据说没有男人可以抵抗得住她们的媚术。” “很显然,你们所中的红线毒,就跟她们有关。” “扯淡吧你。” 宝爷好了伤疤忘了痛,马上大大咧咧毫不客气道:“最近几天我和于师父为了擂台比试的事情几乎呕心沥血。白天在擂台上已经把精气神耗光了,哪还有时间去找倭国女忍?” 于文强也是苦笑着点点头,对林大宝说道:“林神医,这件事情你恐怕真的猜错了。为了保持体力打好擂台,我已经有一个月时间没有碰过女人了,更不要说是那些倭国角色美女。” “她们根本就没有机会对我俩下手的。” “是吗?” 林大宝认真听完,这才淡淡说道:“我有说过这根红线是倭国女忍亲手放进去的吗?” “这……” 宝爷和于文强于文强一头雾水望着林大宝,不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我说女忍通常在跟男人滚床单的时候,会神不知鬼不觉把红线植入对方体内。但是我从来没有说过只有女忍才可以这么做。” “事实上对于只要是跟你们关系亲密的人,同样也是有可能性做到这一步的。” “你们仔细思考一下。是不是有这种可能性?特别是在擂台上的时候,有没有发生过让你们理解不了的事情?” “这……” 宝爷和于文强各自思索,旋即都惊讶地互相望了一眼。而后两人默契地扭过头,望着轮椅上的朱师父。 于文强率先摇头,正色说道:“不可能的。朱师父是为了救我们才受的伤。” “没错。如果不是朱师父替我们挡下那一击,咱们可能早就死了。” “朱师父受伤这么重,咱们居然还怀疑他,这太不应该了。” “……” 两人低声讨论了片刻,但是眼中的狐疑眼神却愈加沉重。终于,于文强叹息一声说道:“照理说,就算是朱师父不替咱们挡下那一击,我们也是有足够的把握躲开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朱师父像是提前知道倭国忍者会偷袭我们似的。” “在擂台上唯一有机会暗算我们的人,真的只有朱师父了。” “……” 两人的脸色愈加凝重,心中疑虑也逐渐加深。片刻后,两人却又使劲摇头,不肯主动怀疑朱师父。 林大宝淡淡道:“其实你们心中早就有怀疑对象,只不过是一直都不敢承认罢了。咱们华夏武道界的高手,都是这么唯唯诺诺,没有担当吗?” “胡说!” 宝爷怒吼一声,郎朗道:“我们只是觉得这一切都是巧合罢了。朱师父是跟我们一起从河北来到港城打擂台的。他也是为了替咱们华夏国武道界争一口气,不可能会暗算我们的。” “是吗?”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他挥手打出一道巫皇真气,猛地钻入朱师父体内。原本陷入昏迷状态的朱师父马上睁开了眼睛,直勾勾地瞪着于文强等人。 他的瞳孔中布满了红线,看起来十分骇人。 “这……” 宝爷和于文强终于确认心中想法,同时摇头叹息一声。于文强更是开门见山问道:“老朱,你是什么时候认识那个甲贺流的忍者的?” 朱师父面不改色,呵呵笑道:“什么甲贺流女忍者?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是吗?” 宝爷叹息了一声,幽幽说道:“刚刚于师父只是说甲贺流忍者,并没有说是男是女。老朱,你是怎么知道一定是女忍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