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提线木偶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提线木偶

“你什么意思!” 宝爷一听,马上往前一步,盯着林大宝吼道。他也是半步宗师修为,狂怒之下居然也在空气中带起了一丝劲风。 于文强见状,连忙拦住宝爷,急急道:“宝爷你别急。林神医说的没错,最应该躺在病床上的确实是我们俩。朱师父不就是因为我们俩而受伤的吗?” 宝爷闻言挠了挠头发,瓮声瓮气说道:“他说的是这个意思吗?” 于文强连忙向林大宝连连使眼色。 林大宝将病床上的朱师父扶起来,让他坐在轮椅上。而后,林大宝才对宝爷招招手:“你上来。” “你他妈的到底什么意思!” 宝爷怒发冲冠,对林大宝吼道:“你敢咒我有病?” 就连于文强都忍不住小心翼翼说道:“林神医,您没弄错吧?宝爷他活蹦乱跳的,根本没事啊。但是朱师父昏迷不醒,不是应该救他吗?” 林大宝微微皱起眉头,对于文强沉声说道:“要么就让他躺上来,要么就让他滚蛋。只要出了诊所大门,生死就不关我的事情。” “这……” 于文强思忖再三,这才对宝爷说道:“宝爷,林神医的话是不会错的……” 宝爷冷哼一声,说道:“居然说我有病?我看他才有病呢!于师父,咱们别浪费时间了。朱师父的伤势太重,刻不容缓。” 林大宝闻言,淡淡说道:“浪费时间的人是你。你摸一摸自己左胸位置,是不是有点刺痛。” “痛你娘……” 宝爷虽然嘴硬,不过还是伸手按了一下。一股刺痛传来,几乎让他身体不由自主踉跄了一下,几乎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 “我操!” 宝爷忍不住骂了一声。他连忙撩起衣服看了一下,失声惊呼道:“为什么上面会有个红点?” 林大宝冷哼一声:“发现了是吗?再给你一次机会,到底要不要治病?” “治治治!” 没等林大宝说第二遍,宝爷已经二话不说躺到了病床上。他向林大宝急急说道:“林神医,我到底是咋了?” 于文强一愣,态度转变这么快? 他也拉开自己的胸口看了一下,发现并没有红线。轻轻按压了一下,也没有什么刺痛感。 于文强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向林大宝不解问道:“林神医,为什么会这样?宝爷是什么时候受伤的?” 林大宝一边取出银针在火上炙烤,一边沉声解释道:“要是我猜的没错,是在擂台上的时候受伤的。当初倭国忍者偷袭,朱师父上前阻挡而受伤。但是自始自终,倭国忍者的目标一直都是你和这位宝爷。” “朱师父受到的是皮外伤,并没有性命之忧。但是倭国忍者却移花接木,将真正致命的红线植入了你们俩体内。对他来说,朱师父不过是障眼法而已。” 于文强摇摇头,满脸费解:“不懂。” “这红线是倭国忍术的一种,是甲贺流女忍的手法。女忍以身体作为武器,勾引男人上床之后,再将红线植入他的体内。红线一开始并不致命,如果发现的早很容易就能取出来。可如果红线逐渐扎根,慢慢会扩张到心脏部位。到时候红线植入心脏,生不如死。” “这种生不如死的感觉,很少有人可以扛得过去。更重要的是,等红线布满全身之后,就会侵蚀神识。往往到了那个时候,受伤的人就会变成提线木偶,任由他们摆布。” “怎么可能!” 宝爷闻言连连摇头,讥讽说道:“就凭这根小小的线头,也想让我听任他们摆布?这群倭国龟孙子也太小看……” 他话音未落,林大宝手中银针就刺进了宝爷伤口位置。宝爷忍不住“嗷”了一声,倒吸几口凉气:“轻点儿轻点儿,林神医你这他妈的也太痛了!别的中医扎针不是都不痛的吗?” 林大宝低着头,两指捻着一枚银针缓缓转动。银针长达五寸,几乎深入到宝爷的骨髓之中。随着银针转动,宝爷的惨叫更甚。他双目圆睁,光头上冒出冒出颗颗汗珠,显然正在承受着巨大痛苦。 于文强见状,在一旁不解说道:“宝爷,我也被扎过银针,但是疼痛感没有这么夸张啊。而且你不是说过……当初被人打断了双腿,都能够忍着剧痛……” 宝爷龇牙咧嘴,面部表情十分狰狞:“这不是一码事儿……太他妈的痛了……” “好了!” 终于,林大宝缓缓抬起头。他慢慢取回银针,在银针脱体的那一刻,银针瞬间上挑,居然带出了一块血肉。众人这才注意到,林大宝手中的银针上居然布满了倒钩。这些倒钩在宝爷的胸膛中搅动,怪不得会剧痛难耐。 在针尖的倒钩上,赫然有一段红线挂在上面。这段红线仿佛有生命,虽然被针尖倒钩挂住,犹自在挣扎不已。 宝爷终于重重松了一口气。他望着银针上的红线,狐疑道:“林神医,你确定这根红线有这么厉害?倭国人想要凭这点线头控制我的心智,怕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呵呵,你可以试试。” 林大宝的话音落下,这红线突然又掉到了宝爷的伤口中,然后“咻”得一声就不见了。下一秒,这红线在宝爷体内疯狂滋长起来,几乎瞬间就布满了宝爷经脉和心脏。 宝爷微微皱起眉头,说道:“林神医,我没什么感觉不适的地方……” 他刚话说完,就见到于文强的眼神似乎有些不对。他狐疑问道:“于师父,你为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脸上有花?” 于文强连连摇头。他打开手机照相功能,然后递给宝爷:“你自己看。” 宝爷狐疑接过手机看了一眼,下一秒也脸色剧变。手机中的宝爷,眼睛瞳孔已经布满了红色细线,看起来十分恐怖。他皮肤下的筋脉也被红线所取代,布满整个身体。 “这……” 宝爷使劲擦了擦眼睛,几乎不相信眼睛看到的。 林大宝淡淡说道:“你不是说红线不能控制你的行为吗?你现在注意看着。” 林大宝右手一翻,手掌银针上赫然还有一小截线头。他提起线头,拉扯一下说道:“跪下。” “噗通!” 在宝爷惊恐的眼神中,他双膝一软,重重跪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