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张江南的底牌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七十六章:张江南的底牌

“噗通。” 安正豪的“尸体”从袋子中被倒了出来,滑落在甲板上。一名船员拎着急救箱飞快冲了过来。他扒开人群,俯身在安正豪的胸口上听了一会儿。片刻后,船员抬起头摇头叹息:“已经死了。” “死了?” 船员们面面相觑。船长想了想,掏出手机说道:“现在已经到港城了,报警吧。” “等等。” 张江南拦下船长,狐疑道:“我再检查一下。” 船长依言收起手机。他也在安正豪“尸体”前蹲下,狐疑道:“江南,你认识他?” 其他人也是一脸好奇望着张江南。相比起渔船上其他船员,张江南加入的时间最短,只有短短半年时间而已。而且他的来历也很奇怪,也是被人从海里“捡来”的。但是张江南的本事很高,为人也相当不错。这一路行来,他替渔船解决了不少问题。因此包括船长在内,所有人都对张江南颇为信服。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对于众人来说,张江南几乎就是一个谜团。他平时虽然嘻嘻哈哈,但是却对自己的身世讳莫如深。 张江南眼中也露出迷惘神情,道:“我不认识他。但是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一股让我觉得熟悉的气息……” 张江南在安正豪面前蹲下,挥手打出一道灵力。张江南的灵气与林大宝有所不同,是红色的。这缕红色的灵气悄然注入安正豪体内,沿着安正豪的筋脉流转起来。灵气流转一周之后,再度回到张江南手中。他叹息一声,道:“确实死了。” 他刚刚用灵气感知到安正豪体内的五脏六腑几乎尽数破碎,像是被人重击击伤。张江南自认为就算是自己受到这种重伤,恐怕下场也不会比他好上多少。 “报警吧。” 张江南抬起头,脸上表情那叫一个唏嘘哀伤。半年前他与林大宝在东海上一战,被林大宝惊世一剑劈到了海里。后来张江南在海上流浪,原本是想回到江中市的。可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搞错了方向,阴差阳错来到了港城。这近半年时间,他一直都跟着渔船四处打渔,伺机想要找到林大宝“一雪前耻”。 可是慢慢的,张江南发现自己似乎还挺喜欢打渔的……相比起以前在宗门中终日修炼,这种随处漂泊打渔的日子,简直不要太舒服…… 如果不是安正豪的突然出现,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还背负着宗门任务呢…… 船长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电话还未接通,船长突然觉得周围的空气骤然降低了许多。他不禁打了个哆嗦,骂骂咧咧道:“他娘的,怎么这么冷?” 他扭头一看,顿时脸色大惊。他身边原本围着一群船员,此时竟然个个都被冻得身体僵硬,目光呆滞。他连忙拍了拍身旁一位船员的脸颊,问道:“菜头,你没事吧?” “砰!” 被称为菜头的船员轰然倒地,身体居然如同冰雕一样裂成了两半。将手指放在他的鼻子下面仔细感知,哪还有半点呼吸。 “挖槽!” 船长见状大惊,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他四下张望,发现所有的船员都被冻成了冰雕,全部都一动不动。船长的身体身体筛糠似的剧烈颤抖起来。眼前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于诡异,饶是他见惯了大波大浪,一时间都难以接受。 “嘘!别说话!” 正在这时,从斜方向伸出手一只手,将船长拉倒在地上。船长定睛一看,见到张江南手指放在嘴唇上,做出了一个“嘘声”动作。 张江南小声提醒道 :“有人来了。你不要发出任何声音。” 话音刚落,船尾传来一阵不急不缓的脚步声。听声音,似乎正朝这边走来。船长一愣,连忙下意识捂住嘴巴,小声问道:“江南,是谁暗算我们?” 张江南摇摇头,老老实实说道:“不认识。但我可以确定的是,对方何强。” “咚。咚咚……” 脚步声已经来到了甲板上。两人偏头望去,看到一个魁梧的身影出现在视线之中。他身体上下笼罩在黑雾中,根本看不清模样。冰冷的气息再度降临,几乎将空气都抽离,冰冻成真空状态。 船长马上觉得呼吸困难,身体也近乎无法控制,阵阵发抖。张江南连忙伸出手,放在他的后背上。一股暖洋洋的气息如潮水般袭来,涌入船长体内。船长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气息恢复正常。 那道身影似乎感知到这边的动静,缓缓扭头往了过来。船长顿时一惊,连忙屏住呼吸闭上眼睛。 黑影没有发现这边的异状,于是扭过头重新来到安正豪的“尸体”前面。他伸出手,安正豪的尸体居然主动悬浮飞到了他的手心。黑影微微检查了一番,冷哼一声:“想杀我的人,没这么简单!” 下一秒,船长和张江南顿时觉得一股磅礴的真气袭来,然后疯狂涌入安正豪身体中。这具尸体原本气息全无,但是很快生机开始复苏。虽然隔着一段距离,张江南依旧可以感觉到对方体内气血翻涌,重新在筋脉和五脏六腑中游走。而且这股气血如同蛰居的大龙复活,居然比之前要深厚了数倍不止。 “好强……” 饶是张江南都忍不住在心中发出一声惊叹。刚刚黑衣人这般手段,几乎是逆转生死,起死回生。而且死者复活之后,体内气血居然比之前还要浑厚了许多。这已经不是简单的医术了,而是实实在在的造化! 在张江南以往认识的人中,林大宝的医术最为精湛。但是相比起这个黑衣人的手段,还要弱上不少。 “咳咳咳。” 安正豪的身体重重颤抖了一下,而后剧烈咳嗽起来。他勉强从地上爬起来,揉着太阳穴费解道:“这是哪里?” 黑衣人的声音沙哑,就像是两块尖利的瓷器摩擦后发出的。他沉声说道:“这里是沿海。再过半个小时,船就可以靠岸了。” “沿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