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海面浮尸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海面浮尸

杨芳国的情绪十分低落,全然没有之前施展陈氏太极时候的展露出来的凌厉霸气。林大宝见状心中疑惑,不解问道:“杨师,擂台那边是什么情况?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杨芳国却不愿多谈,只是摇头叹息:“不说也罢。对了大宝,门主怎么样了?” 他目光环顾了一眼院子,这才注意到居然整个院子被拆得七零八落的。院子中原本有两株几十年树龄的镇宅树,当初是特意从外地移植来,替洪九爷替命的。没想到这两株大树中,一株已经被拦腰撞断。另外一株更可怜,居然已经枯萎了。 “这……” 杨芳国见状目瞪口呆。自己明明只离开了一天,怎么这里就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他按捺住心中怒气,对林大宝沉声问道:“林神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把房子都拆了?门主怎么样了?” 林大宝露出尴尬笑容,挠挠头解释道:“那个啥……主要是为了治疗需要。九爷没事了,你可以进去看看。” “真的没事了?” 杨芳国闻言一愣,而后露出狂喜神情。他连忙冲进屋子里,看到洪九爷正躺在躺椅上闭目养神。他的呼吸平顺,体内气息流转也十分顺畅,就跟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 杨芳国使劲揉了揉眼睛,深吸一口气询问道:“林神医,门主真的没事了吗?” 其实杨芳国心中早有答案。只不过没有从林大宝口中得到肯定答复,心中不敢确定。 林大宝点头笑道:“已经没什么大碍了。但是九爷此前中毒太深,导致体内脏器都处于破坏和休眠状态。所以九爷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和恢复。” “原来如此!” 杨芳国突然后退两步,对林大宝长揖到地:“多谢林神医救命之恩。” “杨师,你折杀我了。” 林大宝连忙起身将杨芳国扶了起来。他微笑说道:“正所谓医者父母心,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不过杨师,既然九爷身上的毒已经解了,我建议还是不要继续住在这里了。毕竟这里的风水曾经被破坏,常住下去对身体不好。” “在理。” 杨芳国略一沉吟,道:“我记得门主在港城还有几套别墅,也适合养生的。等门主醒过来,我们随便挑一套,商量一下搬过去。” “几套别墅……” 林大宝闻言顿时愣了一下。港城寸土寸金,一套别墅的价格动辄就是以“亿”为单位计算的。怎么从杨芳国的口中说出来,这就跟大白菜似的。 杨芳国关切问道:“对了林神医,你现在住在哪里?门主的别墅有不少,要不你也挑一套搬过去吧。” 林大宝连忙摆手,嘿嘿笑道:“那不行,多不好意思啊。我行医是为了悬壶济世,是不能收钱的。对了,你说的别墅在什么地段?面积是多少?装修了吗?” 杨芳国翻箱倒柜,找到一叠房产证。他翻找了一下,从中挑出一套递给林大宝:“这套别墅位于半山富豪区的峰顶,位置很好的。我记得当初是港城首富李超人送给门主的寿礼。听说别墅装修得很不错,不过门主一次都没去住过。反正别墅空着也是空着,林神医你去住住,还能涨涨人气。” 林大宝略一沉吟:“既然这样的话,那就多谢杨师了。对了杨师,关于置地大厦的商铺……” 杨芳国摆摆手:“那套商铺不是不肯租,而是因为风水不好。不过林神医你是风水高手,自然不用顾虑这个。我明天早上给房产中介打一个电话,林神医你直接去签合同就行。” “行,多谢杨师。” 林大宝大笑两声,很快拱手告辞。杨芳国亲自把林大宝送到门外,然后欲言又止说道:“林神医,关于倭国忍者擂台挑战这件事情……” 林大宝好奇问道:“怎么了?杨师你今天到底遇到了什么情况?” 杨芳国想了想,终究还是叹了口气:“算了不说了。林神医,你先回去休息。” 说着,杨芳国长叹一声,转身关门。 …… …… 凌晨两点。 西风紧,北雁南飞。 月黑风高。 一艘远洋渔船乘风破浪,摇摇晃晃向港城驶去。这艘远洋渔船是在三个礼拜前出海捕捞的。不过渔船运气不错,在被太平洋刚好遇到洋流过境。大量海鱼随着洋流涌动,一头撞进了渔网之中。 渔船跟着洋流整整一个礼拜,终于将甲板下的冰库装满,满载而归。原本预计至少要四个月才能完成的捕捞任务,居然缩短了整整一大半时间。 “哈哈,前面就是港城了。” 正在掌舵的船长望着不远处的维多利亚夜景,朗声大笑起来。他拿起手边的喇叭,大声喊道:“咱们这次收获不错。靠岸以后,每人都有大红包。大家好好找几个娘们放松一下。” 跑船的人终年在海上漂泊。好不容易靠岸一次,女人总是绕不过去的话题。 船员们闻言更是兴奋大笑起来。有人吹了生口哨,喊道:“船长,江南的红包要最大的。” 船长笑骂了一声:“废话,还用你教!咱们这次能顺利回来,多亏了江南的功劳。江南,靠岸以后你跟着我混。我知道有一个场子的美女最靓最火辣!” 一个黄毛年轻人蹲在船员们中间,裂开嘴笑了一下。 “船长,海里有东西!” 突然,一名船员指着前方朗声说道。船长连忙把探照灯照射过去,看到海面果然漂浮着一个塑料袋。这个塑料袋有一人多长,里面似乎装满了东西。 “你们看,里面是人!” 又有人失声惊呼。众人循声望去,看到那个塑料袋破了一个大洞,一只手掌从里面滑落出来,泡在海水中。 远处有大浪袭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把这个人吞没在海水之中。 “快救人!” 众人顿时焦急大叫起来。话音刚落,一道人影便从船上展翅跃起,踩水来到那具尸体前方。他一只手拎着尸体,另一只手重重拍击海水,借力回到渔船上。身体还没站稳,张江南就把“尸体”倒了出来,沉声问道:“还有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