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幻境退敌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六十七章:幻境退敌

“咔嚓。” 上官文山身前的空气就像是一面镜子,马上就裂开成了无数碎片。眼前的一切骤然发生变化。他再次定睛望去,眼前一切如故。林大宝还是站在洪九爷身旁,躬身与他说话。另外一边,安正豪正拿着红线在房间中施法。洪九爷的精神也不错,根本不像他刚刚看到的那样,已经陷入了濒死局面。 至于房间中那些黑雾和灯光,更是了无踪迹。 “这……” 上官文山怔怔看着这一切,脑海中一时间也没有反应过来。他刚刚经历的一切无比真实,真真切切发生在自己眼前。但是现在看来,难道都变成了自己的幻觉?但这些幻觉也太过于真实了,甚至连他都沉沦进去。如果不是在最后一刻他突然醒悟,恐怕还被蒙在鼓里。 上官文山的后背冒出一阵冷汗。他身为港城洪门门主,本身实力不容小觑,也是宗师境界高手。但是刚刚那个幻境却可以让一名宗师境界高手不知不觉沉沦,对方的实力可见一斑。 港城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恐怖的高手! 他目光从林大宝等人身上来回移动,无法确定刚刚到底是谁动手的。 安正豪见到上官文山表情诡异,于是停下手中动作询问道:“上官门主,你没事吧?” “没事。” 上官文山脸色铁青摇摇头。他望着安正豪正在布置的阵法,突然又想起了幻境中一幕。他连忙开口说道:“安大师,你这个阵法似乎不太对劲啊。” 安正豪微微皱起眉头:“哪里不对劲?” 这个阵法是他昨晚与上官文山商量以后才确定下来的。通过这个阵法,不但可以彻底激发紫河车大阵的威力,更可以将威力扩大数倍。只要阵法一经布置完成,洪九爷体内的隐疾就会瞬间被激发,神仙也难救。 上官文山回想着幻境中阵法被破的那一幕,心中担忧更甚。他想了想,说道:“我觉得你这个阵法不太适合上官门主。要不你还是换一套阵法好了。” 他不停向安正豪使眼色,让安正豪见机行事。 没想到安正豪依旧满脸懵懂,摇头说道:“上官门主,这个阵法没有任何问题的。我已经快布置好了,你看看效果再说。” 说着,安正豪将最后一根红线布置完毕。随着安正豪一声怒吼,地上那些脏器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萎缩。血色弥漫,如同小蛇缠绕到那些死婴身上。房间很快被黑雾所笼罩,那些死婴睁开空洞无神的眼睛,从墙壁中爬出来,手脚并用向洪九爷爬去。 死婴密密麻麻,看起来十分狰狞恐怖。 洪九爷身体上布满诡异的黑雾,如同黑色铁链缠绕在他的身上,将他身体死死束缚在椅子上。 黑雾破开,天空有一道金色阳光照射进来。第一只死婴被阳光照射,尖叫了一声之后化成一滩浓水。 “不对!” 上官文山再度一愣,眼前的这一幕太过于熟悉,根本就是之前发生过的。他再度发出一声怒吼:“破!” 上官文山张口吐出一口本命精血。眼前的一幕再度发生变化。那些死婴瞬间消失,林大宝等人还是跟之前一样,似乎时间还没有走动。 安正豪再度抬起头,询问道:“上官门主,你没事吧?” 上官文山看着眼前三个人,表情惊恐一言不发。突然,他转身就离开了屋子:“我突然想到还有事情,我先走一步。” 安正豪连忙站起来,问道:“上官门主,我阵法还没有布置完成呢。” 上官文山的声音远远传来:“你自己看着办吧。” 外面响起汽车发动机的声音。上官文山驾驶车子,飞似的往港城驶去。 安正豪这才松了一口气。他转向林大宝,笑道:“九章先生,是你搞的鬼吧?” 虽然不知道上官文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能够让他像见了鬼似的逃跑,这种手段恐怕只有林大宝才可以做得出来。 林大宝耸耸肩膀,笑道:“一点障眼法而已。” 他此前是用幻境困住了上官文山。林大宝原本以为在幻境中,上官文山会透露出一些消息出来。比如说安正豪、铁山等人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之类的。没想到上官文山一心只想着杀死洪九爷,根本没有考虑这方面。 而且两次幻境都在中途被他识破了。 林大宝心中遗憾叹气。看来这招幻境还不够完善,起码在对付宗师境界高手的时候,威力还不太够。要不然的话上官文山根本不可能会清醒。 洪九爷惊讶地看了两人一眼,问道:“大宝,你们俩认识?” 安正豪上前,对洪九爷躬身说道:“九爷,前两次冒犯了。我是九章先生的手下。但是上官文山在的时候,我不方便透露身份。” 洪九爷顿时大惊,满脸难以置信:“你是大宝的手下……这……这怎么可能!” 当初的黄半仙在港城地位何等尊贵,被称为港城第一风水大师。他所到之处,无数人等着奉承巴结。而黄半仙死了以后,安正豪接替了黄半仙的位置,也成了第一风水大师。照理说,这种尊贵待遇肯定是有增无减的。 可是他却自称是林大宝的手下!而且他面对林大宝的时候十分拘谨,显然并没有说谎。 安正豪皱眉问道:“九章先生,上官文山走了,我还要继续布阵吗?” 这个阵法,是用来激发死婴作用,杀死洪九爷的。此前上官文山还在这里,安正豪必须要当着他的面布阵。现在上官文山走了,阵法是否就不需要了。 林大宝点头笑道:“当然要继续。虽然上官文山走了,你还是得把阵法布置好。” 安正豪微微皱起眉头,正色提醒道:“九章先生,这个阵法的威力很强,是专门针对洪九爷病情的。如果阵法真的布置完毕,我担心洪九爷的身体……” 他欲言又止,没有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林大宝知道他心中所想,于是笑道:“放心,有我在没事的。你尽管布阵,让我看看你这一年到底长进了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