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大限将至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大限将至

杨芳国离开后没多久,门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紧接着,上官文山带着安正豪走进屋子中。安正豪见到林大宝之后,依旧脸色如常,似乎昨天两人并未见面。 上官文山环顾了一眼四周,疑惑问道:“老杨不在?” 自从洪九爷隐居生病以来,杨芳国与洪九爷几乎寸步不离。没想到今天他居然不在,着实让人觉得有些意外。 林大宝微笑道:“杨师去倭国忍者设下的擂台观战了。咱们华夏国一方没有宗师高手压阵。杨师主动前去指导指导那些年轻人。” 上官文山微微一愣,旋即露出一丝狞笑。他之所以一直没有对洪九爷动手,有一部分原因就是担心杨芳国发疯。毕竟杨芳国是正儿八经的陈氏太极宗师,练就了一身杀人技。而且他性子执拗,容易钻牛角尖。如果他真的发起疯来,就连上官文山也会觉得十分头疼。 他今天之所以亲自跟来,就是担心杨芳国会来捣乱。没想到杨芳国居然难得不在,省下一堆麻烦事。 上官文山大笑起来:“应该的。倭国忍者都欺负到门口来了,这件事情无论如何不能忍。我其实也原本让洪门高手前去帮忙的。只可惜最近人手紧张,还没有腾出手来处理这件事情。” “这是咱们两国武魂的交锋,绝对不能有任何差池。没想到老杨热血豪情,敢为华夏先!” 上官文山发出阵阵畅快笑声,而后扭头对安正豪说道:“安大师,有劳你了。你一定要记住,九爷身体虚弱,是不能受到任何刺激的。” 上官文山故意将最后一句话重重复了一遍,其中意思不言而喻。林大宝听出他话中玄机,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 身后的安正豪点点头,缓缓说道:“上官门主放心。既然是你亲自交代的,我肯定全力以赴。不过死婴练就的紫河车十分歹毒,威力极强。如果想要逆转紫河车风水大阵,更是十分凶险,到时候恐怕需要林神医帮忙。” 林大宝笑着点点头:“你随意。” 说话间,安正豪也朝身后挥了挥手。几个黑衣人提着箱子缓缓走进房间里。箱子打开,里面都是一些香烛、纸钱之类的东西。另外还有一些新鲜脏器,居然都泡在酒精中。饶是林大宝,都觉得有些阴森恐怖。 安正豪取出红线,沿着房子走了一圈。随着安正豪的步伐,红线很快布满整个屋子。林大宝从门口望去,这些红线居然隐约勾勒出了一个人脸的模样,看起来狰狞恐怖。 安正豪用脚丈量,将墙体中那些紫河车都标注出了位置。而后他取出随身携带的脏器,逐一摆在这些紫河车前面。 整个房间中阴风阵阵,似乎连温度都降低了许多。林大宝站在门口,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安正豪布置出的这个阵法,比紫河车还要更加歹毒一些。它不但可以彻底激发紫河车的尸毒,而且还将威力扩大的数倍。就连巫皇传承中,这种歹毒阵法都可以被称为是禁忌。 而且林大宝十分确定,黄老邪应该也没有掌握这种歹毒阵法,要不然当初他也不会被林大宝轻松斩杀。让林大宝疑惑的是,安正豪这些东西是从哪里学来的。 坐在轮椅上的洪九爷也感觉到了身体不适。他缓缓睁开眼睛,原本就浑浊的眼睛更是昏暗无光。他向林大宝伸出手,艰难道:“大宝,大限快到了。” “请君来飨!” 安正豪发出一声阴阳怪气的吟唱声。房间中的灯泡发出“滋滋滋”的电流声音,紧接着很快爆炸。此时原本是白天,但是整个房间却变得漆黑一片,仿佛提前进入了黑暗之中。 上官文山望着这一幕,眼中也露出惊讶神情。他也没想到安正豪施展出来的风水招式居然声势这么浩大。自己现在置身阵法之外,也觉得心生忌惮。如果这道阵法笼罩在自己身上,恐怕也会十分棘手。 他眯起眼睛,看到洪九爷几乎已经被黑暗完全笼罩。那些死婴紫河车居然活了过来。它们手脚并用,如同蜘蛛似的向洪九爷爬去。洪九爷身上缠绕着黑气,就仿佛被铁链牢牢锁在椅子上,动弹不得。 上官文山见状,终于朗声大笑起来:“九爷,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我亲自来送你上路,够给面子吧?” 上官文山跨出一步,走进了黑暗之中。他很快来到洪九爷面前,面目狰狞说道:“九爷,你是我进入港城洪门的领路人。照理说我不该这么对你的。但是怪只怪你在洪门的威望太高。你一天不死,我的门主位置就一天坐不踏实。以前七杀、贪狼、破军三人都围在你身边,我拿你确实没有办法。但是现在,他们三人早就被我派出去了,就连杨芳国也不在这里。现在的你只不过是一个孤家寡人而已。人死如灯灭,你该去了。” 洪九爷眼睛死死盯着上官文山。他双手用力撑着椅子,似乎想要站起来扑向上官文山。但是无论洪九爷如何使劲,身体根本无法从椅子里站起来。 “哈哈哈!曾经闻名中外的洪门九爷,现在也只不过是个废物而已。” 上官文山几乎抑制不住心中的快意,仰头大笑。他等这一天,确实等了太长太长的时间。 突然之间,他见到一缕阳光从黑暗中照射进来。这缕阳光如同一把金色长剑,将黑暗划开一道裂缝。紧接着,阳光越来越多,如同万箭穿心将黑暗刺穿。终于,笼罩在洪九爷身上的那些黑雾,也仿佛见到了致命的天敌,尽数收敛。 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些死婴紫河车更是直接化成了一滩腐水。 “这……” 上官文山呆呆看着这一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前。前一秒钟,他仿佛已经得偿所愿,亲眼看到洪九爷死在自己面前。但是后一秒中,这一切竟然都化作乌有。 “不对!” 上官文山略一沉吟,突然猛地反应过来。他仰头发出一声尖啸:“敢暗算我!给我破!” 他张口咬在自己的舌尖,喷出一口精血。与此同时,他体内灵气汹涌而至,轰然砸在身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