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陌生的安正豪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六十一章:陌生的安正豪

眼前的安正豪与一年前相比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细看之下却又觉得有些不同。一年前的安正豪还略显年少轻狂。他虽然是黄半仙名义上的弟子,但是却每晚被黄半仙放血夺取精元。如果不是林大宝将他手腕上的佛珠抢走,而后又杀死了黄半仙,安正豪绝对活不过三十岁。 可以说,林大宝也是安正豪的救命恩人。 那时候的因此整个人气质萎靡,轻狂背后透露着不自信和不信任。但是现在的安正豪,气质却十分内敛。单单从他脸上,完全看不透他心中所想。最让林大宝惊讶的是安正豪体内的气息变化。一年前的他只不过是内劲高手而已,气息薄弱。但是现在,他的气息悠长,恐怕已经不弱于宗师境界高手。 林大宝心中微微有些惊讶。看来安正豪这一年来另有奇遇。要不然实力提升不可能会这么迅速。 林大宝从椅子上站起来,似笑非笑望着安正豪。安正豪环顾一周,但是目光却没有在林大宝脸上有任何停留,而是直接扫了过去。林大宝微微皱起眉头,但是没有说话。 这边,上官文山已经客气介绍道:“安大师,这位就是老门主上官文山。这位是林神医,咱们港城最近炙手可热的中医国手。” 安正豪目光停留在两人脸上,淡然说道:“两位,久闻大名。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洪九爷点头示意。 林大宝望着他,淡淡说道:“初次见面?安大师果然是贵人多忘事。” 安正豪闻言疑惑道:“什么意思?我们以前见过面?” 上官文山的目光也扫了过来,笑问道:“林神医,你们在哪里见过面?”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淡淡道:“要是我没记错的话,安大师一年前应该去过内地吧?” 安正豪摇摇头,说道:“一年前家师曾经去过内地。但是我一直都在港城,从来没有出去过。” 上官文山也笑道:“这点我可以替安大师作证。黄大师殒命的消息传到港城的时候,安大师正在港城呢。我记得那时候是有一场水陆大会,安大师也是嘉宾之一。” 安正豪点头道:“想不到上官门主还记得这件事情。” 听到两人的对话,饶是林大宝也是露出了不解神情。两人对话十分自然,不像是串供。特别是安正豪,目光中确实充满了陌生,难道自己真的认错人了? 又或者是安正豪另外有什么隐情了,所以才会故意装作不认识。当初安正豪是是而跟着铁山一起回到港城的时候。到时候找到铁山,真相自然就一清二楚了。 想到这里,林大宝对两人笑道:“应该是我记错了,不好意思。” “安大师,今天请你过来,是有事情找你帮忙。” 上官文山很快转入话题,指着地上那个死婴说道:“我们怀疑有人要还九爷。安大师,你看看这个。” 安正豪目光望去,顿时脸色微变。他快步走了几步,在死婴面前蹲下。略微检查了一番,安正豪才抬头皱眉说道:“这是紫河车?” 上官文山竖起了大拇指:“安大师果然是见多识广。没错,这就是紫河车。我们怀疑九爷一直生病,就跟这个死婴有关。” “容我看看。” 安正豪从口袋中取出一只巴掌大小的罗盘,在房间中踱步观察起来。他一手持着罗盘,另外一只手手指不停拨动,似乎在飞快心算。他一边算一边走,偶尔还停下脚步,对着一处方位仔细观察。 见到这副场景,林大宝也露出了些许好奇神色。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别人是如何看风水的。此前林大宝看风水,都是用巫皇传承中的风水堪舆法。巫皇传承中的方法,根本不需要借助任何工具。只要用巫皇真气推测所有可能出现的风水情况,然后模拟风水环境就行。这种方法十分高深,比罗盘要精准不少。但是这种方法对施法者的要求非常高,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到。饶是林大宝有时候都会觉得心神不济,需要借助那块龟甲帮忙。 “上官门主,麻烦找人把这堵墙也敲开。” 安正豪在一堵风火墙前面停下计算良久,而后才沉声说道。上官文山使了个眼色,马上就有人上前,将这堵墙拆开。拆开之后,里面又掉出三具死婴。其中一具死婴胸前还挂着一个牌子,上面写着洪九爷的名字和生辰八字。 安正豪捡起牌子,脸色凝重对洪九爷说道:“九爷,确实有人要害你。这些死婴组成了一个阴毒的索命阵法。要是在这里待得时间久了,就容易被尸毒入体。到时候你的五脏六腑都会被破坏,神仙也难救。” 杨芳国闻言,惊讶地望了一眼林大宝。安正豪现在说的话,跟之前林大宝的解释几乎一模一样。而且安正豪是通过罗盘计算良久,才得出了这个结论。此前林大宝只是扫了几眼,便很快就看出来了底细。 两人孰弱孰强,高下立判。 杨芳国讥讽道:“傻子都看得出来这是害人的,还用你说吗?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该如何救人。” 安正豪微微皱眉,面露不快。 洪九爷朝杨芳国微微摇头,缓缓说道:“安大师。照你所说,这里被人布置了风水凶阵,那我是不是只要离开这所房子就安全了?” 上官文山猛地抬起头,意味深长望着安正豪。 安正豪掐指算了算,摇头说道:“非也。九爷你不但要继续住在这所房子里,而且还要住得越长越好。” “你找死!” 杨芳国是暴脾气,马上怒吼一声。他目光在上官文山和安正豪两人之间移动,呵斥道:“上官文山,这就是你找来的风水高手!我看你们根本就是想害死门主!” “杨老,你听我说完。” 安正豪脸上没有丝毫不快,淡淡说道:“我这么做,正是为了救九爷。正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洪九爷是因为这些死婴紫河车才身染重病的。想要让他恢复健康,只能再从这些死婴身上着手。生死祸福相依。我的方法可以一劳永逸解决这个问题。只不过需要九爷你冒点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