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章:再见安正豪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再见安正豪

上官文山拨通电话,询问了几句以后叮嘱道:“好,我们在这里等你。你尽快过来。” 他挂断电话,对洪九爷意味深长笑道:“九爷,我刚刚邀请了一位风水大师前来帮忙。有他的话,管他什么紫河车、尸毒都不用担心。” 洪九爷面无表情道:“风水高手?港城有这么多风水高手?” 上官文山点头说道:“九爷,你隐居太久,对港城已经不了解了。但是我想你肯定听过一个名字,那就是风水大师黄半仙。” 洪九爷略一思索,点头说道:“我听说过他。当年他也是刚出道没多久,但是声名鹊起很是厉害。我记得当时在黄龙山有一场风水斗法。是港城几位成名已久的风水大师联手摆下场子,想要给初出茅庐的黄半仙一个教训。但是没想到他手段极强,居然以风水治风水,一日内击败七名风水大师。真是这场鄙视一举奠定了他半仙的名号,让他一跃而成港城风水第一人。” 林大宝闻言微微有些惊讶。没想到黄半仙当年居然也有这么多辉煌经历。但是转念一想也是正常。港城这么大,里面更是卧虎藏龙。没有一点真刀真枪的本事,想要在这里立足简直难如登天。 “不过那之后没多久我就隐退了,没有再多关注这些。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黄半仙应该更厉害了。” 上官文山淡淡说道:“不愧是九爷,居然对当年那些秘事这么清楚。实不相瞒,黄半仙在一年前就死了。” “黄半仙死了?” 饶是洪九爷见惯了大风大浪,在听到上官文山的话之后也是脸色大变。他微微眯着眼睛,仿佛陷入了回忆之中,哀叹一声道:“当年黄龙山风水大战,我也是见证人之一。那时黄半仙何其意气风发,就算是面对七名风水大师围攻,照样如同闲庭信步。没想到啊,岁月催人老。他居然先我一步死了。” 林大宝在旁边插话问道:“九爷,你知道黄老邪什么底细吗?” 当初林大宝斩杀黄老邪,还顺手抹杀了他护身符箓中的一道魂魄。其实林大宝对黄老邪并没有任何忌惮,只是那道魂魄中蕴含的实力,却让林大宝不敢小觑。特别是几天后,那名叫陈江南的年轻人居然来黄老邪报仇,这就让林大宝更加不安。 那名叫陈江南的年轻人实力很强,甚至不必林大宝弱上多少。由此可见他们背后那个宗门实力有多恐怖。 洪九爷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黄半仙的底细。说实话他第一次来港城的时候,我曾经派洪门的人调查过他。但是很可惜,并没有什么结果。唯一可以确定的是,黄半仙是从内地来的。据说他是一个古老宗门的外门弟子。” “外门弟子就这么厉害?” 林大宝愣了一下。要知道一年前的黄半仙,已经是宗师境界高手。当初他斩杀黄老邪,可是花了不少功夫的。当然,如果林大宝现在实力也早已今非昔比。如果再遇到黄老邪的话,林大宝有信心一招将他击杀。 洪九爷叹息一声:“江湖风雨急,岁月催人老啊。曾经那些老伙计,现在也没几个剩下了。” 一旁的上官文山笑了起来,说道:“老门主,我今天找来的风水大师叫安正豪,是黄半仙的嫡传弟子。自从黄半仙死了以后,安正豪就全面接管了他的生意。跟安正豪接触过的人,都说安正豪青出于蓝,实力已经不弱于黄半仙。甚至有传闻说,黄半仙就是被他杀死的。我是费了好大劲才把他请来,专门替您老看风水的。” 杨芳国闻言讥讽道:“原来也是一个欺师灭祖的人。真不愧是蛇鼠一窝。你请他来,到底是救门主还是害门主的?小算盘只有你们俩心里才清楚。” 上官文山面无表情扫了杨芳国一眼,冷声说道:“老杨你屡次三番冒犯我,我可以不追究你。但是如果等会儿你冒犯安大师,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安大师现在是港城风水第一人,不管是实力还是关系网都不容小觑。他要是想对付你,恐怕只要动动小拇指就行了。” 杨芳国怒发冲冠:“谁敢!” 洪九爷朝他摆摆手:“既然安大师可以杀死黄老邪,就证明他的实力已经不弱。老杨,当心祸从口出。” 杨芳国立马点头,恭敬说道:“是,门主。” 见到杨芳国对洪九爷毕恭毕敬的态度,上官文山心中不由得浮现出一阵妒意。虽然他现在是名义上的洪门门主,但是他却从里没有得到这些洪门元老的尊重。相反,洪九爷已经隐居多年,但是洪门中却依旧流传着他的传说。那些洪门元老提起洪九爷,无一不是心生向往,毕恭毕敬。 正是因为这样,上官文山才会对洪九爷恨之入骨。只要洪九爷一天不死,上官文山的门主位置就永远坐不踏实。 很快,门外响起了汽车喇叭声。马上有手下上前报告,道:“门主,安正豪安大师来了。” “好!” 上官文山朗声大笑,率先迎出去:“我去迎接安大师。” 随着上官文山离开,房间中顿时空了一大半。杨芳国不禁冷笑道:“什么狗屁安大师。他上官文山哪有这么好心,肯定没安好心。要是我没猜错的话,这里的风水阵法,肯定也是黄老邪的手笔。港城风水师总共就这么几人,除了他还能有谁。” 林大宝“呵呵”笑了两声:“杨师,你这话只对了一半。我曾经跟黄半仙也有一面之缘。这里的阵法确实是他的手笔。不过师父坏并不代表徒弟也坏。安正豪为人还可以,这点你们可以不用担心。” 杨芳国顿时来了精神:“林神医,你们是熟人?” 林大宝笑着点点头。 说话间,门外已经传来了凌乱的脚步声。紧接着,上官文山的笑声传来:“安大师,辛苦你亲自跑一趟了。不过九爷是洪门老门主,在洪门德高望重。现在他身体抱恙,实在是不方便出去。所以请安大师亲自过来,也是不得已的事情。” 一个冷漠的声音响起来:“举手之劳而已。上官门主客气了。” 一行人走进屋子中。 安正豪抬起头,目光刚好与林大宝对望。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似笑非笑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