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太极经纶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五十八章:太极经纶

“九爷你要搬回港城?” 上官文山深吸一口气,片刻后才幽幽说道:“港城空气差是非多,不适合病人居住。九爷你既然退休了,还是在这里安心养病比较好。” 洪九爷望着他,淡淡道:“这么说的话,你似乎不想我回港城?” 上官文山连忙摇头,呵呵干笑道:“当然不是。九爷您可是我们港城洪门的定心丸,我怎么会不想你回来呢。我之所以这么说,完全是从九爷您的健康来考虑的。” 杨芳国冷哼一声:“我看你是怕门主回到港城以后,重新得到洪门上下的支持吧!毕竟港城洪门是门主一个人发展起来的。” 上官文山扫了杨芳国一眼,冷冷说道:“老杨,我念在你我曾经是兄弟的份上,对你一再忍让。你要是再对我阴阳怪气,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是门主门主,你是洪门帮众。根据帮规,对门主不敬是要三刀六洞的。” 杨芳国仰头大笑,衣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好久没松动筋骨了!上官文山,你尽管来试试!” 上官文山眼中闪过一丝忌惮。太极杨芳国曾经是港城洪门第一高手,一招太极云手几乎打遍港城无敌手。几年过去以后,杨芳国的功力恐怕有增无减。如果真的交手,恐怕也会造成不小的麻烦。 “杨老,想要跟门主交手,你得先过了我这一关。” 上官文山身后,一名穿着唐装的中年人沉声说道。他往前一步,身体微微下蹲,手肘往上与肩齐平。单单一个起手式,身体就如同开弓拉弦,势大力沉。 杨芳国扫了他一眼,冷笑道:“八极拳?撞断几棵树了?” 中年人沉声说道:“二十一棵。” 八极拳练的也是童子功。从年幼开始,就在山上栽下十八棵树苗。从此以后每天上山撞树,将十八棵树全部撞断以后才算功成出山。年幼时力气小,树苗也小,撞断树苗并不难。但是随着树苗长成长成大树,难度越来越高。特别是十年后树苗已经成材,想要撞断一颗大树至少需要一年时间。 眼前这名中年男子一共撞断二十一株大树,实力可见一斑。 杨芳国面不改色:“二十一株大树,也算是一方高手,配跟我交手。八极太极原本为一家,我今天也算是清理门户。” 说着,杨芳国双手抱圆,淡淡道:“给你三次出手机会。” “砰!” 没等杨芳国话音落下,中年脚下一块地砖便赫然裂开。下一秒,中年人已经来到杨芳国面前,手肘对着杨芳国的脸颊狠狠撞去! 当年他在山中撞树,曾经用这一招生生将一头黑熊的头颅撞碎! “呼……” 杨芳国身体微侧,右手如同海绵一样柔软,牵着中年人往前方冲去。中年人只觉得全身力量似乎找到了一个宣泄场所,居然不受控制往前冲去。下一秒,他身体重重撞在墙壁上,将墙壁撞出一条裂缝。 上官文山的眉头微微跳动了一下。墙壁后面另有玄机,他比任何都清楚。如果墙壁真的碎了,洪九爷更加不可能在这里居住。 他冷声说道:“下次再撞坏九爷的屋子,我要你的命。” 中年人身体猛地一怔,浮出忌惮神情。他朝上官文山连连点头:“遵命,门主。” “呵呵,八极武人的风骨何在?” 杨芳国的冷笑声在中年人耳中响起。中年人顿时怒上心头,几乎下意识使出一招贴山靠。没想到杨芳国的身体就像是一个漩涡,将他贴山靠的力量尽数吸收。下一秒,这股力道又从杨芳国后背涌出,砸在墙壁上。 “嗡。” 似乎整栋屋子都抖动了一下,墙壁上又出现了几条裂缝。 “隔山打牛?” 林大宝望着杨芳国的招式,心中露出些许惊讶神情。太极拳确实十分玄妙,对于力量的控制已经达到了一个近乎苛刻的程度。相比起来,巫皇传承中的拳法甚至都稍有不足。两者印证的话,让林大宝对巫皇传承的感悟顿时又上了一层。 身体中由巫皇真气和圣光融合而成的黑白真气,此时也缓缓运转起来。原本两股气息的糅合还有些滞碍,但此时竟然无比熨帖。 他双手在面前划动,看似毫无章法可言。但是却划出一个又一个的太极阴阳鱼。他如痴如醉,整个人似乎进入了一种极为玄妙的状态。 杨芳国惊讶地看了一眼林大宝,突然朗声唱道:“无极为静处蒙冥,万物混沌尚无形。无极是为太极母,虽静蕴寓动势能。太极为动阴阳分,宇宙从此有暗明……” 随着杨芳国口中唱出口诀,他身体也随之踏步摇摆。他是而揽雀尾,时而出云手。有时左右挥手弹琵琶,有时又左右野马分鬃。他速度时快时慢,慢时如同闲庭信步,快时又如同霹雳惊雷。 林大宝目不转睛看着杨芳国,身体也随之摇摇晃晃摆动起来。 “哈哈哈!再来!” 杨芳国此时的精气神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他打完一套太极拳法,身体居然升腾出缕缕白烟。他再次望向那名中年人,沉声大笑:“出手!” “嗡!” 中年人只觉得脑海中一片空白。他身体摇摇晃晃,竟然战意全无。下一秒,他耳边传来上官文山的冷哼声。顿时他身体一怔,再度咬牙冲了上去。 他身体高高跃起,气势居然比前两招还强横了许多。而他脸颊潮红,显然是用了某种瞬间提高实力的方法。 杨国芳继续朗声大笑,突然问道:“学会了没!” 林大宝浑浑噩噩,似乎还没有从刚刚的状态中恢复过来。 杨芳国身体猛地闪到林大宝身后,将他一把推向前面。杨芳国大笑道:“你来接这一招。” “居然现教现学!” 中年眼中闪过一丝愠怒。杨芳国欺人太甚,居然现教一名徒弟来与自己交手!他自觉受到奇耻大辱,不由得发出一声怒吼:“去死吧!” 他再次加大力度,势如奔雷! 林大宝似乎依旧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甚至连眼睛都是闭着的。直到又劲风袭来,刺得脸上生疼,他才缓缓睁开眼睛。 八极拳劲已经近在咫尺。 林大宝抬手、揽圆。手指拨动,似乎在身前出现了一台琵琶。 有琴音响起,是金戈铁马,也有醉卧美人膝。 林大宝的瞳孔变为黑白两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