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古玩大师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古玩大师

门口有笑声传来,紧接着响起了一阵脚步声。林大宝挥手撤去黑白火焰,一切又恢复成原样。墙壁还是那道墙壁,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但是一想到墙壁中那些婴儿尸体,就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上官文山?” 林大宝望向洪九爷和杨芳国,淡淡道:“他来做什么?” 杨芳国是暴脾气,当下便怒上心头。他沉声说道:“只要他敢上门,我就打死他!” 没想到洪九爷朝他摇摇头,笑说道:“大宝刚来咱们这里,上官文山马上也就到了。他是来做什么的,难道还不够明显吗?看来咱们这位洪门新门主,对大宝也是非常关心呐。” 林大宝含笑点头,说道:“我刚来港城第一天,他就替我接风洗尘,想让我替他治病。只不过我看他不顺眼,就把他给拒绝了。” 杨芳国闻言一愣,惊讶说道:“你当面拒绝了上官文山?你当时不知道他的身份?” 林大宝耸耸肩膀:“当然知道。他派人到机场接机,把我请进了望月楼。而且作陪的人都挺有身份。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他是谁。” “知道他是港城洪门门主,你居然还敢拒绝他?哈哈哈!林神医,我现在看你是越来越顺眼了。” 杨芳国闻言朗声大笑起来。而后他冷哼一声,说道:“一定要提防这种人。当初他不过是洪门中一个小角色而已。是门主一手提拔他,将他培养起来的。想不到他翅膀硬了之后马上就暗算门主,将他赶出了洪门!这种小人,就算死上千百次都不足惜。” “呵呵……看来老杨你对我的误会还是很深啊。” 脚步声越来越近,已经来到了门口。上官文山推门进入,望着杨芳国满脸诚挚道:“老杨,自从我进入港城洪门之后,就把你当成大哥看待。三十年前是这样,现在依旧是这样。不管你对我有多少误解,你永远都是我的大哥。” 杨芳国讥讽道:“要是早知道我的兄弟是这样。我可能第一次见面就会把他丢粪坑里泡死。” “哈哈哈!” 林大宝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上官文山眼中闪过一丝不快,隐藏极深。他又望向林大宝,微笑说道:“林神医,我们又见面了。听说你在港城开了一家诊所。我身体抱恙,所以一直没去捧场,心中很是过意不去。” 他朝身后摆了摆手,很快有人捧着一个小盒子上前。盒子打开,里面一尊巴掌大小晶莹剔透的玉如意。上官文山将玉如意捧给林大宝,客气道:“一点薄礼,恭喜林神医诊所开张。” “多谢多谢。” 林大宝嘿嘿一笑,将玉如意手下。他捏起这枚玉如意,仔细打量了一番笑道:“上官门主出手很豪气啊。这只玉如意玉质剔透,但是光华却又内敛毫不张扬。很显然,这玉如意应该有一些年份了。要是我猜得没错的话,应该是以前皇宫大内的东西吧?” 上官文山朗声大笑:“没错。这枚玉如意是我从东北一个熟人手里得来的。据他所说,这是当年溥仪逃难东北流出来的好东西。曾经有人想用燕京城一栋四合院来交换,都被他拒绝了。” “居然这么贵?” 饶是林大宝都微微有些咂舌。燕京城里一套四合院,价格恐怕不知凡几。现如今寸土寸金,更是难以估量。想不到这玉如意居然可以卖出这种价格。 看来上官文山为了讨好自己,确实是下了血本啊。 林大宝眯起眼睛,再次打量着这枚玉如意。而后,林大宝叹息了一声:“可惜啊。这玉如意虽然是以前宫里的老物件,但是这几十年保存得却很不好,导致玉心出现了浑浊。如果温养不得当的话,几年以后恐怕就碎了。” “只是这枚玉如意最大的问题。现在看似价值不菲,但是也只不过是昙花一现而已。” 听到林大宝的话,上官文山顿时身体一怔,惊讶望向林大宝。正如林大宝所说,这枚玉如意确实存在着这个缺陷。当初他从东北几个盗墓贼手中拿到这尊玉如意的时候,一度也欣喜若狂。但是后来经过许多位古玩专家多轮鉴定,这才勉强看出这枚玉如意的缺陷。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上官文山才肯做个顺水人情,割爱将玉如意赠送给林大宝。 没想到林大宝只是微微扫了一眼,居然就看出了问题症结所在。其实他不明白,林大宝其实对古玩一窍不通。但是他的眼睛却跟常人不同,足以看出古玩最细微的下次。 恐怕连最资深的古玩专家都做不到这一步。 林大宝将玉如意在手中掂量了一下,随口笑道:“多谢上官门主的顺水人情。” 上官文山面不改色,对林大宝笑道:“没想到林神医不仅医术通天,对古玩的研究也这么精通。如果不是林神医点拨, 我还不知道这枚玉如意竟然有这种缺陷呢。下次有古玩拍卖会,我一定邀请林神医帮忙掌眼。” 林大宝呵呵干笑了两声。上官文山不愧是洪门洪门,人精一般的人物。就算是被林大宝当面挤兑,也照样面不改色,云淡风轻。寥寥数语就把自己摆到了受害人的位置。 上官文山将目光转向洪九爷,恭敬问候道:“九爷,最近身体好些了吗?我这段时间事务繁忙,实在是没时间来向您请安。” 洪九爷微微颔首,温润说道:“身体快要不碍事了。林神医的医术通天,说是让我向天再借一百年。” “向天再借一百年?” 上官文山脸色微变,而后故作欣喜:“有林神医出手,自然是没事的。而且这里空气清新,对九爷休养病情也极为有好处。看来只要九爷在这里再住个一年半载,身体肯定就彻底没事了。” 杨芳国闻言冷哼一声,讥讽道:“要是在这里再住一年半载,恐怕连命都要没了。” 上官文山意味深长笑了两声:“老杨说笑了。这里青山秀水,居住环境很好。相比来,港城车水马龙的环境才不适合养病。” 洪九爷平静说道:“乡下住习惯了,想回城里换换口味。正好你今天来了,我告诉你一声,我准备这两天就搬回港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