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紫河车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五十六章:紫河车

林大宝手中挑着灯笼,沿着屋角慢腾腾走动。他身体微微佝偻,腾出一只手负在身后。从侧方望去,此时的林大宝就像是一名老农,正在自家田地里视察庄稼收成。 杨芳国一头雾水望着林大宝,片刻后他狐疑问道:“门主,你知道林神医在做什么吗?不是说要看病吗?他拎个灯笼到处溜达干啥?” 洪九爷也看不出林大宝的目的。他略一沉吟,说道:“随他去吧。林神医这么做,自然有他这么做的道理。” 杨芳国还是连连摇头:“不懂,不懂!林神医这架势根本不像治病的医生,反而更像一名风水先生。” 杨芳国的话音未落,不远处的林大宝突然发出了一声冷笑。两人连忙循声望去,看到林大宝正将灯笼提到高处,对着一处墙壁认真检查。他身体前倾,看起来无比投入。几乎整个人都要钻进墙壁里去了。 “好歹毒的风水阵法!居然差点连我都骗了。” 林大宝在在墙壁面前,冷笑连连。他手指不停拨动,似乎正在计算着什么东西。而后,他又在房间客厅中缓缓走动起来。他手中那朵黑白火焰已经彻底熄灭。至于那个灯笼,也已经被林大宝扔得远远的。 杨芳国性子很急,连忙追问道:“林神医,到底是什么情况?” 林大宝朝他 林大宝身体一愣,仿佛被杨芳国惊醒。他朝两人笑笑,不好意思说道:“不好意思,刚刚太投入了。对了杨老,这栋房子是你们自己造的吗?” 杨芳国摇摇头,说道:“不是,是我从当地人手里买的。去年洪门发生了很多事情。老门主心灰意冷,决定找个地方清静一段时间,这才买了这栋房子。但是没想到才住了没多久,老门主就得了重病。” “当地人?” 林大宝想了想,笑道:“要是我猜得没错,你们买房子的时候肯定是委托中介办理的,并没有直接跟房东联系吧?” 杨芳国惊讶看了林大宝一眼:“林神医,你怎么知道?你的意思是说,老门主之所以会生病,是跟这栋房子有关?” 林大宝点点头:“更确切的说,是因为这栋房子的风水不太对劲。” “不可能。” 杨芳国闻言摇摇头,正色说道:“我自幼练习太极,对风水也稍有涉猎。这栋房子的陈设十分简单,根本就不存在什么风水阵法。房子外面的环境也很普通,几乎是随处可见的样子。这怎么可能会是因为风水原因导致生病。” 杨芳国还想继续发牢骚,却见到洪九爷对自己微微摇头。接着,洪九爷虚弱笑了两声:“大宝,你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林大宝点点头,径直来到窗户前将窗帘全部都拉上。而后他又将房间里的电灯全部关闭。顿时,整个房间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 杨芳国更是一头雾水,问道:“林神医,你到底想做什么?” “呵呵,你们很快就知道了。等会儿不管看到什么,千万不要惊讶。” 林大宝的声音在黑暗中响了起来。下一秒,一朵乳白色火焰在林大宝手心处生成,如同一盏天灯悬浮在天花板上。乳白色的光芒将四周照亮,整个房间影影绰绰,看起来有些阴森诡异。 杨芳国和洪九爷四下张望,依旧不明所以。 林大宝淡淡说道:“注意看四周墙壁。” 林大宝的声音落下,又一朵黑色火焰骤然出现,与乳白色的圣光汇聚在一起。这火焰居然变成了黑白两色,宛如一条太极阴阳鱼在缓缓转动。房间中的光线又变得昏暗起来,但是穿透力更强。光芒照在皮肤上,居然还有针扎似的刺痛感。 一道人影在墙壁中一闪而过。 “什么东西!” 杨芳国一愣,猛地冲到那道墙壁前面。他刚刚看到墙壁中似乎出现了一个人影,但是又看不太分明。他努力盯着墙壁,想要看出一个子丑寅卯。 墙壁在光芒的照射下忽闪了一下。等周围光线再度亮起,一张扭曲的脸庞居然紧紧贴着墙壁,与杨芳国隔墙对视。他眼睛瞪大极大,嘴巴也是无助张开着,似乎想要从墙壁中爬出来。 “谁!” 空气中响起了杨芳国太极云手发出的气爆声。紧接着,坚硬的墙壁赫然出现了一个深陷进去的巴掌印。 “当心!这些紫河车有尸毒!” 林大宝见状连忙上前,将杨芳国一把拉开。他检查了一下杨芳国的手掌,发现并没有受伤,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他略微责怪说道:“杨老,我刚刚说得很清楚了。不管看到什么,一定要冷静!你怎么……” 杨芳国赧然,迟疑说道:“我也没想到墙壁里居然……林神医,墙壁中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你刚刚已经看到了。这些都是婴儿尸体。更加确切地说,这些尸体叫做紫河车,是用刚刚脱离胎盘的婴儿制成的。他们将婴儿放在熟石灰中,用各种手段保证婴儿不死。在各种药物的催生下,婴儿就会逐渐成为一种药引。这就是紫河车。” 林大宝搜索了脑海中关于紫河车的记载,对两人耐心解释道。他他接着说道:“由于这种方法太过于邪恶,所以逐渐就消亡了。没想到居然还能在这里遇到。而且一遇到就能看到这么多。九爷,看来对方为了对付你,花了不少心思啊。” 杨芳国皱眉:“你是说,门主之所以会生病,就是因为这些……死婴儿?” “没错。紫河车十分阴毒,对风水的影响极大。对方把这么多紫河车封闭在墙壁中,既可以将怨气积攒到最多,又可以不让你们发现。布置下这个风水局的人绝对是个高手。” 林大宝此前一度怀疑是黄老邪出手布置这个阵法的。但是很快林大宝就打消了这个念头。他曾经跟黄老邪交手,知道他的深浅。以黄老邪的道行,绝对不可能布置出这种风水阵法的。 可是除了黄老邪又会是谁呢?要知道黄老邪在港城名气很盛,被称为风水第一人。 杨芳国冷哼一声:“我知道是谁做的了。除了他,港城还能有谁这么阴毒!” 林大宝惊讶问道:“是谁?” 正在这时,门外响起了阴鸷的笑声:“老门主,上官文山来看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