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老骥伏枥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五十三章:老骥伏枥

“咚咚咚。” “咚咚咚。” 望月楼五层,响起了缓慢而有节奏的敲门声。很快,房门缓缓打开。上官文山苍老的脸庞出现在门缝中。 透过门缝,似乎可以看到大床上凌乱躺着两名白皙的窈窕身姿。看样子,三人刚刚从“大战”中暂时停歇下来。 敲门的手下连忙低下头,不敢再看。 上官文山披上衣服,淡淡说道:“我不是说了,没事不准打扰我吗?” 手下头深深低下头,解释道:“门主,是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前您让我们盯着林大宝和老门主。今天他们见面了。” “咔嚓。” 厚实的房门突然裂开,接着轰然倒下。房间中两位美女顿时尖叫起来,慌乱扯过被子盖在自己裸露的身体上。这名手下这才发现,这两位美女虽然浓妆艳抹,但是面容依旧还是十分稚嫩。恐怕两人年纪加起来都不超过三十岁。 上官文山注意到手下的眼神,于是似笑非笑道:“好看吗?” 手下连忙低下头,胆怯道:“门主,我什么都没看到。” 上官文山冷哼一声,接着道:“说!林大宝和那个老不死的怎么见面了?” 手下踌躇了一下,解释道:“门主,这应该是巧合。林大宝似乎准备在港城开店,所以去找商铺。刚好老门主在置地大厦有一间……” 手下一五一十把林大宝今天的行程说了一遍。最后,这名手下小心翼翼说道:“刚刚派出去的人传来消息,林大宝已经上了杨老的车子了,现在正往老门主家驶去。” “砰!” 上官文山一掌拍出,就连墙壁似乎都微微震动了一下。他喘着粗气,如同一头愤怒的公牛:“你是说,我亲自让林大宝替我治病,他却拒绝了我。但是他却因为一个商铺,而主动跑去给那个老不死的治病?” 手下犹豫片刻,小心翼翼点头:“确实是这样的。门主,听说林大宝还懂风水。你说他会不会看出老门主家里的风水变化……” “呵呵,呵呵……好你个林大宝!你拒绝替我治病,反而去看诊所免费提别人治疗,这我忍了。但是今天你因为一个商铺,跑去给那个老不死的治病,让我如何能忍!” 上官文山不怒反笑,就连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片刻后,他沉声说道:“备车。我也好久没有去看过那个老不死的了。今天也去凑凑热闹。” 手下连忙点头:“是!” “等等。再约上安正豪。那个风水阵法是黄老邪摆出来的。现在黄老邪死了,让安正豪来处理。” 手下闻言微微一愣,小心翼翼说道:“门主,现在安正豪的名气也大得很。听说要跟他见面的话,也需要提前预约呢。” 上官文山顿时皱起了眉头,抬高声音呵斥道:“连我都需要预约?” “自从黄老邪死了以后,安正豪就全面接管了黄老邪的生意。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听说安正豪跟军方走得很近。目前在港城的上层圈子中,安正豪可以说是最炙手可热的人了。但是我想门主你邀请他,他肯定会给面子的。只是……” “军方……” 上官文山沉吟两秒,道:“算了,我亲自给他打电话。既然跟军方有关系,我也要给他这个面子。” 电话很快接通,上官文山爽朗大笑:“贤侄,我是上官文山……” …… …… “林先生,你怎么了?” 杨老站在林大宝身后,微微皱起眉头。自从林大宝下车之后,举动就变得很奇怪。他先是围着屋子外面转了几圈,现在又站在门口迟迟没有进门。这行为举止,看起来完全不像是一名医生。 杨老忍不住催促道:“林先生,我家老爷就在里面。” “抱歉。” 林大宝朝杨老笑笑,语气中更加客气。他走进房间,就见到一名白发苍苍老人坐在太师椅上。老人骨瘦如柴,看起来风烛残年,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油尽灯枯。可饶是这样,他的精气神却非常好。犹如一头病虎,王者气概犹存。 他见到林大宝进门,只能微微点头致意:“林先生,老朽重病在身,不方便起身迎接,望海涵。” 林大宝往前走了两步,笑道:“客气了。是我不请自来,应该要讨罚。” 他上上下下打量着老人,双目瞳孔突然变成了诡异的一黑一白。白色瞳孔圣洁,眼神柔和。黑色瞳孔玄妙,似乎蕴含着万般变化。似乎在林大宝的眼神下,世间再无奥秘,所有的一切都完全袒露在他面前。 老人似乎也感受到林大宝目光不凡。他微微失神,旋即笑道:“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个字。林先生的‘望’似乎很不一般啊。” 杨老扫了林大宝一眼,目光中满是警惕。自从林大宝进门开始,杨老整个人的精气神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他站在两人中间,全身肌肉紧绷。如同一张拉开的牛角大弓,随时准备出手。 陈家沟太极出手就是奔雷手。只要林大宝稍微露出半点不对劲,杨老马上会欺身而上,将林大宝控住住。 林大宝收回目光,咧嘴笑了笑:“职业病了。老先生如何称呼?” 老人笑笑:“我姓洪。你可以叫我洪九。” “红酒?” 林大宝微微一愣:“好酒量。” 洪九爷朗声大笑起来,说道:“哈哈哈,好多年没有人敢拿我的名字开玩笑了。林先生,你是第一个。说起来,以前有些小家伙也常这么跟我说话。现在他们长大了,都各自出去讨生活了……” 老人似乎沉浸在了回忆之中,情绪变得有些低落。杨芳国见状,连忙开导道:“门主,那四个小家伙心里可都惦记着您呢。你现在服用的药方,可不就是阿七托人送来的嘛。” “呵呵,听说阿七是不是快要结婚了?唉,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撑到他婚礼那天。听说他妻子有身孕在身,我还想着抱孙子呢……” 洪九爷回过神,朝林大宝抱歉笑了笑:“林先生别见怪。我年纪大了,容易回忆以前。一不留神就走神了。” 林大宝点头笑笑:“没事。不过说起结婚这件事情,我可能更清楚一点。你们口中阿七的婚礼是两个月后。他妻子的预产期是三个月后。不出意外的话,您老肯定可以去参加的婚礼外加抱孙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