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太极熟人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五十二章:太极熟人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穿过车水马龙的接通,平稳往前驶去。时下正值晚高峰,道路上非常拥挤。喇叭声、咒骂声此起彼伏。很多汽车如同蝗虫一般加塞超车,秩序十分混乱。 司机们也是火冒三丈,一边开车一边破口大骂。 但是这名老人开车却有条不紊。就算是有人蛮横超车,老人也是减速慢行,全然没有半点有钱人的跋扈气焰。 劳斯莱斯平稳行驶,几乎感受不到一丝颠簸。 林大宝望着窗外,突然打破沉默笑道:“老人家,你是练太极的吧?” 正在开车的杨芳国微微偏头,语气平淡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太极讲究守心、守静、守神,万物归一,浑然天成。所以但凡是练太极的人,身上都有一股道法自然的气质。特别是那些练习太极多年的人更是如此。我第一眼见你,就觉得你特别符合这股气质。” 杨芳国淡然笑了两声,随口说道:“那你觉得我练了几年太极?” 林大宝略一沉吟:“你身体看似苍老,但是保养得却很好。尤其是体内的精气神如巨龙蛰伏,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所以你练习太极的时间应该不会少于五十年。而且你的练的太极拳应该是正宗的陈家沟太极拳。至刚至猛,走的是实战路子。” “咯吱。” 饶是杨芳国向来心境古井无波,此时也忍不住猛地踩下刹车。车子挺稳,他骤然回头望向林大宝。他原本浑浊的眼睛此时居然如同鹰搏兔,变得无比锐利。那一瞬间,林大宝居然有一种被野兽盯上的感觉。 杨芳国沉声说道:“你以前认识我?” 林大宝摇头笑笑:“杨老,我们是第一次见面。我此前也从来没有来过港城。” 杨芳国语气更加不善:“有人雇你调查过我?” 林大宝再度摇头,笑道:“杨老你想多了。我主动联系你,只是想要租一个商铺而已。而且不瞒你说,你的号码我还是刚从物业那里要来的。不信的话,你可以打电话回去问问。” 林大宝原本只是客套一句。没想到杨芳国居然真的拨打了物业电话询问。得到物业的肯定答复之后,杨芳国原本严肃的神色才稍微有些缓解,说道:“既然这样,你为什么知道我的资料?” 林大宝似笑非笑看着他:“要是我说是猜的,你信吗?” 杨芳国一言不发,发出一声冷笑。 林大宝继续笑道:“我确实是猜的。我刚刚就说了,练习太极的人气质不同。而且世人对太极有一种误解,认为太极是老人家玩的武术。但实际上,太极拳用于搏杀的时候至刚至猛,十分凶狠。唯一能够跟太极媲美擂台的,应该就只有八极拳了。” 杨芳国赞许望了林大宝一眼,重新发动车子往前开去。 “我曾经遇到过一位太极高手。他也是实战高手,全身气血涌动如同大江大河。我正是从他练习太极的时间,才推断出杨老你练习太极的时间的。” 杨芳国闻言略微有些惊讶:“哦?你居然也认识陈家沟太极高手?你确定不是那种一掌就可以把人打飞的假太极?” 林大宝收敛笑意,正色摇摇头:“当然不是。他叫温伯仁,也是陈家沟太极的传人。当初他为了扭转世人太极无用的印象,不惜以身犯险去地下擂台打擂!以武立命,让人赞叹!” 林大宝口中所说的温伯仁,就是林大宝当初在燕京城地下拳场的时候认识的太极拳高手。当初林大宝化名九章,在雷卫胜的地下拳场中大杀四方。 后来还认识了温伯仁、李三拳等人。李三拳甚至还将控制力量的方法传授给林大宝,让林大宝受益匪浅。 说起来,林大宝已经有一年没有见到他们了。 杨芳国不屑地“哼”了一声:“无知!世人对太极的印象不好又如何!只要我们知道太极是能打的,也是真正的杀人技就可以了!对了,他的战绩怎么样?” 林大宝微微摇头。这老人看似不在意世人对太极的看法,实则恐怕比谁都在乎。他笑着说道:“温兄的太极路子十分刚猛,在擂台上连赢五场,将黑鬼、白人、倭寇之流打得不敢出头。” “哼!算是没给我们陈家沟太极丢脸!要不然的话,我哪天亲自去清理门户!” 林大宝听出杨芳国的话中玄机,连忙追问道:“杨老,难道你认识温伯仁?” 杨芳国冷哼一声:“不认识。不过陈家沟太极传人总共就这么几个老不死的。这个叫温伯仁的,肯定是某个老家伙的徒子徒孙。说起来,他还得喊我一声师伯。” 说话间,车子已经缓缓驶进了位于元朗的一栋小别墅中。港城寸土寸金,但是仅限于市区范围。其他诸如元朗、新界等区域,依旧还是相对偏远的状态,就跟内地农村没什么区别。 这辆劳斯莱斯行驶在这种乡间小路上,显得有些格格不入。反倒是那些来来往往的村民已经见怪不怪,压根儿就权当没看到。 车子停在一栋小楼前面。 杨芳国上前拉开车门,对林大宝正色说道:“林先生,里面请。” “不急,不急。” 林大宝没有急着进门,而是沿着屋子转了一圈。这栋小楼与一般的农村小楼并没有什么区别,风水也极为普通。屋子不远处就是青山,远远看去如同卧牛。屋子前面是一条小溪,虽然溪水清澈,但是对风水的改善并不多。 林大宝不禁微微皱起眉头。照理说,这里的风水应该不足以让移花接木,让远在港城闹市区的商铺都会受到影响啊。 “进去吧。希望你没有吹牛,真的是一名中医。” 杨芳国在林大宝身后催促道。林大宝点点头,迈步走进小院中。刚一进门,林大宝就问道了一股刺鼻的药味传来。更让林大宝感到意外的是,这缕药味居然林大宝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林大宝微微皱眉,努力回忆在哪里闻过这种药味。 “等等。” 林大宝略一沉思,拍了拍脑袋笑道:“我想起来了。这药方是我调配出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