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蛊虫练成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三十一章:蛊虫练成

“咔嚓!” 玉佩裂开。 一道巨大的力道从玉佩中激荡出来,重重轰击在坤班胸口。坤班猝不及防,身体倒飞出去撞击在墙上。混泥土浇筑的承重墙上,赫然出现了几道蜿蜒裂缝。 “咳咳咳!” 坤班剧烈咳嗽起来。他捂着胸口,拼命压制体内翻滚的气血。原本黝黑的脸庞此时居然变得煞白煞白的,看起来十分诡异。 范琪在一旁看了他一眼,皱眉惊讶道:“坤班大师,你没事吧?” 坤班深吸几口气,呼吸才勉强顺畅了一些。他点点头,沉声说道:“没想到她脖子上那块玉佩这么厉害。我差一点就遭了暗算。范琪小姐,你知道她这块玉佩的来历吗?” 这块玉佩具有很强的护身效果,此前已经挡住了坤班多次暗算。刚刚坤班全力出手,自认为连宗师高手都要避其锋芒。可没想到居然才勉强将玉佩击碎。 也就是说,这块玉佩几乎可以挡住宗师之下高手的全力攻击! 就算是对坤班来说,这块玉佩的作用也十分巨大。特别是对那些经常遭受暗算的顶级富豪们来说,这更是千金难买的宝物!如果这块玉佩出现在拍卖会上,恐怕会引起那些富豪们的疯抢。 听到坤班的问题,范琪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曾经问过她,她没告诉我。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块玉佩跟那个叫林大宝的男人有关。” “又是林大宝?” 坤班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个名字他已经听过很多次了,此前他甚至放出本命蛊虫想要暗算他。只可惜在快要成功的时候,却被人暗中破坏,导致功亏一篑。 后来连本命蛊虫都死了。令他元气大伤。 不过当时这个叫林大宝的男人几乎瞬间就被蛊虫迷惑了。由此推断,这个男人的实力应该不强。 “呵呵,她现在不说没关系。等会儿我会让她老老实实说出来的。” 坤班的脸上露出狰狞笑容。他从柳乔伊头上拔下一根头发,扔进了铁桶中。铁桶中的红色液体马上剧烈翻滚起来,冒出一个个气泡。液体下有东西急速游动,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好臭啊。” 范琪退后一步,捂着鼻子说道。 坤班在一旁深吸一口气,满脸陶醉道:“臭?不不不,难道你不觉得这股气味非常迷人吗?” 他右手探出,猛地插入铁桶之中。下一秒,坤班右手闪电般缩回,从里面拎出一只诡异的虫子。这只虫子通体黑色,身下多足,看起来就跟蜈蚣似的。但是虫子却长着人脸,乍一看五官居然跟柳乔伊有点像。 如果林大宝在这里,看到这一幕肯定会大吃一惊。因为那天戴安娜的幻象中也有这样一只虫子。后来林大宝抓住虫子,从中反推出了制造幻象的方法,从而成功凝聚出了一名幻象。从这个角度来说,这只蛊虫对林大宝还有恩呢。 这条蛊虫在坤班手中不停蠕动挣扎,面部表情也变得十分扭曲。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从坤班的手中逃脱。 范琪强忍着心中的厌恶,摆摆手骂道:“快放回去,好恶心啊。” “呵呵,范琪小姐你很快就会喜欢它的。” 坤班用挑剔的目光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范琪,而后笑道:“再取下一点指甲和鲜血,很快就能培育成功了。” “我来弄。” 范琪赶紧上前,小心翼翼从柳乔伊大拇指上剪下一段指甲。而后她又用针头刺破柳乔伊的手指头,挤出几点鲜血。 柳乔伊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看了范琪一眼,皱眉痛苦道:“阿琪我要走了……大宝还在等我呢。” 范琪的脸上满是狰狞笑容:“走?呵呵,你马上就会舍不得走了。” “滴答!” 鲜血落入铁桶中。与此同时,范琪又将指甲粉散落在液体中。 “咕噜。” 红色液体再度翻滚起来。那只形似蜈蚣的蛊虫正在以肉体可见的速度在飞速变大,很快就长到了巴掌大小。它头部的五官尤其清晰,看起来就跟缩小版的柳乔伊似的。 “成了!” 坤班再次拎起那只蛊虫打量了一番,而后更是猖狂大笑起来。他将蛊虫举到范琪面前,狞笑道:“你看,是不是很美?” 范琪皱眉退后两步,厌恶道:“快拿走!离我远一点!” 坤班哈哈大笑。 他将蛊虫放在手中,陶醉道:“等蛊虫适应了环境,就可以将它放进柳乔伊的身体中了。到时候柳乔伊的一举一动都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保证言听计从。” 范琪迫不及待道:“还要等多久?” “很快。只要十分钟就够了。” “好。我再等十分钟!” 范琪脸上表情变得无比狰狞。她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道:“要是我没记错的话,这里就是红灯区吧?你说如果堂堂娱乐圈天后出现在这种风月场所中,会引起多大的轰动?啧啧啧,这足以成为今年港城娱乐圈最大的新闻了吧。” “风月场所是吗?” 坤班贪婪的目光从柳乔伊脸上扫过,狞笑道:“范琪小姐,我不介意我第一个享用享用吧?” 范琪点头大笑:“那当然。越多男人越好!我要让她彻底身败名裂!对了,你应该知道怎么联系这里的红灯区老鸨吧?” 坤班点头笑笑:“楼下街对面就有一家。听说她们是港城草姐手下的。像柳乔伊这种娱乐圈天后,我想草姐应该会很欢迎的。” 说话间,门口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坤班和范琪一愣,几乎条件反射般弹开。坤班更是捏起一串黑乎乎的珠子,警觉望着门口。 他扭头对范琪皱眉道:“你没有被跟踪吧?” 范琪点点头,笃定道:“当然没有!我们一大早就出门了,那时候连狗仔队都没出来呢。” “那还有谁会来敲门?” 坤班沉思几秒,小心翼翼来到门口。他探头在猫眼里看了一眼,旋即松了一口气,笑道:“吓死我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到。是街对面洗头房的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