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章:武魂再聚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武魂再聚

于文强速度极快,不知何时已经来到吉野一郎的身后。他身体高高跃起,单足站在吉野一郎的头顶。 于文强爽朗的笑声传来:“痛快!” “咔嚓!” 于文强身体下挫,内劲从吉野一郎的头顶灌下。随着一声清脆的骨裂声传来,吉野一郎的身体如同大山一般重重倒下,甚至连擂台都摇晃了一下。 于文强轻轻一跃,从吉野一郎的头顶跃下。下一秒,他单膝跪地喷出一口鲜血。显然刚刚在与吉野一郎的交手中,他也受伤不轻。 “竟然……真的赢了……” “于文强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实力提高这么多?” “他现在已经半步宗师了。” “除去实力以外,他改变最多的就是身上那股精气神。他往擂台上一战,就能让人感觉出他是要杀人的。但是其他人上了擂台以后,完全没有这股气势。” “这就是武魂啊……” “……” 这一刻,华夏国武道界众人也纷纷动容。于文强以一人之力连杀两人的行为,终于让他们开始正视实力的差距。这种差异并不仅仅是在武道境界,更多的是武魂差距! 何为武魂? 前方有敌千万人,吾亦往矣!一约既定,万山难阻!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于文强吐出两口鲜血,再度缓缓站起身体。他坚毅的目光从剩下的倭国忍者脸上扫过,缓缓说道:“还有谁!” 还有谁! 一言既出,倭国忍者脸上均是大怒。十多人猛地起身、拔刀,杀气腾腾对着于文强。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将于文强一刀劈成两半。 一名华夏国武道人士缓缓起身,身体一跃就冲上了擂台。他与于文强并肩站在一起,讥讽道:“怎么,想以多欺少?” 又有人起身跳上擂台:“还有我呢,算我一个!” “还有我!” “他妈的,在我们华夏国地地盘还敢以多欺少?老子打的你们满地找牙信不信!” “来啊!小鬼子们别怂!” “……” 一时间,足足二十多名华夏国武道界人士一起冲到了擂台之上,与那群倭国忍者针锋相对。见到这种场景,这群倭国忍者脸上也闪过一丝忌惮,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几步。 三井纯孝更是深深皱起了眉头。在今天之前,华夏国这些武道界人士全部都是一盘散沙。别说是武魂了,就连胜负心都没有。但是现在,这群人的精神居然像拧成了一股绳。或者说,这些人的武魂就像是一柄锋利的长刀,架在倭国忍者的脖子上。 三井纯孝丝毫不怀疑,只要己方稍微举动不当,恐怕就会被他们一拥而上乱拳打死。 “哈哈哈……” 三井纯孝突然大笑起来。他望着于文强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没想到三天没见,你的实力居然提升这么快。你们华夏武道果然是博大精深,一切皆有可能。我看今天大家都累了,要不就先到此为止吧。我们明天继续如何。” 于文强缓缓点头:“可以。” “走吧!” 罗兴等人围着于文强,前呼后拥、众心捧月般走了。一行人刚刚走出空手道道馆,于文强再度喷出一口鲜血。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身体也疲软地倒在罗兴身上。 “快送医院!” 众人一看,顿时焦急万分。有人飞快取出手机,准备拨打医院急救电话。没想到于文强却朝他摆摆手,虚弱道:“不去医院。去……去美人沟诊所……林林……林先生能救我……” 说罢,于文强脑袋一歪就昏死在罗兴怀中。 …… …… “八格牙路!” “废物!一群废物!” “为什么!他的实力竟然可以提高这么多!” “快给我查!他这四天都做了什么事情!我要知道到底是谁让他蜕变成这样的人!” “这种人必须死!他会阻碍我们帝国大计!” “……” 空手道道场中,三井纯孝就像是一只发怒的狮子,一边咆哮一边来回踱步。在房间中,几名倭国忍者毕恭毕敬站在一旁,不敢说话。 等三井纯孝的怒气稍微消散,一名忍者上前汇报道:“我已经调查过了。于文强这四天除了在一家诊所治病以外,并没有做任何其他事情。” “在诊所治病?哪家诊所?” 手下毕恭毕敬答道:“是一家叫美人沟诊所新开小诊所。我派人调查过,这家诊所刚刚开业,老板是一个内地人。诊所的生意很好,每天都要排队。” “美人沟?” 三井纯孝脑海中总觉得这个名字十分熟悉,但是不知为何完全想不起来。他想了想,说道:“安排一下。我明天去这家诊所里看看。” 手下有些为难,说道:“这家诊所是需要预约的。我刚刚查过,诊所昨天的预约已经满了。” “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明天我必须要去美人沟诊所!我们来港城已经半个月了。没想到这群支那人却越战越勇!如果让大人知道这个结果,我们有什么脸面面对他?” 几名忍者闻言,顿时羞愧地低下了头。 三井纯孝疲惫挥挥手:“你们先出去吧。一定要记住,我们是为了天照大神的荣誉而战!我们每一次失败,都是让天照大神蒙羞!” “是!” 这几名忍者这一刻又战意凛然,起身怒吼。他们向三井纯孝90度鞠躬,然后拉开门离开。 “菜菜子,你留下。” 三井纯孝突然缓缓说道。其中一名忍者身体微微一怔,关上房门返回房间,双膝并拢跪在地上。 三井纯孝微微点头:“脱衣服。” 被称为菜菜子的忍者毫不犹豫把全身衣服脱下。这居然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人。尤其是她的皮肤极白,就仿佛是冬夜里的白雪,吹弹可破。 只是看她的年纪似乎不大,恐怕都不足二十岁。 菜菜子很快脱光衣服,全身赤裸站在三井纯孝面前。她清秀的脸庞上没有任何表情,似乎正在做一件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 “趴下!” 三井纯孝拎着一根皮带走到菜菜子面前。他又取出一个狗项圈扔在地上,狞笑道:“把这个戴上。” “啪。” 他皮带挥动,菜菜子白皙的皮肤上顿时出现了一道血痕。很快,房间中响起了暴虐而又狂野的喘息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