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不过如此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一十九章:不过如此

于文强的手松开。 武田优子的尸体重重摔倒在地上。她秀丽的脸上依旧双目圆睁,似乎直到临死那一刻都不愿相信于文强真的会出手杀人。 上一场比试,武田优子就是用这个方法击败了于文强。对于倭国女忍者来说,女人身体就是最好的武器。特别是在面对华夏国武道人士的时候,这几乎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但是武田优子万万没有想到,短短三四天时间,于文强就仿佛是完全换了一个人。上一场比试中,于文强招式中规中矩,根本不跟有任何逾越动作。但是这一场,于文强根本就没有这个顾虑,几乎招招致命。 于文强将尸体踢开,面无表情说道:“我说过,现在在我眼中只有敌我之分,无关乎男女。” 整个擂台场地一片寂静。不管是华夏国武道界还是倭国忍者,均是满脸震惊盯着于文强。刚刚于文强出手的动作已经颠覆了他们的想象。不是说于文强的招式又多厉害,而是他的招式十分接地气,近乎是街头无赖打斗。 但是不可否认,于文强的招式实用性极强。抛去招式的观赏性不说,这确实是威力最大最实用的方法。 “居然连这种下三滥的招式都敢用。” “每招都是冲着下三路去的,太下流了。” “这简直是给我们华夏国武道界抹黑。” “……” 华夏国武道界先炸开了锅,众人纷纷指着于文强大声呵斥道。有几名胡子花白的老人更是气得浑身发抖,白胡子乱颤:“成何体统!这简直成何体统!” 于文强脸色平静望着华夏国武道界众人,缓缓说道:“你们是不是觉得我的功夫很难看,甚至十分下三滥?” 有人抬高声音呵斥道:“你还有脸说!” 于文强面不改色,语气平淡:“这又如何。我赢了。” 我赢了! 听到这三个字,许多人不由得闭上了嘴巴。没错,于文强的招式虽然看似下流,但是他赢了。华夏国武道界连输三天,今天终于赢了第一场。 “赢了又怎么样!你把我们老祖宗的传统都给丢了!要是你师父还活着,看到你为了赢比赛而去揪女人奶子,踢女人裤裆,他肯定当场把你逐出师门!” “不,丢了老祖宗传统的人是你们,而不是我。” 于文强终于抬高了声音,郎朗说道:“老祖宗练习武道,是为了杀人!在擂台上连命都保不住,还有什么资格谈老祖宗传统!敌人可以掏裆,你们为什么不行?敌人可以抓奶,你们为什么不行!敌人不讲道义,你们为什么讲?凡事都要将道义,还打什么擂台。不如把脖子伸出去给别人砍算了。” 于文强大声嘲讽,声音中满是不屑。他望着一片死寂的台下,吐出一口口水:“一群孬种!” “呵呵,没想到华夏国武道界居然也有明白人。据我所知,于桑四天前还不是这样的。我能知道为什么现在会突然态度发生变化吗?” 三井纯孝目光复杂从于文强脸上扫过,而后看似恭谨说道。 于文强望着他,讥讽道:“怎么,没安好心?没错,确实有高人指点过我。” 三井纯孝饶有兴趣:“哦?哪位高人?今天来了吗?” 他充满杀气的目光从人群中扫过,似乎在寻找可能目标。对他而言,一次输赢根本无关紧要。他更关心的是如何将华夏国的武魂彻底打没。在今天之前,他认为整个华夏武道界几乎已经了无生气,武魂不在。但是现在,于文强的出现,却让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安。 能够在短短三天时间内就让于文强产生这种蜕变,对方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杀死这个人,比杀死一百个乃至是一千个于文强还要重要。 三井纯孝的目光在人群中移动。很可惜,入眼处的华夏众人神情麻木,完全没有他想要寻找的那股武魂。 于文强猜出三井纯孝心中所想,于是冷淡说道:“你应该庆幸他不在。要不然的话,你们都会死。” “果然没来。” 三井纯孝眼中闪过一丝失望。他望着于文强,似笑非笑说道:“没关系,我有一个办法可以让他现身。” “哦?” “只要我把你打死,他肯定会出现的对不对?” 三井纯孝大笑起来。他伸手轻轻一挥,狰狞笑道:“吉野君,有劳了。” 三井纯孝的声音落下,一个身材魁梧的忍者缓缓起身,朝这边走来。相比起其他忍者,吉野一郎的体型明显强壮了很多。于文强身高一米八,身材已经不算小,但是在吉野一郎面前却仍然像是小孩儿一样。 “咚咚咚。” 吉野一郎在擂台上走动,甚至连擂台都晃动了几下。 看到这种情况,于文强的眉头也是微微皱起,脸上露出凝重神情。吉野一郎是这次倭国忍者中的高手,十分难缠,此前更是在擂台上连胜四场。而且他下手极狠,而且每次比赛,对手几乎非死即伤。 “于文强,别打了。” “我跟这小子交过手,他以前是练相扑的,基础力量很强。” “于文强,你小子要担心。别把自己弄死在上面了。” “……” 台下的华夏国众人也看出猫腻,纷纷在台下大声提醒起来。此前众人虽然互相争论,甚至是面红耳赤。但是在面临大是大非的时候,众人毫不犹豫站在了于文强这一边。 于文强冲众人微微颔首,笑道:“要是能用的鲜血唤回我们华夏国武道界的武魂,死我一个又何妨。更何况,对方未必能赢的了我。” “狂妄!” 吉野一郎大笑起来。他的声音渐冷,扭头说道:“吉野君。你尽管全力出手,我们不需要留回扣。” 吉野一郎微微颔首:“没问题。” 声音落下,两道人影瞬息而至,狠狠撞击在一起。下一秒,两人又同时分开。吉野一郎猛地后退,在擂台上留下两串深深的脚印。 这边,于文强已经形同鬼魅般上前,不知何时出现在吉野伊朗身后。他冷哼一声,说道:“不过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