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忍者难题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一十四章:忍者难题

林大宝第一眼就注意到了排在队伍前面的这两个人。他们的体型魁梧,几乎超出常人一个头。最关键的是,练武之人的气血与常人不同,相比之下更加浑厚一些。如果常人体内的气血流动,如同小河流一般潺潺不息。那么练武之人的气血翻滚,就犹如大江奔腾,千军万马。 于文强和罗兴此时也在暗自打量着林大宝。几乎同时,两人都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特别是于文强,几乎已经准备起身走人。 林大宝在椅子上坐定,淡淡道:“进来吧。” “来都来了。” 罗兴拉住于文强,压低声音劝说道。身后一名老人不耐烦催促道:“你们到底看不看病啊。不看病就别挡着了。林神医每天很忙的。”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罗兴朝身后连连抱歉。他拉着于文强来到林大宝面前,微笑道:“林医生,是我师兄看病。” “师兄?” 林大宝目光从于文强身上扫过,抬手“唰唰唰”写下一副药方:“可以了。下一位。” “这就好了?” 罗兴和于文强同时愣了一下。两人才刚刚打了一个照面,甚至连病情都没开始询问呢,这就已经诊断好了吗? 这他喵的骗子也不敢这么玩啊。 于文强索性拉过椅子,在林大宝面前坐下。他眼睛盯着林大宝,内劲高手的气场散发出来,向林大宝席卷而去:“敢问林医生,我得的是什么病。” 林大宝面不改色,淡淡道:“不知道。” “啪!” 于文强一巴掌狠狠拍在桌子,抬高声音沉声说道:“连我是什么病都不知道,也敢给我开药方?信不信我拆了你的骗子诊所!” 门外帮忙维持秩序的戴安娜等人连忙走了进来,皱眉望着这边。 林大宝终于从药方上抬起头,看了于文强一眼。他嘴角勾起一丝弧度,道:“我只给信我的人开药治病。就算是我之前替你诊断病情,开出对症药方,你回去根本也不会服用。与其这样,我何必浪费这个时间。” 说着,林大宝摆摆手:“别妨碍下一个病人。” “你!” 于文强没想到居然一眼就看穿自己此前心中所想。他刚刚见到林大宝这么年轻,确实并没有将他放在眼里。于文强此前已经打定主意,林大宝开完药方以后,自己根本不会去抓药服用,以免耽误自己的病情。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家伙更绝,压根儿就没打算替自己好好诊断。 罗兴见状,已经猜出林大宝刚刚说的是真的。他跟于文强同宗同门,从小一起长大,对他的性格再了解不过了。于文强的武道天赋不错,但是性格也极为桀骜不驯。就连师门那些长辈,对他都无可奈何,更不要说眼前这个看似普通的医生了。 罗兴将于文强重新按在椅子上,正色说道:“强哥,你的伤势已经很严重了。如果再不诊断的话,会影响你以后的武道修炼的。咱们既然来了,就好好听林医生诊断。” 林大宝漫不经心说道:“何止是影响武道修炼。不出七天,一身修为尽毁。三十天之内,大罗金仙都保不住小命。” 罗兴闻言,失声惊呼道:“修为尽毁?怎么可能!” “呵呵,练武之人的体魄虽然强大,可是一旦倒塌的话,速度甚至比常人更快。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你受伤至少已经有三天了。这三天中,你还数次使用内劲想要化解伤势。但是每用一次内劲,伤势却更加侵入一分。现在你只能勉强保证体内的丹田不再崩塌,对不对?” 林大宝目光扫了一眼于文强,又开始低头整理药方。原本目光不屑的于文强,此时终于脸色大变。他身子前倾,着急问道:“那有什么办法可以治疗吗?” 他没有想到,林大宝短短几句话就把自己体内的状况说得一清二楚。甚至比自己还要了解病情的紧张。 林大宝随口说道:“现在信我的医术了吗?” 于文强脸上闪过一丝羞愧,连忙点头道:“信了!林神医你有大才!” “好。” 林大宝这才再度抬起头。他让于文强起身走了两步,然后又重新坐下:“伸手,把脉。” 于文强依言伸出手,全然没有了之前的桀骜不驯。林大宝搭住他的脉搏,将一缕巫皇真气缓缓注入他的体内。可是巫皇真气刚一进入经脉中,林大宝就感到一股凌厉的杀气从经脉中汹涌而至。这股杀意与于文强的身体格格不入,但是却又无比霸道。在这股杀意的欺凌下,于文强身体血液的流动都十分不顺畅,似乎随时都要崩塌。 “哼!倭寇雕虫小技!” 林大宝冷哼一声,巫皇真气更是汹涌而至,将那缕杀意瞬间绞杀。而后,巫皇真气沿着于文强的体内经脉再度流转一周,将他体内受损的部位逐一修复。 罪魁祸首就是这缕杀气。 “好舒服。” 于文强已经感受到体内变化,顿时重重松了一口气。此前每次他想要调动内劲,体内都会传来剧痛。而那股内劲也会莫名其妙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现在,体内内劲的流动已经恢复正常,甚至比之前还浑厚了一份。 林大宝收回巫皇真气,淡淡道:“我会开一剂药方给你调理身体。但是要切记,在这期间不要再使用内劲了。要不然内劲外泄,对今后的武道修炼不利。” 于文强如同接到圣旨一般,连连点头。 林大宝继续说道:“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身上的伤势是不是被倭国忍者所伤?” 于文强和罗兴互相看了一眼,同时露出惊讶神情:“林神医,为什么这么说?” 林大宝淡淡道:“我曾经诊断过类似的病情,他就是被倭国忍者所伤。倭国忍者修炼的武道跟我们不太一样,他们更加阴毒。而且如同附骨之蛆,很难清除干净。如果第一次见面交手的话,确实很容易吃亏。” 罗兴苦涩点头:“没错。师兄就是在大佛上跟倭国忍者交手,见面就受伤了。不仅仅是师兄,咱们华夏国受伤的武者特别多。大家都是不明白忍者的招式,所以才败的。”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笑道:“我倒是有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你们要听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