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上层人 - 春野小神医

第一百三十七章:上层人

紧急公告:打开慢或无法打开请访问备用站:求书帮https://www.qiushubang.com/ 林大宝的话让在场人皆是一愣。特别是袁晓丽,就跟被踩到尾巴的野猫一样尖叫起来:“你说谁堕胎呢!你什么意思!” 张兰花也拉了拉林大宝,教育道:“大宝你怎么老是乱说话呢。晓丽她压根儿就没怀孕。不信你看医院的检查报告。” 林大宝呵呵笑了笑:“开个玩笑而已。你们不要这么认真,搞得像真的一样嘛。” 袁晓丽闻言,怨恨地瞪了眼林大宝。 芳姨感受到火药味,连忙圆场道:“晓丽,大宝跟你开玩笑呢。你不是说对大宝很有好感吗,今天就多聊聊。” 说着她偷偷拉了下袁晓丽,让她起身跟林大宝打招呼。 袁晓丽不情不愿地起身跟林大宝握了握手,趁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又把手藏在背后使劲擦了擦。 林大宝不动声色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淡淡问道:“今天来有事吗?” 芳姨“亲切”笑道:“上次你们俩相亲有点误会,今天特意来解释一下。毕竟你们俩都互有好感嘛,要是错过一段姻缘挺可惜的。” 袁晓丽站在一旁,居高临下地看着林大宝。那天相亲后,她根本没有把林大宝放在眼里。但是后来才听说林大宝在秀水镇名气很大,又是开发天柱山又是卖草药,赚钱比城里人还厉害。袁晓丽这才动了小心思,准备给林大宝一个机会。 毕竟她所谓的“男朋友”早就结婚了,不可能给她名分。幸好男朋友在教育局工作,保证过会给她一个学校正式编制。袁晓丽思考再三,还是得找个老实人过日子。 袁晓丽骄傲地看着林大宝道:“上次跟你说过我是镇上小学的代课老师。不过我的转正文件很快就能下来,这两个月就能转成正式编制了。” “正式编制是不是就是跟公务员一样啊?” 张兰花在一旁惊讶道。 袁晓丽骄傲点头,十分享受这种被羡慕的眼光。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然后呢?” “我觉得你也是一个上进的青年。虽然在家务农,但是为人比较踏实。所以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表现得够好,或许咱们俩有可能继续发展。” 张兰花听后大喜,连忙推了推林大宝,让他赶紧答应。 林大宝惊讶地听完这番话,哑然失笑。这袁晓丽的自我感觉也太好了。上次两人不欢而散,她似乎完全没有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 林大宝耸了耸肩膀:“不用了,咱俩不合适。” 张兰花一愣,把林大宝拉到一旁着急道:“大宝你是不是疯了?晓丽是老师,长得又漂亮!你怎么不要呢?” 芳姨也慌忙解释道:“大宝啊,晓丽真的没有怀孕。你看这是检查报告。” “呵呵,她怀不怀孕不关我的事,总之我跟她不合适。更确切的说,我们老实人跟她都不合适。” “老实人?” 两位母亲一头雾水。 袁晓丽铁青着脸,指着林大宝斥责道:“你什么意思?你别以为自己承包了天柱山,赚了点钱就了不起了。我告诉你,你在我们公务员眼里什么都不是!像你这样的土包子,赚再多钱也是社会下层!我跟你相亲,是给你融入上层社会的机会!你别给脸不要脸!” 张兰花也有些不高兴:“姑娘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 芳姨抱歉解释道:“姐,晓丽虽然说话难听,但都是实话啊。你都不知道,现在老师医生多吃香啊。像我们晓丽,等着跟她相亲的人有二十几个呢。她也就是觉得大宝靠谱,才特意上门来的。” 张兰花转念一想,好像也是这个道理。 “啪啪啪!” 还没等林大宝说话,门外突然响起了鼓掌声。接着一身素净打扮的苏梅款款走进屋子。她穿着一件淡青色的旗袍,虽然外面满是泥泞,但却没有沾上一点泥水。乍一看,苏梅就好像是从天下飞下来的仙女。 颐指气使的袁晓丽顿时被衬托地像村姑一样。 苏梅对林大宝嘲弄道:“骂得真好。我跟你认识这么久了,还第一次见你被人指着鼻子骂呢。痛快,痛快啊!” 林大宝苦着脸道:“你不是在山上考察吗,下来凑什么热闹。” “肚子饿了,准备过来蹭饭吃。没想到刚好看到这场好戏。” 苏梅淡然笑道,就好像冷冽的清泉中开出的一朵雪莲花。 袁晓丽气焰弱了三分。她挑衅地看着苏梅,对林大宝质问道:“她是谁?” 苏梅淡然道:“我爷爷以前是农民,爸爸在私人企业上班。照你的说法,我应该也属于下等人。” 袁晓丽又骄傲地抬起了头。 “不过我第一次听说老师的地位这么高,竟然还有所谓的上等人标准。贺局长,我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 苏梅朝身后意味深长说道。 门外一个四十多岁的金丝眼镜男子连忙走了进来。他紧张地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解释道:“苏总,教师队伍良莠不齐,确实出了很多害群之马。” 袁晓丽一听又炸毛了。她双手叉腰,指着贺局长骂道:“你说谁是害群之马呢!信不信我告你诽谤!我认识公安局的人,一个电话就把你抓进去。” 苏梅看着袁晓丽,同情地摇摇头。 贺局长脸色铁青,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张校长,我听说你们镇小有个叫袁晓丽的代课老师?我提醒你一句,老师是学生成长过程很重要的指路明灯。要是老师的素质不好,是会教坏学生的!” “关于她是否有资格担任老师,我希望你能再调查一下。要是没有满意的答复,我撤你的职。” 听到贺局长的通话,袁晓丽顿时脸色大变。她在脑海中仔细回想了一下,似乎教育局的局长也姓贺。 “应该不会这么巧吧?他只是一个农民而已。” 袁晓丽心存侥幸。 正在这时,她口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看到通讯录上的名字,袁晓丽脸色大变,连忙毕恭毕敬地接通了电话:“校长,您找我?” “我不管你现在在干什么,立即回学校!立刻!马上!” 电话中传来对面的咆哮。 【紧急通告】最近经常发现追书帮打不开,请记住备用站【求书帮】网址: m.qiushubang.com 一秒记住、永不丢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