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五章:公了和私了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零五章:公了和私了

二楞一只手扶着病人,另一只手小心翼翼将解药喂到对方嘴巴里。病人身体抽搐了一下,似乎本能性地在抗拒。另外一名工友马上跑了过来,将阿峰的身体紧紧按住。 “阿峰,小神医说了,把解药吃下去就没事了。” 二楞一边喂食解药一边在他耳边安慰道:“等这次事情结束以后,我们带你去吃香的喝辣的。” 病人似乎听进了二楞的话,一口一口将解药艰难吞服下去。喂了差不多一碗以后,二楞反而先忍不住了。他放下碗,冲到门口去干呕起来:“小神医,你这个解药真的太臭了。几乎跟大便一模一样啊。” 林大宝呵呵笑道:“良药苦口,只有这样才有作用啊。” 他走到病人身前,将手贴在他的后背上。一缕巫皇真气进入病人体内,急速流转起来。顿时,病人的身体像触电一般剧烈抽搐起来,脸色也瞬间变得铁青。他身体不停打颤抖动,表情十分痛苦狰狞。 二楞见状,连忙上前关切问道:“小神医,阿峰他没事吧?是不是刚刚吃了解药中毒了?” 林大宝冲他摇摇头,笑道:“放心。这是因为解药发生作用了,两种毒性正在互相中和。由于这两种毒素都比较强,所以过程会比较痛苦。” 林大宝话音刚落,阿峰突然仰头发出一声尖叫:“啊!!!” 他身体趴在病床上,剧烈呕吐起来。原本就不大的诊所中,处处弥漫着令人作呕的气味。 林大宝示意马骏驰去把窗户打开,又让二楞给病人服下一杯水。而后林大宝才笑道:“差不多可以了。病人十分钟应该会清醒过来。” 二楞将信将疑:“这么快?” 话音落下,病人阿峰发出一阵虚弱的咳嗽声。紧接着,阿峰低微的声音传来:“二哥,钱到手了吗?” 林大宝目光转向二楞:“钱?什么钱?” 二楞连忙解释道:“是压在工头那里的工钱。我们出来治病的时候想让工头把工钱还给我们……所以阿峰才会一直记得这个事情。” 林大宝微微点头:“原来如此。” 说话间,二楞和工友已经扶着阿峰慢慢坐了起来。阿峰的呼吸还是有些急促,但是脸色已经慢慢好转。他望了眼盆子里的东西,顿时脸色大惊:“二哥,你们喂我吃屎?” 二楞摇头笑道:“这是小神医专门为你调配的解药。是我们亲眼看着他用中药和白醋调配出来的。” 阿峰这才松了一口气。他吧唧了一下嘴巴,笑道:“还真别说,这解药跟屎真的很像。” 这边,林大宝已经开好了一剂药方,折叠好以后递给二楞笑道:“这是调理的药方。回去你们抓点药给病人调理几天,很快就没事了。” 二楞将药方放进口袋中,向林大宝连连致谢:“谢谢小神医,谢谢小神医。” 他扶起阿峰,往门口走去:“既然没事了,我们就先走了。等阿峰的病好了,我们一定上门来送锦旗。” 林大宝微微一笑。 走到门口,阿峰突然又虚弱说道:“二哥,我要喝水。” “好好。” 二楞连忙跑回诊所,又给阿峰倒了杯水。阿峰刚刚把水喝完,眼睛猛地瞪成了铜铃。他指着自己的喉咙,“呜呜呀呀”说不出话来。片刻后,他两腿一蹬,又“噗通”一声直挺挺地倒在了床上。 “这……” 二楞一下乱了手脚,连忙冲上前去。他扶起阿峰,伸出手指放在他的鼻孔下面。二楞的脸色剧变,猛地抬头望向林大宝:“没气了!” 马骏驰顿时上前想要查看:“怎么可能呢。刚刚还是好的。” “肯定是被你们害死了!” 没想到二楞猛地伸手把马骏驰推开了。他指着林大宝等人怒吼道:“送来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现在一出门人就没了?” 马骏驰脸上露出些许不快,不过还是认认真真解释道:“朋友,话可不能乱说。病人刚刚还是没事的。你不要着急,让我们来检查一下。” “人都被你们治死了,还检查个屁啊!” 二楞和工友的声音很大,马上就吸引了大批路人围观。他俩穿着朴素,身上满是泥泞,一看就是那种憨厚农民工形象,特别容易引起路人围观者的同情。一时间,这些围观群众又开始指责林大宝和美人沟诊所。 “我就说这家诊所没什么真本事的对吧。” “居然开业第一天就把人给治死了。以后谁还敢来这里看病啊。” “之前说明珠医院欺负他们,我还偏向他们呢。可是没想到他们居然连这种农民工都欺负,实在是太可恶了。” “不行,我要打电话报警。” “……” 已经有好事群众掏出手机来报警。这边,二楞的情绪也十分激动。他扭头冲工友吼道:“打电话叫兄弟们过来!这家黑心诊所把阿峰治死了。我们要拆了他的房子。” 又有记者围了过来。他们原先被林大宝怒怼了一顿,一股怒气无处发泄。此时见到美人沟诊所再度出事,个个都露出了幸灾乐祸神情。他们“咔嚓咔嚓”拍了照片,飞快传到了网络上。 不多时,一群吊儿郎当的古惑仔拿着棍棒等家伙走了过来。他们蛮横扒开人群,冲到美人沟诊所门口吼道:“谁!是谁把我兄弟弄死了!” “兄弟?” 反倒是围观的众人马上安静下来。这三个农民工跟这些混混居然是兄弟?难道说着三个人其实也不是农民工,而是真正的古惑仔? 二楞冲到为首的古惑仔面前,告状道:“黑皮哥,就是他们把阿峰给弄死了。” “是你?” 被称为黑皮哥的古惑仔皮肤黝黑,面露凶相。他一脚踹开大门,手中的西瓜刀重重拍在桌子上:“你们把我兄弟给治死了,想怎么解决?你是想私了还是公了?” 林大宝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这位老大,什么是私了?什么又是公了?” 黑皮哥的脸上露出狰狞笑容,对林大宝慢条斯理说道:“公了就是送你去吃牢饭。私了就是赔钱,给我们一千万,我们帮你料理后事。当然,不管是公还是私,你这家诊所都别想再开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