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四章:祝你好运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零四章:祝你好运

林大宝马上警觉起来,追问道:“蛇果?什么蛇果?” 在中药中,被称为各地人称为“蛇果”的野生果子有很多。其中某些是无毒的,而且药性很好。比如一种学名叫“覆盆子”的野果子,就经常被人称为蛇果。但是覆盆子非但无毒,而且还有补肾壮阳的作用。对男人来说,这可是绝对的好东西。 但是大部分的蛇果都是无毒的,而且毒性大小不一。如果误食以后,很容易造成生命危险。 二楞想了想,说道:“就是那种在荆棘丛里长的红彤彤的果子。我们租住的地方在九龙乡下。那里附近都是山区,这种野果子特别多。我记得刚来的时候本地人提醒过我们,说这种果子是有毒的,所以我们也从来没有试过。但是阿峰是昨天才从老家乡下过来的,不认识这些……” “红彤彤的果子,长在荆棘丛中?” 林大宝略一思索,马上就确定了对方服用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林大宝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神情严肃道:“我知道他吃的是什么了!这哪里是什么蛇果,根本就是赤练果!这玩意儿是会要人命的!” “赤练果?什么叫赤练果?” 林大宝来不及详细解释,只是粗略说道:“你们口中的蛇果就是中药里的赤练果。这种果子本身剧毒无比,如果遇到酒精更加容易挥发毒性。如果单单只吃了果子,只需要洗胃就能处理。但是现在就麻烦了……” 林大宝一面说话,一面将病人身体翻转过来,让他趴在床上。他在病人床边放了一个垃圾桶,而后沉声道:“快取一些醋过来!记住,一定要白醋。” “好。” 马骏驰飞快跑了出去,没一会儿功夫就拿着半瓶白醋跑了回来。他将白醋递给林大宝,气喘吁吁说道:“附近的超市里没有找到白醋,这是我从一家面馆厨房里找出来的。” “干得好。” 林大宝朝马骏驰投去赞赏神情。他将白醋倒在脸盆中,然后又加水稀释到满满一盆。林大宝双手浸泡在水中,轻轻挥出一道巫皇真气。真气如蛟龙入水,在水中激起了一连串的泡泡。往复运转几次之后,盆中水逐渐加热,开始翻滚。 林大宝微微点头,又取出几味中药浸泡进去。这些中药早已经被林大宝处理成了粉末状,倒进白醋中以后马上就散发开来。原本白色的粉末,居然瞬间变成了乌黑色。随着水盆逐渐加热,盆中的液体混合物慢慢变成了胶状。一阵一阵恶臭从盆中散发出来,令人作呕。 “哇!” 诊所中终于有人忍受不了这种气味,捂着嘴巴冲出大门,趴在路边垃圾桶旁干呕起来。其他人也在勉力忍受,但是脸上表情也变得越来越古怪纠结。 一名警察从路边走过来,质问道:“为什么这么臭?市中心不能进行化工生产的!” 马骏驰连忙解释道:“报告SIR,这不是化工生产。我们是在给病人治病,调制解药。” “治病?” 警察探头一看,顿时大惊:“你们喂病人吃屎?” 马骏驰满脸无奈。这他妈的真的没法解释啊……闻起来确实很像…… 不对。 马骏驰目光扫向林大宝手下的水盆。里面的东西现在已经变成了深黄色。现在是不仅仅闻着像,看起来也像了…… 二楞的神情居然比马骏驰还紧张。他目光闪躲,结结巴巴向警察解释道:“警官,我们确实在治病……我工友中毒了……这……这名小神医在调配解药……” 警官这才点点头,满脸嫌弃走开了。离开之前,他还不忘扭头警告道:“千万不要乱搞,知道了没有?” “知道知道。” 二楞连忙点头。见到警察离开,这才重重松了一口气。 这边,林大宝已经将水盆中的药剂调配完毕。他用勺子舀出一些,对众人提醒道:“无关人等请先离开诊所。我调配出来的药剂毒性也很强。如果不小心碰到的话,也会有生命危险的。” 似乎是在印证林大宝的话。一条流浪狗居然循着臭味跑进了诊所中。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它就已经伸舌头在地上舔了一些溢出的药剂。只有短短几秒钟的时间,这条流浪狗居然口吐白沫,直挺挺倒在了地上。 它抽搐了一会儿,很快就没了呼吸。 “毒性这么强?” “这狗才舔了一点就死了!也太吓人了吧。” “要是咱们碰到,那岂不是也要中毒?” “小神医,我看你今天估计也没时间替我们诊断了。我们还是明天来吧。” “……” 几名候诊的病人见到这个场景,后脑勺顿时冒出阵阵冷汗。他们向林大宝打了声招呼,飞似的跑了。诊所中顿时就只剩下司妃、马骏驰和二楞等几人。 见到病人们离开,林大宝居然还是面不改色,继续搅动水盆中的药剂。司妃见状,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她歪着头想了想,若有所思。 这边,林大宝再次挖出了调配好的药膏。他放在鼻子下面轻轻闻了闻,微微点头说道:“差不多了。现在是药膏毒性最强的时候,刚好可以克制病人体内的毒素。二楞,你们俩过来帮忙喂他服下药膏。” “什么!让我们喂?” 二楞忍不住惊叫了一声。他望着林大宝手中的药剂,瞪大了眼睛:“小神医,你刚刚不是说这个解药是剧毒的吗?” 林大宝点点头:“是剧毒。正常人只要沾上指甲大的一点儿,就会立即毙命。” 二楞满脸不可思议:“那为什么还让我们来喂?万一沾到身上怎么办?” 林大宝这才弄明白二楞话中的意思,居然是不想帮病人上药。林大宝深深皱起了眉头,说道:“你不是说病人是你老乡吗?而且人又是你们带来的。你们不动手,让谁来动手?难不成你们的同乡关系是捏造的?” “当然不是!” 二楞深吸一口气,终于答应下来。他走到林大宝面前,从他手中接过药膏。他突然没头没脑问道:“小神医,这药膏这么管用,能不能给我留一点?” 还没等林大宝答应过来,他就已经摸出一个玻璃瓶,小心翼翼把解药装了一些进去。而后,他才舀起一勺解药送到病人面前,小声说道:“兄弟,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