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章:无理手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四百章:无理手

“老马,下车走走?” 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幻影缓缓在路边停下。司机很快上前打开车门,扶着车里的乘客下车。 秦太山佝偻着腰,双手背在身后,缓缓往前走去。这里是港城少有的街心公园。面积虽然不大,但在压抑的钢铁城市中也算是一抹亮丽风景。时间接近中午,在附近写字楼上班的白领们都踩着匆忙的脚步来到这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便当大快朵颐。 有研究显示,目前华夏国贫困人口构成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十年前甚至是五年前,留守农民和农民工是占据了贫困人口的绝大多数。但是现在,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逆转。那些衣着光鲜,出入各大写字楼的白领们才是真正的贫困人口。他们领着几千块的工资,但是大部分都要花在房租上。再加上各种额外消费,已经使得他们的资产为负数。 他们舍得花几百块钱买一支无用的口红,但是却不舍得多花十块钱叫一份外卖。此时的街心公园中,这些身穿名牌的白领表情麻木,几乎机械性地大口吞食已经变冷的便当。吃完以后顾不得休息,又踩着高跟鞋快步赶回写字楼上班。 他们看到两个衣着普通的老人缓缓从身边走过,旋即又开始低头盘算哪里的外卖最划算。殊不知眼前这两个老人手中的资产,足以撬动整个港城经济抖上一抖。 秦太山背着手从几名面容疲倦的白领身边走过。他回头对马华威笑道:“老马,看到这些小年轻,我忍不住想起了咱们年轻时的样子啊。” 马华威就是马骏驰家的长辈,刚刚给美人沟诊所送花篮的人。他看起来比秦太山年轻几岁,也满脸唏嘘道:“是啊。当年我跟着老爷在码头扛大包,一天才赚十块钱。我们俩每天就买最便宜的馒头咸菜,其余的钱全部都存下来。一年以后,老爷就用存下的钱拉起了一支队伍。我们起先在码头扛包,然后垄断了整个码头业务。慢慢地又开始做航运,炒地皮……” 秦太山望着他,笑道:“我跟老爷比你们早来几年港城。你们在港城扛大包的时候,我们已经在尖沙咀租了一间铺子卖草药了。” 马华威瞪了一眼秦太山,没好气道:“你们刚来的时候也不比我好多少。我记得你们最开始是在九龙寨卖凉茶的对不对?” “是啊。拼搏不易。现在过上了好日子,以前那股子闯劲就没有了。当时为了凉茶抢地盘,我跟老爷两个人两把刀,追着对方十几个人砍。” 秦太山似乎想起了有趣的事情,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旁边有一名正在吃饭的胖女人不满地瞪了眼两人,说道:“吵什么吵!” 秦太山连忙朝她抱歉笑笑。眼角又注意到她的胸口竟然挂着司家集团的胸牌,于是更加好笑。 马华威乘机挤兑道:“被自己家员工骂了。你这位大管家当得真是没出息。” 秦太山随意耸耸肩膀:“现在是年轻人的世界,让他们说两句又怎么样呢。你今天还不是接到了那个年轻人的电话,所以才火急火燎赶来给林大宝捧场。” 秦太山的话让马华威马上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他目前望着前方,好一会儿才缓缓说道:“这么说,你们司家也接到那个人的电话了?” 秦太山露出一丝苦笑:“要不然我会亲自赶过来吗?” “但是我还是不知道打电话的人究竟是谁?她为什么会知道我们的电话?她跟林大宝到底是什么关系,居然为了这点小事儿让我们专门去跑一趟?” 秦太山抬头望向远处的维多利亚海湾,幽幽道:“我也不知道她是谁。但是如果想查的话,应该不难查得出来。关键是你们马家敢查下去吗?” 马华威一愣,而后摇头苦笑:“不敢查。不管她是谁,背景肯定超过我们想象。咱们虽然是港城豪门,但是在很多人眼中,只是一条条养肥了的大鱼啊。” 秦太山意味深长道:“没准,她的背景就是你想象中的那样……” 马华威略一沉思,而后脸色剧变。他飞快摇头,一本正经说道:“老秦,你刚刚说了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到。” “哈哈哈,几十年过去了,你还是这么怂。还好你们马家那个叫马骏驰的小伙子不像你们。要不然马家肯定富不过三代。” 听到马骏驰,马华威脸上勾起一丝骄傲笑容:“少爷确实很不错,是最像老爷年轻时候的晚辈。不过你们家司妃也不错。听说年纪轻轻就被人叫成资本女王。要我说,咱们两家要不要亲上加亲……” 秦太山扫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你们家那个小子,他敢吗?” “唉!还是沾了我们马家的脾气,怂!他要是真跟司妃成一对儿,估计连吃饭都不敢上桌。不行不行,这门亲事不靠谱。” “你觉得那个叫林大宝的小子……” 马华威身体一怔,马上沉默下来。他想了想,开口问道:“这个林大宝是什么来头,你知道吗?” 秦太山闻言笑骂道:“你少跟我装蒜。你都送花篮去给人家诊所捧场了,还能不知道他是谁?” 马华威露出些许尴尬笑容:“我早上是有调查过。但是调查出来的信息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无外乎就是美人沟集团的董事长、中医高手之类的。不过有很多信息明显被人隐藏了,根本看不到。” “呵呵,能查到的都是能让我们知道的。不想让我们知道的,我们恐怕也查不到。除去他的背景不说,你觉得这个小伙子人怎么样?” 马华威略一沉吟:“老爷只说了一个字,好。” “好?就这样?” “这已经很不错了。我们少爷也才得到了‘还行’两个字的评价而已。” 秦太山朗声大笑起来:“也对,也对。看来你们马家准备在林大宝身上落子?这算不算是无理手?” “呵呵,难道你们司家不是?依我看,你们司妃大小姐迟早得爬到林大宝床上去。” “唉!这小子花心啊!” 秦太山闻言长吁短叹:“这小子什么都好。就是女人太多。司妃跟着他,以后有的争风吃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