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恐怖力量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恐怖力量

“呼……” 房间中响起了节奏平顺的呼吸声。林大宝双目紧闭,盘膝坐在床上。房间的门窗紧闭,但是却时不时有风呼啸而过。这些风在林大宝周围盘旋,形成了一个一个小型气旋。如果细数就会发现,这些气旋竟然对应着人体108处穴位。这些气旋形成之后,又有白气化丝将它们按照经脉分布连接在一起。 很快在林大宝的面前,赫然构建出一具人体结构图。 “圣光?” 林大宝打了个响指,手指又冒出了乳白色的圣光。这道圣光与寻常的火焰并不一样。寻常火焰是由焰心、内焰和外焰构成的。外焰无色,但是温度最高。内焰呈红色或者黄色,最为明亮。而焰心却呈现黑色,蕴含的能量却更加强大。 三个火焰部分,层次十分清晰。 可眼前这道圣光,却通体是乳白色的。这就好像是一滴牛奶,没有任何的层次感。林大宝将手指放到圣光上炙烤,也没有任何不适反应。如果是不明底细的人见到,恐怕根本无法想象里面蕴含的恐怖能量。 但是今天早上理查德在遇到圣光的时候,却如同见到了天敌一般。他只是被圣光照射了一下,身体马上就被炙烤受伤。 林大宝取来一张白纸。白纸刚刚靠近圣光,马上就变成了灰烬。林大宝甚至都没有见到白纸燃烧。 “难道真的存在什么异教徒?他们会被这种圣光净化?” 林大宝一头雾水。他从内心深处并不相信所谓的“异教徒”之类的说法。如果真的有异教徒,那林大宝自己肯定也属于其中之一。可为什么这道圣光竟然对自己没有作用?甚至自己还可以轻松施展出这一招? 要知道昨天晚上的时候,季连成等苦修士是借助阵法的帮忙,才勉强施展出圣光的。 林大宝又挥手打出一道巫皇真气。巫皇真气呼啸而出,在林大宝手心处凝聚成一个透明的球体。林大宝将巫皇真气轻轻推到那具人体构造图上,让它悬浮在丹田位置。 巫皇真气在丹田处微微旋转,模拟着在林大宝体内的运行轨迹。 “然后就是圣光。” 林大宝手指轻轻一弹,将那朵圣光悄然弹到了人体构造图上。圣光沿着各大穴位运行一圈,而后也在丹田处稳稳停下。 巫皇真气和圣光互相排斥,都想占据丹田位置。 “这……” 林大宝顿时有些头疼。这具人体构造图模拟的就是自己身体中的变化。构造图中圣光与巫皇真气互不相容,就意味着自己体内的圣光与巫皇真气也在相互排斥。这两股力量都十分强大,如果真的无法兼容,就相当于在体内埋下了一颗威力巨大的定时炸弹! 林大宝的后背冒出阵阵冷汗。他神识小心翼翼进入丹田中,果然发现原本平静的巫皇真气变得明显躁动起来。而且在丹田的上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枚白色的眼球。这枚眼球被乳白色的圣光包裹着,一动不动。 下方的巫皇真气如同海洋狂啸,试图将这枚“异物”冲刷下来。而这枚眼球则像是一位冷静的智者,毫无感情俯瞰着下方。 “他妈的!” 林大宝心中骂了一句。他目光注视在前方的人体构造图上。构造图中的巫皇真气和圣光已经越靠越近,很快就要触碰到一起。林大宝可以感觉到它们互相排斥,但是却又想一较高下。 林大宝深吸一口气,索性操纵两股力量轰然撞击在一起。几乎瞬间,一道刺目的光芒从中爆发。构造图的丹田位置猛地塌陷,一股强大的气息迸发出来。 “不好,要爆炸!” 林大宝猛然一惊。他双手一合,浑厚的巫皇真气疯狂涌出,将那团能量笼罩起来。刚刚做完这一切,里面就传来沉闷的爆炸声。巨大的冲击力凭空出现,如同一团无形的涟漪往周围荡去。房间中的水杯等玻璃制品瞬间四分五裂。 “嗤!” 房间墙壁上出现了无数道纵横交错的印痕。 “威力好强!” 饶是林大宝都不自觉瞪大了眼睛。他刚刚已经用巫皇真气将爆炸的位置包裹起来,将爆炸的威力降到了最低。可饶是这样,这爆炸仍然几乎将整个房间摧毁。如果自己此前没有当机立断出手控制,恐怕整层楼都要被削平吧。 最关键的是,自己此前只分出了一缕巫皇真气和圣光融合,居然就产生了这么大的威力。如果自己将融合的份量加大呢……那种恐怖的实力,连林大宝都不敢想象…… “可惜,无法让这两股力量保持暂时的稳定。要不然在交战的时候将这股力量扔出去的话,就算对方是宗师之上高手,恐怕也会被炸得七荤八素吧。” 林大宝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丝坏笑。如果自己早就会这一招的话,那天在对付荒木真司的时候就不用这么吃力了。一个光团扔出去,荒木真司保准被炸个半死。 估计那个所谓的倭国天师前来,也是差不多的下场。 想到这里,林大宝心中不免有些懊恼。这一招固然好,但前提是能让巫皇真气和圣光保持短暂的稳定。要不然还没有炸死别人,倒先把自己给炸飞了。 林大宝又尝试了几次,这两股力量依旧水火不容,只要触碰就爆炸。好端端的五星级商务套房,很快就被炸得七零八落。 “林大宝!林大宝你没事吧!” 门口传来司妃焦急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剧烈的敲门声。林大宝连忙穿上衣服,打开房门。 司妃见到林大宝没事,顿时重重松了一口气:“林大宝你吓死我了!昨晚一夜未归,今天一大早房间里又劈哩啪啦跟吵架似的。我还以为你出事了呢。” 司妃身后站着两位服务员。他们探头见到房间里一片狼藉的模样,顿时满脸震惊道:“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 司妃这才注意到房间里乱糟糟的模样,也皱眉道:“大宝,你是躲在这里拆房子吗?” “哈哈哈……” 林大宝挠挠头,尴尬干笑了两声。他转移话题说道:“现在几点了?我跟戴安娜约好,今天要送她去医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