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苦修士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七十二章:苦修士

此时的季连成身穿一身破破烂烂的灰色衣袍,赤着双足、披头散发。他手里还拿着一根歪歪扭扭的拐杖,不知道是从哪株大树上随便折下来的。 季连成脸上的表情虔诚而又狂热,根本就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身体微微岣嵝,从大门处缓缓走来,在距离戴安娜五步远的地方停住脚步。而后,他望着戴安娜狰狞说道:“为了引你来这里,我牺牲了好几个兄弟。戴安娜小姐,你觉得我这次的诚意足够吗?” 戴安娜又露出了银铃般的笑声,望着季连成讥讽道:“原来是苦修士。怪不得我第一次见到你,就觉得这么浑身不舒服。你们的主不是应该爱护教民吗?你居然敢用教民的生命做诱饵?难道你不怕所谓的主惩罚你们?” 最前方的红衣主教也微微叹息:“你说可以带她来这里,但是没说过是用这种方法。在主的眼中,众生都是平等的。” 季连成朝红衣主教微微躬身,尊敬道:“霍普金斯主教,为了净化这位异端,不管付出什么代价都是值得的。” 霍普金斯主教叹息了一声,摇摇头退到一旁,算是默许了季连成的行为。 季连成打了个响指,抬高声音对其他人喊道:“速战速决。不要引来港城的警察。虽然我们不惧怕他们,但是还是尽量不要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原本零散站在教堂中的众人齐齐点头。他们扯去身上破旧的灰袍,露出身上精壮的肌肉。林大宝这才发现,他们每个人身上都布满伤痕,看形状应该是用皮鞭出来的。 林大宝心中偷偷竖起大拇指。国外的修士就相当于国内和尚,是要清心寡欲的。但是没想到这群人身上居然有这么多鞭伤,该不会是玩了那啥限制级的成人游戏以后留下的吧。 正当林大宝思绪万千的时候,破败的教堂中发生了诡异的变化。每一名苦修士的脚下都亮起了乳白色的圣洁光芒。这些白色光芒如同液体似的在地上流淌,竟然组成了一副玄妙的图案。每个人所站的位置都位于图案的交错点上,被光芒映衬得十分虔诚。 一股股强大的气息从每个人身上散发出来,而后通过阵法汇聚在一起,如同一股强大的洪流。这股洪流爆发出来的威压十分巨大,仿佛可以摧毁一切。 饶是林大宝都微微皱起了眉头。想不到这个教堂中居然被事先布置了一个阵法。而且这个阵法与林大宝此前所见的都不太一样。此前在林大宝的认知中,阵法只有一个阵眼。所谓阵眼,就是整个阵法的中枢神经,可以调节和控制整个阵法的运转。但是眼前这个阵法之中,每个人参与的人似乎都是阵眼。而且这个阵法几乎是以燃烧这些人的生命力作为代价,用来强化阵法力量的! 林大宝甚至见到好几个苦修士的皮肤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迅速苍老,生命力也流失了许多。 “居然舍得用献祭来对付我,果然是大手笔。” 戴安娜的表情也变得前所未有的凝重起来。她话音落下,身体却朝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名光头苦修士扑去。这名苦修士年纪约莫三十来岁,脸上有一道狰狞的伤疤,从眼角直接划拉到嘴角。 如果是在路上看到这样的人,绝对会将他当成穷凶极恶的罪犯,而不是一名虔诚的苦修士。 戴安娜黑衣赤足,如同精灵。她身体如同跳舞般旋转,踮着脚尖轻轻跨出一步。但是下一秒,她已经出现在那名苦修士的身旁。她手指如同最锋利的匕首般闪着杀意,向他脖子刺去。 “主说,都是虚幻。” 这名苦修士猛地睁开眼睛,眼睛直勾勾盯着戴安娜的锋利指甲,但是却不躲不避。教堂中所有苦修士同时发出声音,声势无比浩大。 “嗡!” 戴安娜的指甲在距离这名苦修士身前十公分左右的位置终于停住了,再也不能前进分毫。反倒是这名苦修士一拳击出,浩大的拳风让戴安娜不由自主往后倒去。她身体踉跄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上。 她肩膀上的衣服划开一道口子,依稀可以见到里面白皙的皮肤。很显然,刚刚初次交手,戴安娜就吃了不小的暗亏。 戴安娜的表情逐渐严肃。 这边,季连成狰狞大笑起来:“是不是发现自己不是我们的对手了?这道阵法是宗教裁判所针对你们这些异端,特意设计出来的阵法。阵法克制了你们所有的能力,让你们无所遁形!” 说着,季连成再度吼道:“同时出手!” 这些苦修士同时发声。他们一起出售,气势如同长虹贯日,又仿佛一挂天河垂落。戴安娜一开始还可以勉强抵挡几招,但是很快就节节败退,几乎没有了还手之力。 “砰!” 戴安娜如同一只凄美的黑色蝴蝶在空中飞舞,然后重重撞击在墙上。戴安娜落地之后,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表情也委顿了许多。原本白皙的脸庞此时更加惨白,几乎没有一点血色。 她身体缓缓漂浮,仿佛被黑雾所笼罩。林大宝敏锐地发觉戴安娜的实力居然也在节节攀升。此时的戴安娜让林大宝觉得十分陌生,就好像这具身体被一个陌生的灵魂占据。 季连成似乎也感知到了这一点,脸上露出一丝凝重。他手中那根拐杖重重插在地上,朗声吟唱道:“主说,光芒之下无异端。” “咻!” 戴安娜突然诡异消失在原地。她的身体如同鬼魅般不停游走,捉摸不定。林大宝的嘴角勾起一丝弧度,这个阵法的奥义是将所有人的力量汇聚,注入到一个人的身上。如果戴安娜的速度足够快,他们肯定来不及操控阵法。 “嗤!” 戴安娜突然一掌劈下,将一名苦修士的头骨敲裂。他的身体委顿在地上 ,很快就被乳白色的圣光燃烧殆尽。 阵法缺少了一环,马上变得脆弱起来。乳白色的圣光阴晴不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熄灭。 季连成见状,朝林大宝大声喊道:“哑巴,快补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