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今后无武侠 - 春野小神医

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今后无武侠

“理查德先生,你说什么!” 听到理查德的话,布鲁斯科和霍华德同时惊呼出声,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理查德主动终止与黑水保安公司的合作,就代表站到了林大宝这一边。也就是说,理查德甘愿选择站到洪门和黑水保安公司的对立面! 他们原本认为理查德会毫不犹豫选择断绝与林大宝的合作。毕竟一边是三大黑社会组织之一的洪门,一边则是名不见经传的农民。恐怕连三岁小孩都知道如何来权衡利弊。 布鲁斯科深吸一口气,望着理查德沉声说道:“理查德先生,你这话是认真的吗?你居然为了区区一个林大宝,放弃与我们黑水保安公司的合作?” 理查德淡淡点头:“我当然是认真的。我相信林大宝先生可以保护好戴安娜在港城的安全。” 布鲁斯科沉默下来,片刻之后再度问道:“理查德先生,我觉得你是否需要同温莎家族请示一下?温莎家族与黑水保安公司是合作伙伴,友谊十分牢固。但是你现在居然单方面撕毁合约,这样势必会影响双方之间的关系的。” “呵呵呵。” 正在这时,众人耳中突然响起了一声略带讥讽的笑声。紧接着,原本坐在轮椅上的戴安娜突然睁开了眼睛。她从轮椅上缓缓站起来,淡淡说道:“什么狗屁合作关系。我说解除合约就解除合约。如果有什么疑问,可以直接来我。” 此前从机场出来以后,戴安娜一直都处于闭目养神的状态,几乎让人怀疑她是否昏迷不醒。但是此刻,戴安娜却如同正常人一眼站了起来。一股凌厉的气势从她的身体中散发出来,就犹如一座亘古不化的冰山。 戴安娜继续冷哼一声:“我们温莎家族做事,还需要向你报告?” 望着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子,布鲁斯科却难得地陷入了沉默之中。他脑海中回想起关于温莎家族戴安娜的传闻,心中更是不寒而栗。 这个家族的底蕴,可不是单单用钱来衡量的。别说是自己,就算是黑水保安公司总部在面对这些古老家族的时候,也要仔细掂量掂量。 想到这里,布鲁斯科连忙赔笑道:“戴安娜小姐你误会了。我只是从您的人身安全来考虑,想给您更合适的建议而已。” 戴安娜继续讥讽说道:“更合适的建议?不用了,我相信林大宝可以保护我的安全。” “但是港城是洪门的地盘……戴安娜小姐你要是得罪了洪门,那就麻烦了。” 戴安娜冰冷的目光从布鲁斯科的脸上扫过:“麻烦?是什么麻烦?是你们黑水保安公司的麻烦,还是温莎家族的麻烦?” 布鲁斯科身体一滞,血管中的血液仿佛也停止了流动,几乎要结出冰来。此时他才想起关于眼前这个女人的恐怖传说。如果那些传闻是真的,那么自己可真算是在鬼门关中走了一遭了。 他连连摆手,对戴安娜赔笑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请戴安娜小姐千万不要误会。” “哼!一群怂包。” 戴安娜讥讽了一声,然后对林大宝淡淡道:“咱们走吧。” 林大宝顿时心中一阵头大。他原本也以为戴安娜会选择黑水保安公司和洪门的。然后自己都可以有借口撕毁合约,白赚一笔佣金。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啊,戴安娜居然会选择自己。 这可是大大出乎林大宝的预料。 他沉吟两秒,认真说道:“戴安娜小姐,要不你再考虑考虑?港城中人蛇混杂,我一个人负责安保可不太放心啊。” 戴安娜继续淡淡道:“你也要认怂?是不是自己不行?” 林大宝勃然大怒:“放屁!老子什么时候认过怂?男人怎么能说自己不行呢!老子还真就不信这个邪!走,你的安全问题我包了。” 戴安娜微微点头:“这还差不多。” 正说着,林大宝带着理查德和戴安娜等人径直离开醉月楼。在醉月楼的二楼走廊上,上官文山正居高临下望着人群中林大宝的身影,脸色铁青几乎可以拧出水来。威盛在他身旁幽幽说道:“门主,我们就真的放他离开吗?需不需要我们半路去……” 上官文山冷哼一声:“沉住气!放心,该要的我都会要回来的。至于林大宝,就让他先得意几天。到时候他自然可就知道,咱们洪门在港城的地位是不可取代的。” …… …… “林先生,我们现在去哪里?” 理查德坐上车子副驾驶座,马上扭头对林大宝说道。林大宝从口袋里摸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找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他把纸条递给理查德,笑道:“先去这里吧。” 理查德接过纸条随意看了一眼,顿时露出惊讶神情。他望着林大宝,意味深长道:“半山别墅?林先生,你朋友来头不小啊。” 港城地小人多,说是寸土寸金都不为过。特别是在城市中,几乎处处都是高楼大厦,十分压抑。 当然,也有意外。 而放眼整个港城,半山别墅区就是为数不多的豪门大户富人区,售价动辄上亿元。理查德没有想到,林大宝在港城居然还有这种巨富朋友。 听到理查德的调侃,林大宝的表情却依旧十分平静。他望着远处的半山山坳,面无表情说道:“这是司妃给我的地址。我们先去看看。” “好。” 理查德点点头,主动充当司机往半山别墅去开去。而戴安娜则坐在后排,一边翻看时尚杂志,一边目光偷偷打量着林大宝。 林大宝被她盯得心里发毛,忍不住咳嗽了一声:“我身上没长花吧?” 戴安娜收回目光,干巴巴说道:“我觉得你的身体十分有趣,似乎藏着一些奇怪的秘密……” 林大宝马上警觉起来,打着哈哈转移话题:“神经病!” 说话间,车子已经缓缓驶进半山别墅去。理查德停下车子,扭头狐疑道:“林先生,前面好像出什么事情了。车子从山脚一直停到山腰。” 林大宝从车上跳下,正色道:“我们步行上山。” “步行?上面到底住了你哪位朋友?” 林大宝的声音低沉下来,缓缓说道:“今天有一位大师过世了。我只是慕名前来吊唁而已。” “大师?哪位?”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一代武侠大师金庸,今日过世。”